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魔法少女小圆7年间物语 > 第三十章:新主角在神滨县的外出之旅(十二)

第三十章:新主角在神滨县的外出之旅(十二)

随着就在区田毅川驾驶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正在从风见野市的北部地区行驶到南部地区的过程途中,这时乘坐在“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副驾驶中的美目和智久双手捂着肚子内心正式向区田毅川开始问话道:

“主人,我想去上厕所解小便,请问你所驾驶的(五菱宏光)车辆行驶在这座城市繁华路段搜索一下附近有没有公共厕所的位置,毕竟我的肚子已经开始难受起来很着急想小便。”

于是在区田毅川得知美目和智久的提出的这句话之后,正式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回复道:“精英女仆,毕竟车流量很大,有不同类型中的许多车辆正在等待红绿灯经过呢。

更何况公共厕所的位置距离比较远,我看了看“神车”内部中的导航大概是需要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这恐怕是难以抵达到那边,倒不如在“神车”的驾驶室里面进行解小便吧。”

此时美目和智久正在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应道:“不行啊~主人,我一旦正式解出来的小便的过程当中,势必会弄脏你的“神车”副驾驶室面前,要不还是我强憋着小便等待你所驾驶的(五菱宏光)“神车”抵达到公共厕所吧。”

接着区田毅川再度向美目和智久继续进行回复道:“精英女仆呀~,在尿急正在车里解小便的途中,不必要在乎有没有你所解出来的小便是否会弄脏到“神车”的副驾驶室中,就算弄脏了也没有关系等到有一天我只要洗车的过程途中给其清除就可以了。

但如果你一直强憋着小便不解出去的话,将会伤及到你身体中的膀胱部位,不过呢~刚好“神车”里面有一瓶我已经喝完过的大瓶矿泉水,这瓶矿泉水中的大瓶口正好可以能够接住你所解出来的小便。”

然而美目和智久却一副愁眉苦脸地向区田毅川这样回复道:“唔~主人,我实在不想使用你已经喝完过的一瓶矿泉水为其接住我解出来的小便,其实我挺想等待你驾驶(五菱宏光)“神车”抵达到公共厕所前去小便呢。”

同样区田毅川在得知美目和智久所说出的这样一些话后,立即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回话道:“精英女仆,如果你一直等待着我驾驶(五菱宏光)“神车”抵达到公共厕所前去进行小便的话,那你就准备好随时可能要面临尿裤子的命运,我对你所的这些话可不是什么玩笑话。

你一定要相信我为你所提供很好的解决方法,我这可是且实打实地帮助你解决问题的权宜之计,不过在你使用我所喝过的瓶子正式解小便的之前,记得先把车窗的窗帘给其关上,再操控驾驶座椅中的侧边下方有个名为“滑动装置”的上下按键将座椅给其前进至一段距离,这样你才能够进行小便从而最大限度上不被不法分子使用带有摄像之类的设备彻底偷拍到你所暴露出的敏感部位。”

于是当美目和智久在得知区田毅川所提出的这些话之后,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应道:“那好吧~主人,那我就按照你所为我提供的办法去做吧,那你就干脆索性地把你已经喝过的一瓶矿泉水递给我将其接住我所解出来的小便吧。”

就这样在美目和智久答应并且按照了区田毅川所提出的方法之后,美目和智久乘坐在“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副驾驶座椅中双手撩起裙子脱下内裤至小腿肚与脚趾漆盖之间位置处,顺势美目和智久随手关上车窗的窗帘操控副驾驶座椅侧边下方的“滑动装置”将座椅给其滑动前进至一段距离,同时美目和智久打开区田毅川已经喝完过大瓶矿泉水的瓶盖以此使用进行转入解出来的小便。

在美目和智久使用空瓶子在“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副驾驶座椅中接住敏感部位给其解出来的小便之前,美目和智久就将打开的瓶盖给其放置在敏感部位的下方主要是为了以防担心在解小便的途中尿液给其遗漏至下面弄脏座椅位置上,在美目和智久使用右手握着空瓶子正式接住小便的同时,美目和智久左手握住“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副驾驶的车内前置板上以此来缓冲惯性所产生的前冲力。

随后当美目和智久搞定好一切后开始解起了小便,美目和智久开始解着小便流进手持空瓶子的途中大腿相互紧贴在一起以防漏尿,与此同时美目和智久正在解着小便给其流进大型空瓶子的过程当中,区田毅川却双手操控方向盘双眼望着前置车窗进行稳重熟练地机动驾驶,同样在区田毅川正在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行驶在路面上进行侧转的途中双眼一直紧盯左、右后视镜电子摄像产生的屏幕画面观察是否有其他车辆接近此距离,避免走神从而引发一场交通事故。

接着在美目和智久解完小便之后,左手拿出放置在敏感部位下方中的瓶盖将满盛小便中的大瓶矿泉水给其倒入盖了上去,此时当美目和智久使用瓶盖将瓶子给其盖好的一瞬间,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主人,你所驾驶的(五菱宏光)“神车”里面有没有一包纸巾,我需要给其擦除掉所残留的尿液。”

同样正在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区田毅川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回应道:“有啊,就在我所驾驶的(五菱宏光)“神车”前置中间盖板里面,你只需要随手打开前置盖板就可以掏出纸巾给其擦除掉你所解出来的残留小便吧,毕竟我还在专心注重前方驾驶呢,实在是难以紧盯着你所做出的一举一动。”

于是随着当区田毅川使用双眼正在进行专心稳重前方机动驾驶的过程当中,美目和智久双手将装有小便的大瓶矿泉水给其放在前置车窗的面板上,而且同样美目和智久双手打开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前置中间盖板拿出两至三张纸巾开始进行擦除敏感部位当中所残留的尿液。

然而当美目和智久使用纸巾擦除完敏感部位所残留的尿液过程当中,就在此时有人用手敲响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左侧车窗,同样也开始向乘坐在“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主副驾驶室中的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需要将车辆给其停在侧边的路面上接受检查。

接着当美目和智久听到了有人用手敲响“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左侧车窗的那一刻,迅速抽出几张纸巾将擦除完残留尿液的纸巾给其包裹在一起,况且在包裹好之后给其塞进前置中间盖板的内部里面,同样美目和智久右手抽出几张纸巾遮蔽住敏感部位左手关上前置中间盖板,况且美目和智久开始正在使用左手操控“滑动装置”将座椅给其滑动后进至原来的距离。

随着在美目和智久搞定好一切之时连忙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小声询问道:“主人,有人敲响了你所驾驶(五菱宏光)“神车”的左侧车窗了,我在我听见这个声音的那一刻就神色慌张地抽出几张纸巾将擦除过的纸巾将其包裹并且给其放进里面了,随便我使用右手将正面中间的裙子给其按压住生怕有人偷怕到我的敏感部位,实在是吓到我了。”

随后区田毅川正式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回复道:“精英女仆,我目前还在驾驶(五菱宏光)“神车”呢,请你把车窗中的窗帘给其打开一下,我要亲眼看到到底是谁用手敲响了左侧车窗的玻璃。”

于是在美目和智久使用左手打开左侧车窗窗帘的那一刻,区田毅川使用双眼给其察看左侧车窗的途中,看到的居然竟是一名正在进行交通管控巡逻的风见野市交通警察。

看到这一幕的区田毅川顿时一脸惊讶的表情,与此同时风见野市交通警察继续向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开始问话道:“您好~你们两位,怎么还没有听到我所说的话呢,我要求你们两位将所驾驶的车辆给其正式停在侧边路面上进行一系列的交通例行检查。”

随着在区田毅川得知是风见野市交通警察要求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给其停稳在侧边的路面位置中进行一系列的交通例行检查后,于是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城市快速路的快车道路面侧转至侧边停车道的路面上给其正式驻车制动停稳了下来,同时区田毅川随手将钥匙回正从而让“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停止发动机运转。

接着当区田毅川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在侧边停车道路面上给其停稳了下来并且搞定好一切之后,风见野市的一名交通警察顺势将驾驶的一辆警用摩托车停稳在侧边路面上,同样风见野市一名交通警察用脚抬下车载斜体单支架将其停放好随手关上所有启动装置拔掉钥匙给其反锁住。

于是在风见野市一名交通警察徒步抵达“五菱宏光”通用汽车过程当中,此时区田毅川按照左侧车窗的电子升降按钮将左侧的车窗给其降下来静静等待着风见野市一名交通警察的到来。

随着当风见野市一名交通警察徒步来到“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左侧车窗位置的时候,这时风见野市交通警察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您好~这位车主,我是这个风见野市中的一名交通警察,请麻烦出示你的交通驾驶证件。”

此时区田毅川正式向风见野市交通警察进行回复道:“您好~警察同志,我把我的交通驾驶证件递给你,不过呢~在此之前,是什么样的缘故让我停下车辆接受一系列的交通例行检查。”

于是风见野市交通警察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答道:“您好~这位车主,是这样的我在查看正在行驶的车辆是否有带有着存在交通违法行为的过程途中,这时我就看到了你所驾驶车辆的副驾驶室中的人随手将疑似于携带着带有酒精含量的大型瓶子带进机动车上,所以我为了大型瓶子中的液体给其检测一下是否带有酒精含量。”

紧接着在区田毅川得知风见野市交通警察所描述的这些话之后,立即向风见野市交通警察进行回话道:“警察同志,至于你所综述装有液体的大型瓶子而言,其实大型瓶子中的那些液体并没有什么酒精含量呀。”

然而风见野市交通警察却突然向区田毅川进行严肃道:“这位车主,难道你是要为自己所做出的行为企图摆脱罪责吗,别忘了~在我们国家的交通法律规定一旦有人故意醉酒驾驶还是私自随意摆放酒类物品行为必将会受到连坐的交通处罚。

在你和你的副驾驶还没有追究交通责任之前,我需要对这瓶展开检测才能证明到底有没有带有酒精含量,同样你们两位也有可能驾驶车辆之前已经喝了一瓶酒,我还是得先从你们两位的口中进行酒精检测开始吧。”

随后风见野市交通警察掏出两个酒精吹气检测仪装置递给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与此同时在风见野市交通警察所提出的按照要求下,俩人正式使用酒精吹气检测仪装置中的电子吹气口缩进嘴里开始进行着对其吹气。

于是在俩人向酒精吹气检测仪装置中的电子吹气口进行完之后,俩人正式将其递给了风见野市交通警察为其进行鉴定,当俩人将酒精吹气检测仪装置递给风见野市交通警察正在鉴定的途中,此时俩人全身都是胆颤心惊着丝毫满头大汗。

特别是正在乘坐“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主驾驶室中的区田毅川而言,内心暗中却是这样进行描绘道:“哎哟~我去,我真还不知道这瓶装有满盛小便中的大瓶矿泉水居然能把风见野市中的一名交通警察给其招来,从而对我和精英女仆进行接受交通例行检查,我实在是真的服了。”

同样美目和智久内心中秉持着祈祷的表情暗中进行描述道:“主人,千万不要因为你的这番举动从而把我的职业给其连累在一起啊,毕竟我干出来的这个职业相当获取更高的薪资收入呀,主人~我还是祈求你可怜地放过我吧。”

随后在风见野市交通警察在对俩人使用酒精吹气检测仪装置所吹出的气体含量进行鉴定后,正在开始向俩人进行回应道:“你们两位,根据两个酒精吹气检测仪装置所吹出的气体含量而言,并没有达到酒精含量中的鉴定标准。

当然,我对你们两位乘坐在车辆上所摆放的大型瓶子给其拿出来递给我,毕竟我要对这个瓶子进行实施严格的酒精检测,以防有人私自改装成不同的类型从而进行走私赚取收益等各种违法行为。”

随着区田毅川在知道风见野市交通警察所提出的要求下,于是迅速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回复道:“精英女仆,你把你所摆放的大型瓶子递过去给这位警察同志进行着检测鉴定结果吧。”

于是在美目和智久按照区田毅川所提出的对话将装有小便的大瓶矿泉水递过去给风见野市交通警察所伸出的双手接住握着的手中,接着当风见野市交通警察双手将抱着的大瓶矿泉水给其放在地面位置给其打开,并且使用酒精液体测量仪装置将液体测量线圈给其放进大瓶矿泉水中的液体里面以此来进行检测是否含有酒精元素中的一些成分。

然而就在风见野市交通警察正在使用酒精液体测量仪装置对装有小便中的大瓶矿泉水进行检测的途中,突然这时美目和智久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疑问道:“主人,我想跟你进行疑问一下,你会觉得这座城市中的这名交通警察会把这件事情做的那么死绝吗,我个人觉得这座城市中的这名交通警察会把这件事情做的太绝。”

随后在区田毅川在得知美目和智久所提出的疑问后,正式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回答道:“精英女仆,对于你向我所提出的这些话而言,其实我并不担心风见野市交通警察会把这件事情做得太绝。

毕竟每个城市中的警察都会严格的警察机构部门中纪律和法规去按照履行职责解决不同的社会领域当中所存在的不良现象问题,除非是出现了暴力执法的现象,假如一旦发现有暴力执法的现象那我就可以有权向神滨县警视厅进行举报和投诉将这名警察的职务给其开除掉。

反之~如果一个人想要拥有着自身的防卫权利,那么一定就要去学会自己如何要采用正当的手段去防卫自己免于不受他(她)人恶意人身侵犯下的一种保护权利。”

紧接着美目和智久继续向区田毅川进行提问道:“主人,你说警察既然可以能够管理社会秩序,那么警察可以能够提供社会的进步吗。”

于是区田毅川再度向美目和智久正式回答道:“精英女仆,目前大多数警察基本都是需要职责去依靠维护社会秩序和管控,很少会去为社会进化提供更大的动力发展。

很多时候,社会进化都是需要依靠生活在地球文明的人们通过坚韧不拔的意志思维能力去发展未来的各种先进设备以此提供动力,而至于像警察这种去维护社会秩序的职业而言,它基本是隶属于站在守护社会秩序安宁角度下的职业一方。

警察这个职业在社会秩序的层面上是国家机器中的重要一员,在为社会提供稳定和谐的同时,它也会按照国家的法规命令去履行职责义务,假如没有这个社会静力中的秩序所需存在的话,那么社会动力是难以安定健康发展进化起来的。”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正在继续向美目和智久进行描述道:“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社会进化中的动力还是社会秩序中的静力,两者是缺一不可的,因为社会是非常需要这两者才能够维持相互运转,所以一旦没有了这两者,那么这样的社会如同就是摆设和腐朽。”

然而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对话完的途中,这时风见野市交通警察在使用酒精液体测量仪对装有小便的大瓶矿泉水进行检测之后,并没有发现带有酒精含量中的一丝迹象。

同样接着风见野市交通警察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回述道:“这位车主,经过我使用酒精液体测量仪对你们两位所携带摆放的大型瓶子进行检测的途中,并没有发现带有酒精含量的迹象。

我总感觉这个大型瓶子既不像是那种一瓶“啤酒”的风格,更像是自主酿造出来的一瓶“饮料”的感觉,这瓶中的液体属实带有泛黄的成分。,是时候我得先给其尝一口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这个大型瓶子中的味道我闻起来却是一股比较苦涩的感觉。”

随着区田毅川听到风见野市交通警察所提出的这样一种话之后,同时立即向风见野市交通警察进行回应道:“等下~警察同志,你所描述那个瓶中的液体压根不是什么饮料啊,千万不要胡乱喝下你所说的那瓶中的“饮料”呀。”

然而风见野市交通警察却突然向区田毅川这样回复道:“这位车主,至于你所说的这瓶难道不是“饮料”吗,我一眼看上去总感觉它就是一瓶“饮料”啊,目前我还比较口喝还没有一瓶矿泉水来喝呢,我随手暂时先给其喝尝一口这瓶“饮料”试一下看看吧。”

随着在风见野市交通警察随手打开瓶盖并且开始喝下这瓶矿泉水的过程当中,此时美目和智久看到风见野市交通警察做出的这种做法顿时一脸惊讶,并且连忙向风见野市交通警察进行提醒道:“警察叔叔,你手持的那个大瓶子可不是什么“饮料”啊,千万不要乱喝呀。”

然而在风见野市交通警察却对美目和智久所提出温和的提醒语句视而不见,使得让美目和智久顿时更加地大吃一惊了起来,就连区田毅川却一直表达出比较十分乐观的表情。

同样区田毅川秉持着乐观的心态表情暗中这样描述道:“不是~这是什么警察啊,居然随手拿着所谓的“饮料”进行喝尝一口来解渴,我真是服了这位警察的做法。

当然了我的意志却突然告诉着我,千万不要在这个地方给其笑出来。”

接着在风见野市交通警察喝尝一口大瓶矿泉水后,其脸色顿时开始难受了起来,而且龇牙咧嘴地开始向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进行询问道:“你们两位,你俩所携带的这瓶“饮料”到底是什么年代生产出来的跟头的,我喝尝的这瓶“饮料”总感觉是过期生产出来的东西,搞得我一喝尝下来有一股很是苦酸没有那种甜味的样子。

算了,我还是得把这瓶“饮料”归给你们两位吧,毕竟我肚子已经开始难受起来而且有点出现恶心,这次你们两位并没有酒后驾车以及在车内私自随意摆放酒类物品的迹象,那我就正式放过你俩一马吧,是时候我需要驾驶警用摩托车找个一间厕所给其解决一下了。”

于是风见野市交通警察随手将装有小便的大瓶矿泉水盖上好盖子并且归还给美目和智久的手中,同样在风见野市交通警察却开始干呕地将递给美目和智久手中的那一刻,同样风见野市交通警察也将区田毅川的交通驾照证件归还给区田毅川。

随着在风见野市交通警察给其归还完之后用脚收回警用摩托车的车载倾斜单支架使用钥匙插入上电机启动装置给其向右转动,在风见野市交通警察搞定后开始徒步登上警用摩托车驾驶朝着公共厕所的位置中进行驶去。

此时当风见野市交通警察驾驶警用摩托车离开停车道路面的那一刻,区田毅川并没有时间去闲着将插入启动机装置的钥匙给其向右转动正式启动上“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发动机,随后在区田毅川启动“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一瞬间进行侧转驾驶离开停车道路面继续朝着南部地区高速公路位置中的见泷原城市方向驶去。

然而就在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一开始行驶在慢车道路面再一次侧转至驶上跨海立交桥地面的途中,突然这时美目和智久立即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主人,你说风见野市中的那位交通警察同志奇怪不,竟然在乘车在(五菱宏光)“神车”的我和你面前一口喝下大瓶矿泉水中我解出来的小便。

我看到这一幕顿时脸色大吃一惊,我可从而没有见过这样的警察叔叔居然敢在我和你面前进行喝一口瓶中的小便给其吞咽进肚子里面,主人~当你看到此景到底有何怎样的感想吗。”

接着区田毅川正式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回答道:“精英女仆,我和你一同看到这名交通警察同志在咱俩面前当众喝下一口大瓶矿泉水中你所解出来小便的做法后,看到这一幕的我顿时情不自禁地开始暗中乐观了起来。

我真的还不知道这名交通警察同志居然敢做出这样的做法出来属实头也一次见,毕竟如果是在其他城市以及海外国家的交通警察见到这个瓶子一般都会选择做出没收或者递还,同样丝毫未免敢于冒险去给其独自在别人面前进行喝尝一口。

而这名交通警察同志他倒好,竟然背对着乘车在(五菱宏光)“神车”的咱俩面前原地当众喝了一口给其吞咽进肚子里面,这名交通警察同志他不吞咽还好,他一吞咽嘴巴倒是含着苦酸的样子况且肚子顿时开始难受了起来,当我看到这名交通警察同志这个猛男操作的时候顿时有点很想笑出声来。

还好我并没有给其笑出声来,要不然我可就会被露馅其端倪出来,对于这名交通警察同志随手喝着瓶中你所解出来的小便而言,我只想说~这名交通警察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诶~尽管咱俩也劝过这名交通警察不要喝下装备小便的大瓶矿泉水,但奈何就是不听劝阻非要在咱俩面前一口喝下他所说的“饮料”,这回倒好~肚子翻江倒海开始难受了起来,急切驾驶警用摩托车前去公共厕所的位置了,遇到这件事情我只想说这位交通警察还真是人高艺胆大啥都能喝。

当然了说完这些还是需要适可而止了,是时候你把脱下来的内裤给其穿回去吧,等会我驾驶(五菱宏光)“神车”抵达到目的地位置后使用塑料袋开始收拾你解小便出来当中所用过的东西吧。”

于是在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所回答完话题的途中,此时美目和智久继续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描述道:“主人,你所向我回答出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只是我先暂时不提着内裤给其穿回去,其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以防我一旦提着内裤穿回去的途中,万一出现漏尿迹象或者是暴露出敏感部位给其走光从而被他(她)人给其轻易偷怕的对象的话就会得不偿失,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还是先暂时不提着穿回去。

不过呢~主人,我还有件事情还需要进行跟你询问一下,那便是你所驾驶的这辆(五菱宏光)“神车”到底要前往至哪里吗。”

随后区田毅川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回应道:“精英女仆,我驾驶(五菱宏光)“神车”正在需要前往抵达到见泷原市有个咱们所斥资成立(区田精英集团见泷原一体化综合保障株式会社)的这座部门位置中进行驶去,毕竟咱们这座(区田精英集团见泷原一体化综合保障株式会社)部门有着我所需的燃料储存数量装备进行提供远行里程补给。”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对话完后,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驶入立交桥路面经过跨海大桥后,迅速侧转朝着高速公路的上方标牌位置中给其驶去。

然而就在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在立交桥路面上正在朝着高速公路进行驶去的过程途中,这时美目和智久在左侧车窗正在观察当中突然看到有一处别墅小区附近位置所耸立起的一所大型教堂,而这座大型教堂正是“区田精英集团风见野慈善机构株式会社”的总部负责人甄文倩向区田毅川提供图片给其查看过程当中所描绘出来的带有“武旦”性质的基督教。

看到这一幕美目和智久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问话道:“主人,我看到图片中的这座大型教堂了,你转头使用眼睛快看这边。”

于是在区田毅川得知美目和智久所提出的话之时,正在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区田毅川转头使用双眼透过左侧车窗亲眼看到了“区田精英集团风见野慈善机构株式会社”总部负责人甄文倩为其所发布图片中的“武旦”性质基督教,然而在区田毅川转头双眼看到这个大型教堂后给其转回到前窗位置处正在进行稳重驾驶中。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正在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过程途中开始暗中这样描述道:“果然如此,既然精英女仆让我转头双眼透过左侧车窗看到了那座大型教堂中的附近位置,当然了我需要给其考虑一下到底是要前往“区田精英集团见泷原一体化综合保障株式会社”还是需要这座大型教堂呢。

如果我一旦要是驾驶(五菱宏光)“神车”直接前往抵达到“区田精英集团见泷原一体化综合保障株式会社”位置后,那么这个大型教堂我可就没有机会给其看到了,但要是驾驶(五菱宏光)“神车”前往这个大型教堂的话得先查看一下车里面的燃料显示器是否足够勉强抵达到“区田精英集团见泷原一体化综合保障株式会社”位置中去呢。

这两者的路途方式无论到底选择哪一种简直就是换汤不换药,看来我还得是按照权衡利弊之后再做出一个这两者中间地带下的一种决定。”

于是随着在区田毅川对这两者进行权衡利弊的途中,此时在导航系统里面突然看到这个大型教堂的附近有一处公共厕所的位置,随后当区田毅川看到这一幕当即做出决定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给其在导航所指示的路面进行掉头转向至公共厕所位置,以便能够在离开时朝着抵达到“区田精英集团见泷原一体化综合保障株式会社”的位置中进行驶去从而节省燃料消耗,这就是区田毅川所做出一举多得的决定。

于是在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立交桥路面侧转驶下至地面车道后朝着公共厕所位置中驶去,然而就在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朝着公共厕所正在驶去的过程当中,这时美目和智久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主人,你所驾驶的这辆(五菱宏光)“神车”到底要前去哪里呢。”

随后区田毅川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这样回应道:“精英女仆,我驾驶(五菱宏光)“神车”朝着你所描述的教堂位置进去驶去呢,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需要跟我进行描述的吗。”

于是美目和智久迅速向区田毅川连忙回复道:“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主人要行驶着车辆到处前去哪里呢。”

同样区田毅川继续向美目和智久给其进行回答道:“哪会呢~精英女仆,我驾驶的(五菱宏光)“神车”可不会私自胡乱到处前去哪个位置呢,一切都是按照你所描述的话去做的。”

紧接着在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对话完的一瞬间,区田毅川驾驶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抵达到一处公共厕所的对面位置中,并且当区田毅川瞅准时机在“无车辆来往时即方可倒转”交通警示标牌语句下方的快车道路面上将其进行倒向转,区田毅川“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原本路面倒转至对向路面后正式行驶前往至一处公共厕所位置中的停车道路面给其正式停稳了下来。

随着再区田毅川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停稳在公共厕所的停车场路面位置后从而给其停止运转的途中,得知这一幕的美目和智久顿时一脸困惑并且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疑问道:“主人,原本你不是说驾驶着(五菱宏光)“神车”给其前往至一座大型教堂位置中吗,居然将其停稳在一处公共厕所的停车道地面位置,难道你这不是纯属睁眼胡乱说瞎话了吗。”

此时区田毅川立即向美目和智久这样回答道:“精英女仆,毕竟我要驾驶(五菱宏光)“神车”抵达到一处公共厕所位置面前,其主要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解决我的小便,另一方面是调整驾驶路线以便咱们那座(区田精英集团见泷原一体化综合保障株式会社)部门位置呢。

当然了,从一处公共厕所徒步抵达到一座大型教堂的位置大概也就只有几百米的路程,你先徒步走过去查看一下那座大型教堂是否还能够正常运转着,待会我抵达到公共厕所解决完小便后顺势就会徒步走到那座大型教堂,不过呢为了以防走丢迷路还是携带一台对讲机比较好一些。”

于是随后美目和智久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应道:“好的~主人,那我就打开车门从副驾驶座位来到地面后给其徒步朝着一座大型教堂的位置中走去,我就在这座大型教堂的位置中静静等待着你的徒步到来。”

就这样在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进行对话完之后,区田毅川将插入启动机装置中的钥匙给其拔了出去并且将其放进口袋里面,美目和智久使用双手将解脱至小腿肚下方位置处的内裤给其穿着回去,于是俩人搞好一切之后随手打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从主副驾驶室座椅中徒步来到地面上。

随着在俩人随手打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从主副驾驶室座椅中来到地面后,俩人随手将车门给其关上,在俩人随手关上“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的那一刻,区田毅川使用钥匙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给其反锁起来。

与此同时美目和智久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主人,我准备徒步朝着一座大型教堂的位置中走去了,我会在那个地方等着你的过来。”

于是区田毅川正式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回应道:“好的~精英女仆,那你就徒步走过去吧,记得注意安全。”

随后美目和智久继续向区田毅川进行回答道:“好的~我知道了主人,那我就徒步走过去先了,再会~等着你的到来。”

接着俩人的轮流行动也将随之展开,同样区田毅川手持一瓶大型矿泉水徒步走进公共厕所男性专用一间厕所门里面,当区田毅川走进里面的那一刻随手将厕所门给其反锁上并且来到马桶面前开始进行着小便。

此时当区田毅川站在马桶面前进行小便的途中,同样区田毅川将手持携带过来的一瓶大型矿泉水给其打开瓶盖口,随后区田毅川把瓶中装有的小便全部给其倒进马桶里面以便将其冲走。

随着在区田毅川解完所有小便后,将手中所持着的瓶盖重新装回瓶口处,于是当区田毅川搞好一切后使用右手按下马桶水箱上的冲水按键将小便一同给其冲走。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按下冲水按键将马桶里面的小便给其冲走的一瞬间,区田毅川随手解开厕所门锁并且手持空档着的大瓶矿泉水徒步离开了这里。

同样当美目和智久徒步在一条路口的人行道上正在等待着红绿灯的红灯倒计时,然而美目和智久在人行道上所花费等待时间却不到1分钟的左右,此时绿灯已经亮起,美目和智久一同跟随路人沿着斑马线的路面进行走去。

随着在美目和智久从原本的一条路口的人行道徒步来到这一条路口后,美目和智久继续徒步朝着带有大型教堂的小区位置中走去。

然而美目和智久徒步抵达到这座大型教堂中的小区位置途中,此时这座小区内部竟是一座接一座的普通别墅,并且这些别墅居然都是按照阵列规划而来,使得让美目和智久顿时一脸惊讶总感觉是丝毫没有见过这个小区有着很好的西式建筑风格。

就在美目和智久双手相互紧握着背部上方进行徒步来到一处“武旦”性质的基督教位置的时候,美目和智久突然看到有一名少女身穿着长衣长裤地开始向丘比进行许出她的愿望成为魔法少女,见此情景的美目和智久顿时脸色震惊,同时为了避免被发现于是就选择找个地方开始躲了起来并且四处暗中进行观察着一举一动。

原来美目和智久所看到的这名少女,其实正是尚未没有成为一名魔法少女这种高危行业中的佐仓杏子,当时美目和智久却丝毫没有认识过童年时期佐仓杏子的这位女孩子。

接着当美目和智久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位置进行观察着佐仓杏子向丘比对话交谈的过程途中,同样美目和智久开始准备使用对讲机向区田毅川进行小声对话询问该情况。

此时区田毅川正在使用塑料袋在“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副驾驶室位置中进行收拾着各种所擦过的纸巾给其放入以便进行绑定好,在区田毅川搞完副驾驶室的一切后连同将空档的大瓶矿泉水徒步给其扔进人行道中的垃圾桶里面。

就在区田毅川随手将绑好的塑料袋和一瓶空档的大型矿泉水从而扔进人行道中不同类型的垃圾桶里面途中,这时美目和智久使用对讲机迅速向区田毅川进行小声问话道:“主人~不好了,你赶快过来。”

同样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询问道:“精英女仆,请问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美目和智久连忙向区田毅川正式小声回复道:“主人,我所处的位置当中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听到此句顿时十分惊讶,并且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提问道:“精英女仆,你在什么地方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位置的。”

此时美目和智久正式向区田毅川小声这样回答道:“主人,我是在这座大型教堂面前看到的,你还是尽快徒步赶到这里,要不然有一名少女就要跟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了。”

随后区田毅川火速向美目和智久正式回话道:“好的~精英女仆,我马上就会快速赶到你所处的位置中去。”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已经对话完的过程当中,区田毅川随手打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中间车门拿上军用望远镜以及顺势拿出一套类似于装入高尔夫球杆的便携式枪袋给其背上。

随后在区田毅川拿上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的那一刻关上中间车门使用钥匙给其反锁上,并且区田毅川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给其反锁后正在朝着美目和智久所处的位置中给其火速跑去。

紧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在火速跑去的过程途中,此时一直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进行暗中观察着佐仓杏子正在与丘比展开有关于契约许愿的对话言论。

在童年时期下的佐仓杏子未能与丘比达成许愿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之前,第一次佐仓杏子在与丘比进行对话交谈过程当中,佐仓杏子正式开始向丘比进行问话道:

“丘比,最近我的父亲所经营的教堂一直都不好,而且我的父亲还遭受到小区里面的人以及是外国人的偏见,于是我就向你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以此来解决我父亲的问题。”

于是随后丘比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佐仓杏子,我其实早就看穿你所描述出来的问题了,请问你想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需求进行契约呢。”

此时佐仓杏子向丘比这样回复道:“丘比,你让我仔细想一想需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才能够解决我父亲的问题呢。”

接着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描述道:“那好的~佐仓杏子,至于让你仔细想一想需要向我提出什么样的愿望解决你父亲的问题吧。”

于是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后,佐仓杏子正在开始想着解决她父亲的愿望,此时正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却看着佐仓杏子与丘比之间对话交谈。

然而就在美目和智久一直眼睁睁看着佐仓杏子向丘比准备许愿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携带着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徒步来到美目和智久的面前,况且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递给军用望远镜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双眼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

与此同时当美目和智久按照区田毅川所提出的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军用望远镜正在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的途中,区田毅川随手将一把便携式枪袋给其放下并且打开拿出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

随着在区田毅川拿出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瞬间立即安装上十字式望远瞄准镜和已经张开的两脚支架以及消音器,同时区田毅川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给其装上一颗7.62x51mm的杀伤弹进行着摆放蹲姿射击。

随后当区田毅川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摆放在草丛立柱道上开始使用隔光格栅布料网将十字式望远瞄准镜的物镜组框给其绑定好,在绑定好隔光格栅布料网的那一刻开始调节目镜放大环和距焦调节环正在开始瞄准丘比的头部位置。

于是在区田毅川正在瞄准丘比头部的途中,此时丘比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至于你所想着解决你父亲的愿望到底怎么样了,放心我会让你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紧接着佐仓杏子向丘比进行回应道:“丘比,既然你可以让我一名魔法少女的话,我向跟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愿望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然而丘比却竟然向佐仓杏子进行欺骗回复道:“佐仓杏子,至于你向我所提出的愿望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压根本质上就并不存在,所谓的代价也只不过是你们人类对我们所提出的幌子罢了。

当然了,如果你想提出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话,那你父亲中的问题都已经给其解决了,你说是不是啊,那你就仔细想一想吧。”

于是佐仓杏子答应了丘比的一通忽悠说法开始想出一种愿望进行许愿契约,与此同时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提出所测出的距离是400米左右的距离后,区田毅川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上方俯仰旋钮让矫正管向下顶到两至三格左右以此进行略微上仰射击。

同样区田毅川正在进行准备瞄准丘比头部途中突然出现向右风偏的现象,于是区田毅川继续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右边转向旋转让转向镜组一同与转正管向左转三至五格左右从而进行稳定归零射击。

随着在区田毅川稳重瞄准好丘比的头部给其准备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前,此时佐仓杏子已经想好解决她父亲中的愿望进行向丘比对话道:“丘比,我已经想好了,我决定要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然而佐仓杏子向丘比话刚说完,这时区田毅川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后,杀伤弹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膛线内部进行膛压旋转,当杀伤弹飞出“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枪口每秒以“抛物线”却不到1秒的飞行距离“归零般”径直精确击中了丘比的头部。

当区田毅川使用杀伤弹击中丘比头部前侧方的那一刻,此时丘比的头部后侧方因子弹的冲击力和破片因素将其四分五裂,于是丘比就径直地在佐仓杏子面前给其倒地了下去。

当佐仓杏子看到这一幕顿时不知所措,然而当佐仓杏子正在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学会去应对防范措施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从右侧草丛立柱道的位置中径直徒步来到佐仓杏子的面前。

于是在俩人徒步来到佐仓杏子面前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左手握着“98k”栓动式毛瑟步枪右手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主动进行善意询问道:“这位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到底居住在什么地方。”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主动进行提出的那一刻,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提出了自己的名字,然而佐仓杏子却只是向区田毅川提到自己的名字丝毫不知道家庭的住址。

同样区田毅川并没有进行重复过问,反而从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正在松开右手,而且区田毅川从站立的姿势给其蹲着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叔叔想跟你进行询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向这只外星生物提出解决你父亲问题的许愿呢。”

于是佐仓杏子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回答道:“叔叔,最近我父亲所成立的教堂(佐仓杏子使用左手指向区田毅川指了指面前的这座教堂)一直都不好,所以我就向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不过呢~叔叔,在此之前原本一开始我父亲为了招募更多人抵达到教堂阶梯上进行宣扬着教堂里面的思想,但到了后来当另外一座附近的新教堂诞生后,许多人就不在对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产生浓厚的兴趣纷纷徒步转到一座新教堂的位置中去。

而且每当我父亲走在小区别墅的大街小巷进行宣扬着教堂内部思想的时候,都被居住在小区别墅的人利用脏水径直扑在我父亲的身上,在我父亲被人使用极为恶毒的手段进行攻击时,我父亲却丝毫不敢在居住在每一栋别墅里面的人发生半点怨言。

在此之后我父亲眼看所经营的教堂内部没有了外来的经济收入准备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顿时我父亲却对我和我的妹妹做出极为严厉的做法,那就是盘子中放着已经吃过的苹果摆放在餐桌面前并且要求我和我的妹妹进行祈祷。

于是我和我的妹妹祈祷盘中已经吃过的的苹果不要出现厄运,同样当我和我的妹妹正在祈祷的过程当中我母亲一直失声痛苦着,叔叔~我向你所描述的对话基本也就只有这些。”

接着区田毅川在得知佐仓杏子所回答的话后,于是从蹲着的姿势开始站立起来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提问道:“佐仓杏子,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已经听到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交谈当中,所提到的有关于解决你父亲问题的愿望而言最好要保持慎重。

毕竟这只外星生物彷佛有可能是看到了你内心中问题的更大难处,于是就特意来来到你面前借助着内心中更大的问题难处从而进行让你为它给其许出你的愿望契约。

当然在你为它许出的愿望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从而达到期望实现成果的同时,同样你将会得到的可是相同的绝望代价,我劝你还是秉持着谨慎的周全考虑后再跟它进行许愿契约吧。

哦~对了,我想再次进行跟你问一下,至于你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到底有多少年了吗。”

随后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再度回答道:“叔叔,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已经有多少年的时间,只有你等我父亲来了才能够知道。

不过呢~叔叔,我同样也向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记得不要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我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免得会被我的一家人知道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端倪。”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正式回应道:“哦~这样啊,那我就等待着你的父亲抵达到这里进行询问吧。

再者我和我的精英女仆保证向你承诺,绝不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你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是时候我跟你进行手指牵钩以示其友好。”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之后,俩人向佐仓杏子进行正式点了点头以便表达出其承诺的誓守对话言论,同样区田毅川使用食指向佐仓杏子进行着手指牵钩。

然而就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持着笑容进行着手指牵钩的途中,这时区田毅川顿时就隐约听到了有人正在跑步声驶来并且大声呼喊道:“快点赶到咱们家的女儿面前,有人已经在教堂面前展开枪击了,有人让咱们火速抵达到教堂面前,免得咱们的女儿出现了三长两短的突发迹象。”

听到这句话的区田毅川立即向佐仓杏子进行手指脱钩,并且讯速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放入便携式枪袋里面,而且区田毅川将便携式枪袋给其抗在背部肩膀上,同样在区田毅川已经搞定好一切的瞬间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火速赶往到了这里。

随后当佐仓杏子一家人火速抵达到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佐仓杏子面前,并且佐仓杏子的母亲使用双手怀抱着佐仓杏子的面前进行哭诉回复道:“孩儿父亲,还好咱们的女儿并没有发生大碍,主要得益于这俩人的帮助,要不然咱们的女儿出了大事可就要遭殃了。”

与此同时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向区田毅川进行握了握手并且开始询问道:“您好,多亏了你们两位出手拯救了我的女儿,要不然我女儿在教堂面前可就要被人干掉了。

哦~对了这位先生,至于在我这所大型教堂的位置面前到底是哪里来的枪声呢。”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这样回应道:“这位女孩的父亲,至于你所说你这座大型教堂所处的位置当中,估计应该是有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你的大型教堂面前相互持械斗殴并且展开交火的现象。

要不是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及时出手拯救住你的女儿,这些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过程当中,突然有一名不良团伙帮派成员手持着枪支武器把你看到的女儿给其开枪干掉了。”

同样佐仓杏子向她的父亲进行回复道:“是的父亲,要不是这位叔叔及时出手拯救着我,要不然我差点就被这些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途中把我将其干掉了。”

随后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听到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所提出的话之后,开始这样给其回复道:“看来这群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某些地方肆意展开挑拨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也就算了,居然胆敢在我的这座大型教堂面前肆无忌惮地展开暴力持械斗殴,这些人所做出的流氓地痞行为~我可真是见多了。

诶~,总有些人不好好选择当一个正常安宁的社会生活普通人,非要去参加暴力团组织去做那种打砸抢烧、聚众斗殴、扰乱秩序的违法行为,想想倒是也挺可怕的样子。

如果我是一名神职父亲的话,绝对不会容许让我的儿女去参与这样的一种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暴力团组织中去,毕竟那种组织极为嚣张气焰见不得别人好过就到处展开各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提问道:“这位女孩父亲,原来这座大型教堂居然是你所成立的啊,我有点实在是想不到呀。

对了~你女儿不是说你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当中不景气难以维持下去的现象,是否需要让我来进行提供帮助你吗。”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却突然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回答道:“这位先生,我们现在要徒步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吃着晚餐呢,毕竟咱们还空腹饿着肚子呢。

不过的话,现在还是建议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吧,这些居住在小区别墅中的人一直还在惦记着我呢,迟早会不让我好过。”

随后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答应道:“嗯~那好吧,咱们还是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呢。

哦~对了,要不我去前往到一家超市面前帮助你们购买一袋地瓜在一处山区位置中为其吃着晚餐吗。”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啊~这位先生,那你就徒步走到超市面前购买一袋木薯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一同吃着午餐吧。”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带有“武旦”的大型教堂途中,于是俩人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小区别墅位置后,顺势俩人徒步走进一座大型超市购买着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以便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进行山区位置中的篝火晚餐。

于是当俩人在一家大型超市里面正在购买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的途中,另外俩人还包括购买到佐仓杏子最爱吃的苹果,随后在俩人购买好后随手拎着一袋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抵达到电子秤面前给其秤了上去,而且由工作人员正式标好价格后将带有价格的标码在一次性的塑料袋子面前给其粘贴上去。

接着在俩人购买好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从电子秤中给其拿走后,俩人徒步来到收银台的面前位置中将购买好的地瓜以内其他食物放在收银台上以便让收银员使用扫描标码机进行扫着粘贴有价格的标码,同样在收银台使用的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对准二维码标牌面前为其进行二维码支付。

于是在区田毅川使用手机为其二维码支付完成后,一同要求美目和智久双手拎着放在收银台上方的塑料袋子转身朝着超市的出入大门位置中进行徒步走去,随着当俩人随手拎着装有地瓜以内其他食物的塑料袋子徒步离开超市的出入大门后一同集合到佐仓杏子一家人的面前正式朝着一座山区的位置中进行前去吃晚餐。

与此同时时间来到了下午的六点钟左右,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来到了一座山区位置中,并且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山区的位置中开始寻找十分空旷的地方进行着篝火吃晚餐。

随着当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十分空旷的地方后开始捡起一些地上的树木和树枝以便进行篝火,然而当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徒步随手捡起地上一些的树木和树枝的途中,俩人随手将塑料袋子摆放在地面并且打开里面的袋子从而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补充体力。

于是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捡起地上的一些树木和树枝之后徒步回到空旷的地方将其摆放好并开始进行生火,接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篝火的过程当中,佐仓杏子一家人就拿出俩人在超市购买的地瓜并且使用已经削尖过的细小长树枝给其叉入进里面,以便摆放在已经铺设好的篝火架子上进行着烤熟。

同样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进行着火烤叉有削尖过细小长树枝的地瓜过程当中,俩人一直紧盯着四处角落以便确保没有其他陌生人徒步跟随到这处空旷的地方。

随后在地瓜已经烤熟后,佐仓杏子和她的母亲以及她的妹妹随手将使用叉有地瓜的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紧接着在佐仓杏子和她母亲以及她妹妹将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后开始使用嘴巴吹着已经烤熟的地瓜,并且三人还小心翼翼地随手拿出地瓜给其剥开开始吃了起来。

随着在三人正在吃着地瓜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以及佐仓杏子的父亲却一直眼睁睁看着三人吃着地瓜,丝毫并没有着想要准备吃晚餐的迹象。

于是在佐仓杏子看到她父亲睁眼看着三人吃着地瓜的做法开始进行询问道:“父亲,你过来跟我和我母亲、我妹妹一同吃着地瓜吗。”

随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这样回应道:“不了,我只要看到你和你母亲、你妹妹一同吃好喝好吧,这样我才能够安心顺利一些。”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话刚说完,就在这时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询问道:“这位女孩父亲,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在这里进行闲聊对话难免会有些不方便。”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这位先生,那我就一同跟随着你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吧。”

接着在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对话完开始正在寻找其他地方进行着对话闲聊,与此同时看到此举一幕的美目和智久和佐仓杏子一家人顿时一脸惊讶,于是佐仓杏子向她父亲开始询问道:“父亲,你要跟这位叔叔到底要去哪里呢。”

同样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主人,你要跟这位女孩的父亲到底要去哪个地方呢。”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回复道:“女儿,我现在需要跟这位叔叔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我和这位叔叔会随时注意安全的。”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给其回复道:“精英女仆,我跟这位女孩父亲徒步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待会我和他就会回来到这里。”

就这样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寻找其他地方进行对话闲聊,同样美目和智久面对着正在吃着地瓜的佐仓杏子一家人丝毫没有嘴馋的样子,就连佐仓杏子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提问道:“这位女仆,你要吃地瓜吗,我们正在烤着地瓜呢。”

于是美目和智久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谢谢,这位女孩,我现在肚子还不饿,实在是太辛苦你们了。”

接着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进行问复道:“这位女仆,你也不必要实在勉强与我们,我们现在所处的生活要比你更加艰难,既然你不吃那我们也不会勉强着你。”

随着在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对话完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来到一处观望的地方开始坐下来进行闲聊了起来。

然而当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进行着闲聊对话的过程途中,这时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问话道:“这位女孩父亲,至于我跟你进行闲聊对话当中,其实我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跟你询问一下。

那就是你女儿跟我说你在家中居然采用严厉的教育方式将吃剩的苹果摆放在她和她妹妹面前,你这个做法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吧,这个问题你要该跟我怎么解释吧。”

于是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得知区田毅川所描述的问题严重性顿时不知所措,随后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解释道:“这位先生,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属实是无奈之举,毕竟我所成立的教堂大多都是依靠外部信教的筹款资助才得以维持下去的,同样家庭都是需要依靠它来进行自给自足的。

当得不到外部的筹款资助眼看这座教堂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于是我就迫不得已采用“激将法”的教育方式告诫着她和她妹妹学会去懂得珍惜食物的不宜而来。

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那么她和她妹妹基本就没有生存后路可走了,于是就采用这个办法去告诫警示她们珍惜每一个食物并且不要随意地去浪费,这就是我为啥你会说我女儿控诉着我想要为其进行三天饿九顿这种严厉教育行为了吧。”

随后当区田毅川得知佐仓杏子的父亲所提出的这些话之时,于是正式回复道:“这位女孩父亲,对于你所说的这些话似乎有些道理,当然我可以通过咱们部门援助的手段帮助你所成立的教堂度过这个难关,毕竟我可是区田财团家族的大儿子,想不到吧。”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握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上进行回答道:“这位先生,原来是区田家族的大儿子啊,实在是恭喜着你的到来。

当然了我是一名日籍外国人,原本我一直曾有过想要打算去法院起诉的,但奈何我是一名教主在对待它们的卑劣做法丝毫敢怒不敢言,直到你的到来并且向我愿意提供帮助的话,那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许多。”

于是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应道:“这位女孩父亲,既然你想要让我为你所成立的大型教堂提供援助的话,那我就成全安排吧。

当然了,是时候徒步回到产出篝火的位置中去吧。”

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松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后,再度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区田家族大儿子,那我就十分感谢你了,是时候咱俩徒步回到带有产出篝火的位置了。”

随后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站起身从观望位置徒步朝着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走去,于是在俩人徒步花费几分钟抵达到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所处位置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正在陪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吃起了地瓜和其他食物。

随着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吃着地瓜的时候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区田家族大儿子,你陪我们一家人吃晚餐吗。”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这位女孩父亲,那你就陪着一家人慢慢吃吧,毕竟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并没有饿着肚子呢。”

就这样佐仓杏子的父亲一同陪着一家人正式吃起了晚餐,此时时间来到下午的六点十五分左右,随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吃完晚餐后,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随从山区徒步回到了小区别墅人行道的位置中。

然而当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回到小区别墅人行道的那一刻,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以示表达出的对话告别。

而且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最后对话道:“叔叔,你和你的女仆慢走,注意安全。”

同样佐仓杏子一家人也在向俩人挥了挥手从而表达出再会的对话朝着家中走去,至此在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之后转身徒步朝着已经处于绿灯的路面斑马线上进行走去。

随着俩人在路面的斑马线上徒步朝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位置中徒步走去的途中,俩人抵达到另一条人行道过程当中遇到了从未向丘比许愿契约的小时候吴纪里香、美国织莉子以及千岁由麻,同样对风见野市的地缘勘察结果却是个十分劣差的内陆城市态势。

接着当俩人从人行道徒步抵达到“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位置后打开车门乘坐在主副驾驶室位置中,于是在俩人乘坐上“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主副驾驶室座椅的那一刻,随手关上车门区田毅川启动车辆从停车道路面朝着慢车道路面中进行侧转行驶了过去。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慢车道路面的过程途中,快速侧转驶上了高速公路立交桥,于是当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在风见野市的高速公路立交桥上朝着见泷原市位置中进行驶去。

就在区田毅川随手将绑好的塑料袋和一瓶空档的大型矿泉水从而扔进人行道中不同类型的垃圾桶里面途中,这时美目和智久使用对讲机迅速向区田毅川进行小声问话道:“主人~不好了,你赶快过来。”

同样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询问道:“精英女仆,请问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美目和智久连忙向区田毅川正式小声回复道:“主人,我所处的位置当中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听到此句顿时十分惊讶,并且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提问道:“精英女仆,你在什么地方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位置的。”

此时美目和智久正式向区田毅川小声这样回答道:“主人,我是在这座大型教堂面前看到的,你还是尽快徒步赶到这里,要不然有一名少女就要跟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了。”

随后区田毅川火速向美目和智久正式回话道:“好的~精英女仆,我马上就会快速赶到你所处的位置中去。”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已经对话完的过程当中,区田毅川随手打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中间车门拿上军用望远镜以及顺势拿出一套类似于装入高尔夫球杆的便携式枪袋给其背上。

随后在区田毅川拿上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的那一刻关上中间车门使用钥匙给其反锁上,并且区田毅川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给其反锁后正在朝着美目和智久所处的位置中给其火速跑去。

紧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在火速跑去的过程途中,此时一直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进行暗中观察着佐仓杏子正在与丘比展开有关于契约许愿的对话言论。

在童年时期下的佐仓杏子未能与丘比达成许愿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之前,第一次佐仓杏子在与丘比进行对话交谈过程当中,佐仓杏子正式开始向丘比进行问话道:

“丘比,最近我的父亲所经营的教堂一直都不好,而且我的父亲还遭受到小区里面的人以及是外国人的偏见,于是我就向你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以此来解决我父亲的问题。”

于是随后丘比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佐仓杏子,我其实早就看穿你所描述出来的问题了,请问你想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需求进行契约呢。”

此时佐仓杏子向丘比这样回复道:“丘比,你让我仔细想一想需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才能够解决我父亲的问题呢。”

接着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描述道:“那好的~佐仓杏子,至于让你仔细想一想需要向我提出什么样的愿望解决你父亲的问题吧。”

于是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后,佐仓杏子正在开始想着解决她父亲的愿望,此时正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却看着佐仓杏子与丘比之间对话交谈。

然而就在美目和智久一直眼睁睁看着佐仓杏子向丘比准备许愿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携带着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徒步来到美目和智久的面前,况且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递给军用望远镜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双眼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

与此同时当美目和智久按照区田毅川所提出的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军用望远镜正在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的途中,区田毅川随手将一把便携式枪袋给其放下并且打开拿出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

随着在区田毅川拿出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瞬间立即安装上十字式望远瞄准镜和已经张开的两脚支架以及消音器,同时区田毅川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给其装上一颗7.62x51mm的杀伤弹进行着摆放蹲姿射击。

随后当区田毅川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摆放在草丛立柱道上开始使用隔光格栅布料网将十字式望远瞄准镜的物镜组框给其绑定好,在绑定好隔光格栅布料网的那一刻开始调节目镜放大环和距焦调节环正在开始瞄准丘比的头部位置。

于是在区田毅川正在瞄准丘比头部的途中,此时丘比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至于你所想着解决你父亲的愿望到底怎么样了,放心我会让你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紧接着佐仓杏子向丘比进行回应道:“丘比,既然你可以让我一名魔法少女的话,我向跟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愿望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然而丘比却竟然向佐仓杏子进行欺骗回复道:“佐仓杏子,至于你向我所提出的愿望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压根本质上就并不存在,所谓的代价也只不过是你们人类对我们所提出的幌子罢了。

当然了,如果你想提出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话,那你父亲中的问题都已经给其解决了,你说是不是啊,那你就仔细想一想吧。”

于是佐仓杏子答应了丘比的一通忽悠说法开始想出一种愿望进行许愿契约,与此同时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提出所测出的距离是400米左右的距离后,区田毅川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上方俯仰旋钮让矫正管向下顶到两至三格左右以此进行略微上仰射击。

同样区田毅川正在进行准备瞄准丘比头部途中突然出现向右风偏的现象,于是区田毅川继续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右边转向旋转让转向镜组一同与转正管向左转三至五格左右从而进行稳定归零射击。

随着在区田毅川稳重瞄准好丘比的头部给其准备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前,此时佐仓杏子已经想好解决她父亲中的愿望进行向丘比对话道:“丘比,我已经想好了,我决定要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然而佐仓杏子向丘比话刚说完,这时区田毅川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后,杀伤弹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膛线内部进行膛压旋转,当杀伤弹飞出“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枪口每秒以“抛物线”却不到1秒的飞行距离“归零般”径直精确击中了丘比的头部。

当区田毅川使用杀伤弹击中丘比头部前侧方的那一刻,此时丘比的头部后侧方因子弹的冲击力和破片因素将其四分五裂,于是丘比就径直地在佐仓杏子面前给其倒地了下去。

当佐仓杏子看到这一幕顿时不知所措,然而当佐仓杏子正在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学会去应对防范措施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从右侧草丛立柱道的位置中径直徒步来到佐仓杏子的面前。

于是在俩人徒步来到佐仓杏子面前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左手握着“98k”栓动式毛瑟步枪右手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主动进行善意询问道:“这位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到底居住在什么地方。”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主动进行提出的那一刻,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提出了自己的名字,然而佐仓杏子却只是向区田毅川提到自己的名字丝毫不知道家庭的住址。

同样区田毅川并没有进行重复过问,反而从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正在松开右手,而且区田毅川从站立的姿势给其蹲着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叔叔想跟你进行询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向这只外星生物提出解决你父亲问题的许愿呢。”

于是佐仓杏子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回答道:“叔叔,最近我父亲所成立的教堂(佐仓杏子使用左手指向区田毅川指了指面前的这座教堂)一直都不好,所以我就向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不过呢~叔叔,在此之前原本一开始我父亲为了招募更多人抵达到教堂阶梯上进行宣扬着教堂里面的思想,但到了后来当另外一座附近的新教堂诞生后,许多人就不在对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产生浓厚的兴趣纷纷徒步转到一座新教堂的位置中去。

而且每当我父亲走在小区别墅的大街小巷进行宣扬着教堂内部思想的时候,都被居住在小区别墅的人利用脏水径直扑在我父亲的身上,在我父亲被人使用极为恶毒的手段进行攻击时,我父亲却丝毫不敢在居住在每一栋别墅里面的人发生半点怨言。

在此之后我父亲眼看所经营的教堂内部没有了外来的经济收入准备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顿时我父亲却对我和我的妹妹做出极为严厉的做法,那就是盘子中放着已经吃过的苹果摆放在餐桌面前并且要求我和我的妹妹进行祈祷。

于是我和我的妹妹祈祷盘中已经吃过的的苹果不要出现厄运,同样当我和我的妹妹正在祈祷的过程当中我母亲一直失声痛苦着,叔叔~我向你所描述的对话基本也就只有这些。”

接着区田毅川在得知佐仓杏子所回答的话后,于是从蹲着的姿势开始站立起来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提问道:“佐仓杏子,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已经听到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交谈当中,所提到的有关于解决你父亲问题的愿望而言最好要保持慎重。

毕竟这只外星生物彷佛有可能是看到了你内心中问题的更大难处,于是就特意来来到你面前借助着内心中更大的问题难处从而进行让你为它给其许出你的愿望契约。

当然在你为它许出的愿望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从而达到期望实现成果的同时,同样你将会得到的可是相同的绝望代价,我劝你还是秉持着谨慎的周全考虑后再跟它进行许愿契约吧。

哦~对了,我想再次进行跟你问一下,至于你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到底有多少年了吗。”

随后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再度回答道:“叔叔,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已经有多少年的时间,只有你等我父亲来了才能够知道。

不过呢~叔叔,我同样也向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记得不要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我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免得会被我的一家人知道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端倪。”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正式回应道:“哦~这样啊,那我就等待着你的父亲抵达到这里进行询问吧。

再者我和我的精英女仆保证向你承诺,绝不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你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是时候我跟你进行手指牵钩以示其友好。”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之后,俩人向佐仓杏子进行正式点了点头以便表达出其承诺的誓守对话言论,同样区田毅川使用食指向佐仓杏子进行着手指牵钩。

然而就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持着笑容进行着手指牵钩的途中,这时区田毅川顿时就隐约听到了有人正在跑步声驶来并且大声呼喊道:“快点赶到咱们家的女儿面前,有人已经在教堂面前展开枪击了,有人让咱们火速抵达到教堂面前,免得咱们的女儿出现了三长两短的突发迹象。”

听到这句话的区田毅川立即向佐仓杏子进行手指脱钩,并且讯速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放入便携式枪袋里面,而且区田毅川将便携式枪袋给其抗在背部肩膀上,同样在区田毅川已经搞定好一切的瞬间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火速赶往到了这里。

随后当佐仓杏子一家人火速抵达到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佐仓杏子面前,并且佐仓杏子的母亲使用双手怀抱着佐仓杏子的面前进行哭诉回复道:“孩儿父亲,还好咱们的女儿并没有发生大碍,主要得益于这俩人的帮助,要不然咱们的女儿出了大事可就要遭殃了。”

与此同时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向区田毅川进行握了握手并且开始询问道:“您好,多亏了你们两位出手拯救了我的女儿,要不然我女儿在教堂面前可就要被人干掉了。

哦~对了这位先生,至于在我这所大型教堂的位置面前到底是哪里来的枪声呢。”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这样回应道:“这位女孩的父亲,至于你所说你这座大型教堂所处的位置当中,估计应该是有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你的大型教堂面前相互持械斗殴并且展开交火的现象。

要不是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及时出手拯救住你的女儿,这些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过程当中,突然有一名不良团伙帮派成员手持着枪支武器把你看到的女儿给其开枪干掉了。”

同样佐仓杏子向她的父亲进行回复道:“是的父亲,要不是这位叔叔及时出手拯救着我,要不然我差点就被这些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途中把我将其干掉了。”

随后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听到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所提出的话之后,开始这样给其回复道:“看来这群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某些地方肆意展开挑拨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也就算了,居然胆敢在我的这座大型教堂面前肆无忌惮地展开暴力持械斗殴,这些人所做出的流氓地痞行为~我可真是见多了。

诶~,总有些人不好好选择当一个正常安宁的社会生活普通人,非要去参加暴力团组织去做那种打砸抢烧、聚众斗殴、扰乱秩序的违法行为,想想倒是也挺可怕的样子。

如果我是一名神职父亲的话,绝对不会容许让我的儿女去参与这样的一种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暴力团组织中去,毕竟那种组织极为嚣张气焰见不得别人好过就到处展开各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提问道:“这位女孩父亲,原来这座大型教堂居然是你所成立的啊,我有点实在是想不到呀。

对了~你女儿不是说你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当中不景气难以维持下去的现象,是否需要让我来进行提供帮助你吗。”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却突然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回答道:“这位先生,我们现在要徒步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吃着晚餐呢,毕竟咱们还空腹饿着肚子呢。

不过的话,现在还是建议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吧,这些居住在小区别墅中的人一直还在惦记着我呢,迟早会不让我好过。”

随后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答应道:“嗯~那好吧,咱们还是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呢。

哦~对了,要不我去前往到一家超市面前帮助你们购买一袋地瓜在一处山区位置中为其吃着晚餐吗。”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啊~这位先生,那你就徒步走到超市面前购买一袋木薯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一同吃着午餐吧。”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带有“武旦”的大型教堂途中,于是俩人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小区别墅位置后,顺势俩人徒步走进一座大型超市购买着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以便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进行山区位置中的篝火晚餐。

于是当俩人在一家大型超市里面正在购买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的途中,另外俩人还包括购买到佐仓杏子最爱吃的苹果,随后在俩人购买好后随手拎着一袋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抵达到电子秤面前给其秤了上去,而且由工作人员正式标好价格后将带有价格的标码在一次性的塑料袋子面前给其粘贴上去。

接着在俩人购买好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从电子秤中给其拿走后,俩人徒步来到收银台的面前位置中将购买好的地瓜以内其他食物放在收银台上以便让收银员使用扫描标码机进行扫着粘贴有价格的标码,同样在收银台使用的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对准二维码标牌面前为其进行二维码支付。

于是在区田毅川使用手机为其二维码支付完成后,一同要求美目和智久双手拎着放在收银台上方的塑料袋子转身朝着超市的出入大门位置中进行徒步走去,随着当俩人随手拎着装有地瓜以内其他食物的塑料袋子徒步离开超市的出入大门后一同集合到佐仓杏子一家人的面前正式朝着一座山区的位置中进行前去吃晚餐。

与此同时时间来到了下午的六点钟左右,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来到了一座山区位置中,并且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山区的位置中开始寻找十分空旷的地方进行着篝火吃晚餐。

随着当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十分空旷的地方后开始捡起一些地上的树木和树枝以便进行篝火,然而当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徒步随手捡起地上一些的树木和树枝的途中,俩人随手将塑料袋子摆放在地面并且打开里面的袋子从而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补充体力。

于是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捡起地上的一些树木和树枝之后徒步回到空旷的地方将其摆放好并开始进行生火,接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篝火的过程当中,佐仓杏子一家人就拿出俩人在超市购买的地瓜并且使用已经削尖过的细小长树枝给其叉入进里面,以便摆放在已经铺设好的篝火架子上进行着烤熟。

同样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进行着火烤叉有削尖过细小长树枝的地瓜过程当中,俩人一直紧盯着四处角落以便确保没有其他陌生人徒步跟随到这处空旷的地方。

随后在地瓜已经烤熟后,佐仓杏子和她的母亲以及她的妹妹随手将使用叉有地瓜的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紧接着在佐仓杏子和她母亲以及她妹妹将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后开始使用嘴巴吹着已经烤熟的地瓜,并且三人还小心翼翼地随手拿出地瓜给其剥开开始吃了起来。

随着在三人正在吃着地瓜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以及佐仓杏子的父亲却一直眼睁睁看着三人吃着地瓜,丝毫并没有着想要准备吃晚餐的迹象。

于是在佐仓杏子看到她父亲睁眼看着三人吃着地瓜的做法开始进行询问道:“父亲,你过来跟我和我母亲、我妹妹一同吃着地瓜吗。”

随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这样回应道:“不了,我只要看到你和你母亲、你妹妹一同吃好喝好吧,这样我才能够安心顺利一些。”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话刚说完,就在这时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询问道:“这位女孩父亲,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在这里进行闲聊对话难免会有些不方便。”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这位先生,那我就一同跟随着你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吧。”

接着在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对话完开始正在寻找其他地方进行着对话闲聊,与此同时看到此举一幕的美目和智久和佐仓杏子一家人顿时一脸惊讶,于是佐仓杏子向她父亲开始询问道:“父亲,你要跟这位叔叔到底要去哪里呢。”

同样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主人,你要跟这位女孩的父亲到底要去哪个地方呢。”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回复道:“女儿,我现在需要跟这位叔叔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我和这位叔叔会随时注意安全的。”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给其回复道:“精英女仆,我跟这位女孩父亲徒步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待会我和他就会回来到这里。”

就这样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寻找其他地方进行对话闲聊,同样美目和智久面对着正在吃着地瓜的佐仓杏子一家人丝毫没有嘴馋的样子,就连佐仓杏子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提问道:“这位女仆,你要吃地瓜吗,我们正在烤着地瓜呢。”

于是美目和智久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谢谢,这位女孩,我现在肚子还不饿,实在是太辛苦你们了。”

接着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进行问复道:“这位女仆,你也不必要实在勉强与我们,我们现在所处的生活要比你更加艰难,既然你不吃那我们也不会勉强着你。”

随着在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对话完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来到一处观望的地方开始坐下来进行闲聊了起来。

然而当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进行着闲聊对话的过程途中,这时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问话道:“这位女孩父亲,至于我跟你进行闲聊对话当中,其实我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跟你询问一下。

那就是你女儿跟我说你在家中居然采用严厉的教育方式将吃剩的苹果摆放在她和她妹妹面前,你这个做法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吧,这个问题你要该跟我怎么解释吧。”

于是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得知区田毅川所描述的问题严重性顿时不知所措,随后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解释道:“这位先生,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属实是无奈之举,毕竟我所成立的教堂大多都是依靠外部信教的筹款资助才得以维持下去的,同样家庭都是需要依靠它来进行自给自足的。

当得不到外部的筹款资助眼看这座教堂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于是我就迫不得已采用“激将法”的教育方式告诫着她和她妹妹学会去懂得珍惜食物的不宜而来。

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那么她和她妹妹基本就没有生存后路可走了,于是就采用这个办法去告诫警示她们珍惜每一个食物并且不要随意地去浪费,这就是我为啥你会说我女儿控诉着我想要为其进行三天饿九顿这种严厉教育行为了吧。”

随后当区田毅川得知佐仓杏子的父亲所提出的这些话之时,于是正式回复道:“这位女孩父亲,对于你所说的这些话似乎有些道理,当然我可以通过咱们部门援助的手段帮助你所成立的教堂度过这个难关,毕竟我可是区田财团家族的大儿子,想不到吧。”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握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上进行回答道:“这位先生,原来是区田家族的大儿子啊,实在是恭喜着你的到来。

当然了我是一名日籍外国人,原本我一直曾有过想要打算去法院起诉的,但奈何我是一名教主在对待它们的卑劣做法丝毫敢怒不敢言,直到你的到来并且向我愿意提供帮助的话,那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许多。”

于是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应道:“这位女孩父亲,既然你想要让我为你所成立的大型教堂提供援助的话,那我就成全安排吧。

当然了,是时候徒步回到产出篝火的位置中去吧。”

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松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后,再度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区田家族大儿子,那我就十分感谢你了,是时候咱俩徒步回到带有产出篝火的位置了。”

随后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站起身从观望位置徒步朝着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走去,于是在俩人徒步花费几分钟抵达到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所处位置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正在陪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吃起了地瓜和其他食物。

随着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吃着地瓜的时候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区田家族大儿子,你陪我们一家人吃晚餐吗。”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这位女孩父亲,那你就陪着一家人慢慢吃吧,毕竟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并没有饿着肚子呢。”

就这样佐仓杏子的父亲一同陪着一家人正式吃起了晚餐,此时时间来到下午的六点十五分左右,随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吃完晚餐后,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随从山区徒步回到了小区别墅人行道的位置中。

然而当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回到小区别墅人行道的那一刻,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以示表达出的对话告别。

而且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最后对话道:“叔叔,你和你的女仆慢走,注意安全。”

同样佐仓杏子一家人也在向俩人挥了挥手从而表达出再会的对话朝着家中走去,至此在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之后转身徒步朝着已经处于绿灯的路面斑马线上进行走去。

随着俩人在路面的斑马线上徒步朝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位置中徒步走去的途中,俩人抵达到另一条人行道过程当中遇到了从未向丘比许愿契约的小时候吴纪里香、美国织莉子以及千岁由麻,同样对风见野市的地缘勘察结果却是个十分劣差的内陆城市态势。

接着当俩人从人行道徒步抵达到“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位置后打开车门乘坐在主副驾驶室位置中,于是在俩人乘坐上“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主副驾驶室座椅的那一刻,随手关上车门区田毅川启动车辆从停车道路面朝着慢车道路面中进行侧转行驶了过去。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慢车道路面的过程途中,快速侧转驶上了高速公路立交桥,于是当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在风见野市的高速公路立交桥上朝着见泷原市位置中进行驶去。

就在区田毅川随手将绑好的塑料袋和一瓶空档的大型矿泉水从而扔进人行道中不同类型的垃圾桶里面途中,这时美目和智久使用对讲机迅速向区田毅川进行小声问话道:“主人~不好了,你赶快过来。”

同样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询问道:“精英女仆,请问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美目和智久连忙向区田毅川正式小声回复道:“主人,我所处的位置当中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听到此句顿时十分惊讶,并且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提问道:“精英女仆,你在什么地方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位置的。”

此时美目和智久正式向区田毅川小声这样回答道:“主人,我是在这座大型教堂面前看到的,你还是尽快徒步赶到这里,要不然有一名少女就要跟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了。”

随后区田毅川火速向美目和智久正式回话道:“好的~精英女仆,我马上就会快速赶到你所处的位置中去。”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已经对话完的过程当中,区田毅川随手打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中间车门拿上军用望远镜以及顺势拿出一套类似于装入高尔夫球杆的便携式枪袋给其背上。

随后在区田毅川拿上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的那一刻关上中间车门使用钥匙给其反锁上,并且区田毅川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给其反锁后正在朝着美目和智久所处的位置中给其火速跑去。

紧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在火速跑去的过程途中,此时一直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进行暗中观察着佐仓杏子正在与丘比展开有关于契约许愿的对话言论。

在童年时期下的佐仓杏子未能与丘比达成许愿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之前,第一次佐仓杏子在与丘比进行对话交谈过程当中,佐仓杏子正式开始向丘比进行问话道:

“丘比,最近我的父亲所经营的教堂一直都不好,而且我的父亲还遭受到小区里面的人以及是外国人的偏见,于是我就向你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以此来解决我父亲的问题。”

于是随后丘比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佐仓杏子,我其实早就看穿你所描述出来的问题了,请问你想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需求进行契约呢。”

此时佐仓杏子向丘比这样回复道:“丘比,你让我仔细想一想需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才能够解决我父亲的问题呢。”

接着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描述道:“那好的~佐仓杏子,至于让你仔细想一想需要向我提出什么样的愿望解决你父亲的问题吧。”

于是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后,佐仓杏子正在开始想着解决她父亲的愿望,此时正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却看着佐仓杏子与丘比之间对话交谈。

然而就在美目和智久一直眼睁睁看着佐仓杏子向丘比准备许愿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携带着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徒步来到美目和智久的面前,况且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递给军用望远镜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双眼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

与此同时当美目和智久按照区田毅川所提出的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军用望远镜正在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的途中,区田毅川随手将一把便携式枪袋给其放下并且打开拿出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

随着在区田毅川拿出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瞬间立即安装上十字式望远瞄准镜和已经张开的两脚支架以及消音器,同时区田毅川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给其装上一颗7.62x51mm的杀伤弹进行着摆放蹲姿射击。

随后当区田毅川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摆放在草丛立柱道上开始使用隔光格栅布料网将十字式望远瞄准镜的物镜组框给其绑定好,在绑定好隔光格栅布料网的那一刻开始调节目镜放大环和距焦调节环正在开始瞄准丘比的头部位置。

于是在区田毅川正在瞄准丘比头部的途中,此时丘比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至于你所想着解决你父亲的愿望到底怎么样了,放心我会让你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紧接着佐仓杏子向丘比进行回应道:“丘比,既然你可以让我一名魔法少女的话,我向跟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愿望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然而丘比却竟然向佐仓杏子进行欺骗回复道:“佐仓杏子,至于你向我所提出的愿望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压根本质上就并不存在,所谓的代价也只不过是你们人类对我们所提出的幌子罢了。

当然了,如果你想提出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话,那你父亲中的问题都已经给其解决了,你说是不是啊,那你就仔细想一想吧。”

于是佐仓杏子答应了丘比的一通忽悠说法开始想出一种愿望进行许愿契约,与此同时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提出所测出的距离是400米左右的距离后,区田毅川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上方俯仰旋钮让矫正管向下顶到两至三格左右以此进行略微上仰射击。

同样区田毅川正在进行准备瞄准丘比头部途中突然出现向右风偏的现象,于是区田毅川继续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右边转向旋转让转向镜组一同与转正管向左转三至五格左右从而进行稳定归零射击。

随着在区田毅川稳重瞄准好丘比的头部给其准备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前,此时佐仓杏子已经想好解决她父亲中的愿望进行向丘比对话道:“丘比,我已经想好了,我决定要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然而佐仓杏子向丘比话刚说完,这时区田毅川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后,杀伤弹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膛线内部进行膛压旋转,当杀伤弹飞出“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枪口每秒以“抛物线”却不到1秒的飞行距离“归零般”径直精确击中了丘比的头部。

当区田毅川使用杀伤弹击中丘比头部前侧方的那一刻,此时丘比的头部后侧方因子弹的冲击力和破片因素将其四分五裂,于是丘比就径直地在佐仓杏子面前给其倒地了下去。

当佐仓杏子看到这一幕顿时不知所措,然而当佐仓杏子正在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学会去应对防范措施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从右侧草丛立柱道的位置中径直徒步来到佐仓杏子的面前。

于是在俩人徒步来到佐仓杏子面前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左手握着“98k”栓动式毛瑟步枪右手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主动进行善意询问道:“这位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到底居住在什么地方。”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主动进行提出的那一刻,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提出了自己的名字,然而佐仓杏子却只是向区田毅川提到自己的名字丝毫不知道家庭的住址。

同样区田毅川并没有进行重复过问,反而从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正在松开右手,而且区田毅川从站立的姿势给其蹲着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叔叔想跟你进行询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向这只外星生物提出解决你父亲问题的许愿呢。”

于是佐仓杏子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回答道:“叔叔,最近我父亲所成立的教堂(佐仓杏子使用左手指向区田毅川指了指面前的这座教堂)一直都不好,所以我就向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不过呢~叔叔,在此之前原本一开始我父亲为了招募更多人抵达到教堂阶梯上进行宣扬着教堂里面的思想,但到了后来当另外一座附近的新教堂诞生后,许多人就不在对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产生浓厚的兴趣纷纷徒步转到一座新教堂的位置中去。

而且每当我父亲走在小区别墅的大街小巷进行宣扬着教堂内部思想的时候,都被居住在小区别墅的人利用脏水径直扑在我父亲的身上,在我父亲被人使用极为恶毒的手段进行攻击时,我父亲却丝毫不敢在居住在每一栋别墅里面的人发生半点怨言。

在此之后我父亲眼看所经营的教堂内部没有了外来的经济收入准备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顿时我父亲却对我和我的妹妹做出极为严厉的做法,那就是盘子中放着已经吃过的苹果摆放在餐桌面前并且要求我和我的妹妹进行祈祷。

于是我和我的妹妹祈祷盘中已经吃过的的苹果不要出现厄运,同样当我和我的妹妹正在祈祷的过程当中我母亲一直失声痛苦着,叔叔~我向你所描述的对话基本也就只有这些。”

接着区田毅川在得知佐仓杏子所回答的话后,于是从蹲着的姿势开始站立起来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提问道:“佐仓杏子,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已经听到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交谈当中,所提到的有关于解决你父亲问题的愿望而言最好要保持慎重。

毕竟这只外星生物彷佛有可能是看到了你内心中问题的更大难处,于是就特意来来到你面前借助着内心中更大的问题难处从而进行让你为它给其许出你的愿望契约。

当然在你为它许出的愿望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从而达到期望实现成果的同时,同样你将会得到的可是相同的绝望代价,我劝你还是秉持着谨慎的周全考虑后再跟它进行许愿契约吧。

哦~对了,我想再次进行跟你问一下,至于你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到底有多少年了吗。”

随后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再度回答道:“叔叔,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已经有多少年的时间,只有你等我父亲来了才能够知道。

不过呢~叔叔,我同样也向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记得不要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我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免得会被我的一家人知道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端倪。”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正式回应道:“哦~这样啊,那我就等待着你的父亲抵达到这里进行询问吧。

再者我和我的精英女仆保证向你承诺,绝不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你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是时候我跟你进行手指牵钩以示其友好。”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之后,俩人向佐仓杏子进行正式点了点头以便表达出其承诺的誓守对话言论,同样区田毅川使用食指向佐仓杏子进行着手指牵钩。

然而就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持着笑容进行着手指牵钩的途中,这时区田毅川顿时就隐约听到了有人正在跑步声驶来并且大声呼喊道:“快点赶到咱们家的女儿面前,有人已经在教堂面前展开枪击了,有人让咱们火速抵达到教堂面前,免得咱们的女儿出现了三长两短的突发迹象。”

听到这句话的区田毅川立即向佐仓杏子进行手指脱钩,并且讯速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放入便携式枪袋里面,而且区田毅川将便携式枪袋给其抗在背部肩膀上,同样在区田毅川已经搞定好一切的瞬间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火速赶往到了这里。

随后当佐仓杏子一家人火速抵达到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佐仓杏子面前,并且佐仓杏子的母亲使用双手怀抱着佐仓杏子的面前进行哭诉回复道:“孩儿父亲,还好咱们的女儿并没有发生大碍,主要得益于这俩人的帮助,要不然咱们的女儿出了大事可就要遭殃了。”

与此同时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向区田毅川进行握了握手并且开始询问道:“您好,多亏了你们两位出手拯救了我的女儿,要不然我女儿在教堂面前可就要被人干掉了。

哦~对了这位先生,至于在我这所大型教堂的位置面前到底是哪里来的枪声呢。”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这样回应道:“这位女孩的父亲,至于你所说你这座大型教堂所处的位置当中,估计应该是有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你的大型教堂面前相互持械斗殴并且展开交火的现象。

要不是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及时出手拯救住你的女儿,这些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过程当中,突然有一名不良团伙帮派成员手持着枪支武器把你看到的女儿给其开枪干掉了。”

同样佐仓杏子向她的父亲进行回复道:“是的父亲,要不是这位叔叔及时出手拯救着我,要不然我差点就被这些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途中把我将其干掉了。”

随后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听到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所提出的话之后,开始这样给其回复道:“看来这群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某些地方肆意展开挑拨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也就算了,居然胆敢在我的这座大型教堂面前肆无忌惮地展开暴力持械斗殴,这些人所做出的流氓地痞行为~我可真是见多了。

诶~,总有些人不好好选择当一个正常安宁的社会生活普通人,非要去参加暴力团组织去做那种打砸抢烧、聚众斗殴、扰乱秩序的违法行为,想想倒是也挺可怕的样子。

如果我是一名神职父亲的话,绝对不会容许让我的儿女去参与这样的一种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暴力团组织中去,毕竟那种组织极为嚣张气焰见不得别人好过就到处展开各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提问道:“这位女孩父亲,原来这座大型教堂居然是你所成立的啊,我有点实在是想不到呀。

对了~你女儿不是说你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当中不景气难以维持下去的现象,是否需要让我来进行提供帮助你吗。”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却突然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回答道:“这位先生,我们现在要徒步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吃着晚餐呢,毕竟咱们还空腹饿着肚子呢。

不过的话,现在还是建议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吧,这些居住在小区别墅中的人一直还在惦记着我呢,迟早会不让我好过。”

随后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答应道:“嗯~那好吧,咱们还是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呢。

哦~对了,要不我去前往到一家超市面前帮助你们购买一袋地瓜在一处山区位置中为其吃着晚餐吗。”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啊~这位先生,那你就徒步走到超市面前购买一袋木薯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一同吃着午餐吧。”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带有“武旦”的大型教堂途中,于是俩人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小区别墅位置后,顺势俩人徒步走进一座大型超市购买着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以便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进行山区位置中的篝火晚餐。

于是当俩人在一家大型超市里面正在购买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的途中,另外俩人还包括购买到佐仓杏子最爱吃的苹果,随后在俩人购买好后随手拎着一袋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抵达到电子秤面前给其秤了上去,而且由工作人员正式标好价格后将带有价格的标码在一次性的塑料袋子面前给其粘贴上去。

接着在俩人购买好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从电子秤中给其拿走后,俩人徒步来到收银台的面前位置中将购买好的地瓜以内其他食物放在收银台上以便让收银员使用扫描标码机进行扫着粘贴有价格的标码,同样在收银台使用的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对准二维码标牌面前为其进行二维码支付。

于是在区田毅川使用手机为其二维码支付完成后,一同要求美目和智久双手拎着放在收银台上方的塑料袋子转身朝着超市的出入大门位置中进行徒步走去,随着当俩人随手拎着装有地瓜以内其他食物的塑料袋子徒步离开超市的出入大门后一同集合到佐仓杏子一家人的面前正式朝着一座山区的位置中进行前去吃晚餐。

与此同时时间来到了下午的六点钟左右,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来到了一座山区位置中,并且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山区的位置中开始寻找十分空旷的地方进行着篝火吃晚餐。

随着当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十分空旷的地方后开始捡起一些地上的树木和树枝以便进行篝火,然而当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徒步随手捡起地上一些的树木和树枝的途中,俩人随手将塑料袋子摆放在地面并且打开里面的袋子从而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补充体力。

于是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捡起地上的一些树木和树枝之后徒步回到空旷的地方将其摆放好并开始进行生火,接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篝火的过程当中,佐仓杏子一家人就拿出俩人在超市购买的地瓜并且使用已经削尖过的细小长树枝给其叉入进里面,以便摆放在已经铺设好的篝火架子上进行着烤熟。

同样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进行着火烤叉有削尖过细小长树枝的地瓜过程当中,俩人一直紧盯着四处角落以便确保没有其他陌生人徒步跟随到这处空旷的地方。

随后在地瓜已经烤熟后,佐仓杏子和她的母亲以及她的妹妹随手将使用叉有地瓜的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紧接着在佐仓杏子和她母亲以及她妹妹将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后开始使用嘴巴吹着已经烤熟的地瓜,并且三人还小心翼翼地随手拿出地瓜给其剥开开始吃了起来。

随着在三人正在吃着地瓜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以及佐仓杏子的父亲却一直眼睁睁看着三人吃着地瓜,丝毫并没有着想要准备吃晚餐的迹象。

于是在佐仓杏子看到她父亲睁眼看着三人吃着地瓜的做法开始进行询问道:“父亲,你过来跟我和我母亲、我妹妹一同吃着地瓜吗。”

随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这样回应道:“不了,我只要看到你和你母亲、你妹妹一同吃好喝好吧,这样我才能够安心顺利一些。”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话刚说完,就在这时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询问道:“这位女孩父亲,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在这里进行闲聊对话难免会有些不方便。”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这位先生,那我就一同跟随着你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吧。”

接着在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对话完开始正在寻找其他地方进行着对话闲聊,与此同时看到此举一幕的美目和智久和佐仓杏子一家人顿时一脸惊讶,于是佐仓杏子向她父亲开始询问道:“父亲,你要跟这位叔叔到底要去哪里呢。”

同样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主人,你要跟这位女孩的父亲到底要去哪个地方呢。”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回复道:“女儿,我现在需要跟这位叔叔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我和这位叔叔会随时注意安全的。”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给其回复道:“精英女仆,我跟这位女孩父亲徒步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待会我和他就会回来到这里。”

就这样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寻找其他地方进行对话闲聊,同样美目和智久面对着正在吃着地瓜的佐仓杏子一家人丝毫没有嘴馋的样子,就连佐仓杏子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提问道:“这位女仆,你要吃地瓜吗,我们正在烤着地瓜呢。”

于是美目和智久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谢谢,这位女孩,我现在肚子还不饿,实在是太辛苦你们了。”

接着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进行问复道:“这位女仆,你也不必要实在勉强与我们,我们现在所处的生活要比你更加艰难,既然你不吃那我们也不会勉强着你。”

随着在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对话完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来到一处观望的地方开始坐下来进行闲聊了起来。

然而当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进行着闲聊对话的过程途中,这时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问话道:“这位女孩父亲,至于我跟你进行闲聊对话当中,其实我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跟你询问一下。

那就是你女儿跟我说你在家中居然采用严厉的教育方式将吃剩的苹果摆放在她和她妹妹面前,你这个做法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吧,这个问题你要该跟我怎么解释吧。”

于是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得知区田毅川所描述的问题严重性顿时不知所措,随后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解释道:“这位先生,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属实是无奈之举,毕竟我所成立的教堂大多都是依靠外部信教的筹款资助才得以维持下去的,同样家庭都是需要依靠它来进行自给自足的。

当得不到外部的筹款资助眼看这座教堂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于是我就迫不得已采用“激将法”的教育方式告诫着她和她妹妹学会去懂得珍惜食物的不宜而来。

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那么她和她妹妹基本就没有生存后路可走了,于是就采用这个办法去告诫警示她们珍惜每一个食物并且不要随意地去浪费,这就是我为啥你会说我女儿控诉着我想要为其进行三天饿九顿这种严厉教育行为了吧。”

随后当区田毅川得知佐仓杏子的父亲所提出的这些话之时,于是正式回复道:“这位女孩父亲,对于你所说的这些话似乎有些道理,当然我可以通过咱们部门援助的手段帮助你所成立的教堂度过这个难关,毕竟我可是区田财团家族的大儿子,想不到吧。”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握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上进行回答道:“这位先生,原来是区田家族的大儿子啊,实在是恭喜着你的到来。

当然了我是一名日籍外国人,原本我一直曾有过想要打算去法院起诉的,但奈何我是一名教主在对待它们的卑劣做法丝毫敢怒不敢言,直到你的到来并且向我愿意提供帮助的话,那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许多。”

于是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应道:“这位女孩父亲,既然你想要让我为你所成立的大型教堂提供援助的话,那我就成全安排吧。

当然了,是时候徒步回到产出篝火的位置中去吧。”

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松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后,再度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区田家族大儿子,那我就十分感谢你了,是时候咱俩徒步回到带有产出篝火的位置了。”

随后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站起身从观望位置徒步朝着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走去,于是在俩人徒步花费几分钟抵达到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所处位置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正在陪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吃起了地瓜和其他食物。

随着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吃着地瓜的时候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区田家族大儿子,你陪我们一家人吃晚餐吗。”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这位女孩父亲,那你就陪着一家人慢慢吃吧,毕竟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并没有饿着肚子呢。”

就这样佐仓杏子的父亲一同陪着一家人正式吃起了晚餐,此时时间来到下午的六点十五分左右,随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吃完晚餐后,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随从山区徒步回到了小区别墅人行道的位置中。

然而当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回到小区别墅人行道的那一刻,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以示表达出的对话告别。

而且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最后对话道:“叔叔,你和你的女仆慢走,注意安全。”

同样佐仓杏子一家人也在向俩人挥了挥手从而表达出再会的对话朝着家中走去,至此在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之后转身徒步朝着已经处于绿灯的路面斑马线上进行走去。

随着俩人在路面的斑马线上徒步朝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位置中徒步走去的途中,俩人抵达到另一条人行道过程当中遇到了从未向丘比许愿契约的小时候吴纪里香、美国织莉子以及千岁由麻,同样对风见野市的地缘勘察结果却是个十分劣差的内陆城市态势。

接着当俩人从人行道徒步抵达到“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位置后打开车门乘坐在主副驾驶室位置中,于是在俩人乘坐上“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主副驾驶室座椅的那一刻,随手关上车门区田毅川启动车辆从停车道路面朝着慢车道路面中进行侧转行驶了过去。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慢车道路面的过程途中,快速侧转驶上了高速公路立交桥,于是当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在风见野市的高速公路立交桥上朝着见泷原市位置中进行驶去。

就在区田毅川随手将绑好的塑料袋和一瓶空档的大型矿泉水从而扔进人行道中不同类型的垃圾桶里面途中,这时美目和智久使用对讲机迅速向区田毅川进行小声问话道:“主人~不好了,你赶快过来。”

同样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询问道:“精英女仆,请问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美目和智久连忙向区田毅川正式小声回复道:“主人,我所处的位置当中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听到此句顿时十分惊讶,并且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提问道:“精英女仆,你在什么地方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位置的。”

此时美目和智久正式向区田毅川小声这样回答道:“主人,我是在这座大型教堂面前看到的,你还是尽快徒步赶到这里,要不然有一名少女就要跟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了。”

随后区田毅川火速向美目和智久正式回话道:“好的~精英女仆,我马上就会快速赶到你所处的位置中去。”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已经对话完的过程当中,区田毅川随手打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中间车门拿上军用望远镜以及顺势拿出一套类似于装入高尔夫球杆的便携式枪袋给其背上。

随后在区田毅川拿上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的那一刻关上中间车门使用钥匙给其反锁上,并且区田毅川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给其反锁后正在朝着美目和智久所处的位置中给其火速跑去。

紧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在火速跑去的过程途中,此时一直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进行暗中观察着佐仓杏子正在与丘比展开有关于契约许愿的对话言论。

在童年时期下的佐仓杏子未能与丘比达成许愿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之前,第一次佐仓杏子在与丘比进行对话交谈过程当中,佐仓杏子正式开始向丘比进行问话道:

“丘比,最近我的父亲所经营的教堂一直都不好,而且我的父亲还遭受到小区里面的人以及是外国人的偏见,于是我就向你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以此来解决我父亲的问题。”

于是随后丘比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佐仓杏子,我其实早就看穿你所描述出来的问题了,请问你想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需求进行契约呢。”

此时佐仓杏子向丘比这样回复道:“丘比,你让我仔细想一想需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才能够解决我父亲的问题呢。”

接着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描述道:“那好的~佐仓杏子,至于让你仔细想一想需要向我提出什么样的愿望解决你父亲的问题吧。”

于是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后,佐仓杏子正在开始想着解决她父亲的愿望,此时正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却看着佐仓杏子与丘比之间对话交谈。

然而就在美目和智久一直眼睁睁看着佐仓杏子向丘比准备许愿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携带着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徒步来到美目和智久的面前,况且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递给军用望远镜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双眼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

与此同时当美目和智久按照区田毅川所提出的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军用望远镜正在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的途中,区田毅川随手将一把便携式枪袋给其放下并且打开拿出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

随着在区田毅川拿出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瞬间立即安装上十字式望远瞄准镜和已经张开的两脚支架以及消音器,同时区田毅川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给其装上一颗7.62x51mm的杀伤弹进行着摆放蹲姿射击。

随后当区田毅川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摆放在草丛立柱道上开始使用隔光格栅布料网将十字式望远瞄准镜的物镜组框给其绑定好,在绑定好隔光格栅布料网的那一刻开始调节目镜放大环和距焦调节环正在开始瞄准丘比的头部位置。

于是在区田毅川正在瞄准丘比头部的途中,此时丘比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至于你所想着解决你父亲的愿望到底怎么样了,放心我会让你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紧接着佐仓杏子向丘比进行回应道:“丘比,既然你可以让我一名魔法少女的话,我向跟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愿望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然而丘比却竟然向佐仓杏子进行欺骗回复道:“佐仓杏子,至于你向我所提出的愿望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压根本质上就并不存在,所谓的代价也只不过是你们人类对我们所提出的幌子罢了。

当然了,如果你想提出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话,那你父亲中的问题都已经给其解决了,你说是不是啊,那你就仔细想一想吧。”

于是佐仓杏子答应了丘比的一通忽悠说法开始想出一种愿望进行许愿契约,与此同时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提出所测出的距离是400米左右的距离后,区田毅川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上方俯仰旋钮让矫正管向下顶到两至三格左右以此进行略微上仰射击。

同样区田毅川正在进行准备瞄准丘比头部途中突然出现向右风偏的现象,于是区田毅川继续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右边转向旋转让转向镜组一同与转正管向左转三至五格左右从而进行稳定归零射击。

随着在区田毅川稳重瞄准好丘比的头部给其准备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前,此时佐仓杏子已经想好解决她父亲中的愿望进行向丘比对话道:“丘比,我已经想好了,我决定要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然而佐仓杏子向丘比话刚说完,这时区田毅川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后,杀伤弹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膛线内部进行膛压旋转,当杀伤弹飞出“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枪口每秒以“抛物线”却不到1秒的飞行距离“归零般”径直精确击中了丘比的头部。

当区田毅川使用杀伤弹击中丘比头部前侧方的那一刻,此时丘比的头部后侧方因子弹的冲击力和破片因素将其四分五裂,于是丘比就径直地在佐仓杏子面前给其倒地了下去。

当佐仓杏子看到这一幕顿时不知所措,然而当佐仓杏子正在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学会去应对防范措施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从右侧草丛立柱道的位置中径直徒步来到佐仓杏子的面前。

于是在俩人徒步来到佐仓杏子面前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左手握着“98k”栓动式毛瑟步枪右手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主动进行善意询问道:“这位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到底居住在什么地方。”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主动进行提出的那一刻,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提出了自己的名字,然而佐仓杏子却只是向区田毅川提到自己的名字丝毫不知道家庭的住址。

同样区田毅川并没有进行重复过问,反而从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正在松开右手,而且区田毅川从站立的姿势给其蹲着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叔叔想跟你进行询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向这只外星生物提出解决你父亲问题的许愿呢。”

于是佐仓杏子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回答道:“叔叔,最近我父亲所成立的教堂(佐仓杏子使用左手指向区田毅川指了指面前的这座教堂)一直都不好,所以我就向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不过呢~叔叔,在此之前原本一开始我父亲为了招募更多人抵达到教堂阶梯上进行宣扬着教堂里面的思想,但到了后来当另外一座附近的新教堂诞生后,许多人就不在对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产生浓厚的兴趣纷纷徒步转到一座新教堂的位置中去。

而且每当我父亲走在小区别墅的大街小巷进行宣扬着教堂内部思想的时候,都被居住在小区别墅的人利用脏水径直扑在我父亲的身上,在我父亲被人使用极为恶毒的手段进行攻击时,我父亲却丝毫不敢在居住在每一栋别墅里面的人发生半点怨言。

在此之后我父亲眼看所经营的教堂内部没有了外来的经济收入准备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顿时我父亲却对我和我的妹妹做出极为严厉的做法,那就是盘子中放着已经吃过的苹果摆放在餐桌面前并且要求我和我的妹妹进行祈祷。

于是我和我的妹妹祈祷盘中已经吃过的的苹果不要出现厄运,同样当我和我的妹妹正在祈祷的过程当中我母亲一直失声痛苦着,叔叔~我向你所描述的对话基本也就只有这些。”

接着区田毅川在得知佐仓杏子所回答的话后,于是从蹲着的姿势开始站立起来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提问道:“佐仓杏子,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已经听到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交谈当中,所提到的有关于解决你父亲问题的愿望而言最好要保持慎重。

毕竟这只外星生物彷佛有可能是看到了你内心中问题的更大难处,于是就特意来来到你面前借助着内心中更大的问题难处从而进行让你为它给其许出你的愿望契约。

当然在你为它许出的愿望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从而达到期望实现成果的同时,同样你将会得到的可是相同的绝望代价,我劝你还是秉持着谨慎的周全考虑后再跟它进行许愿契约吧。

哦~对了,我想再次进行跟你问一下,至于你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到底有多少年了吗。”

随后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再度回答道:“叔叔,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已经有多少年的时间,只有你等我父亲来了才能够知道。

不过呢~叔叔,我同样也向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记得不要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我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免得会被我的一家人知道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端倪。”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正式回应道:“哦~这样啊,那我就等待着你的父亲抵达到这里进行询问吧。

再者我和我的精英女仆保证向你承诺,绝不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你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是时候我跟你进行手指牵钩以示其友好。”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之后,俩人向佐仓杏子进行正式点了点头以便表达出其承诺的誓守对话言论,同样区田毅川使用食指向佐仓杏子进行着手指牵钩。

然而就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持着笑容进行着手指牵钩的途中,这时区田毅川顿时就隐约听到了有人正在跑步声驶来并且大声呼喊道:“快点赶到咱们家的女儿面前,有人已经在教堂面前展开枪击了,有人让咱们火速抵达到教堂面前,免得咱们的女儿出现了三长两短的突发迹象。”

听到这句话的区田毅川立即向佐仓杏子进行手指脱钩,并且讯速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放入便携式枪袋里面,而且区田毅川将便携式枪袋给其抗在背部肩膀上,同样在区田毅川已经搞定好一切的瞬间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火速赶往到了这里。

随后当佐仓杏子一家人火速抵达到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佐仓杏子面前,并且佐仓杏子的母亲使用双手怀抱着佐仓杏子的面前进行哭诉回复道:“孩儿父亲,还好咱们的女儿并没有发生大碍,主要得益于这俩人的帮助,要不然咱们的女儿出了大事可就要遭殃了。”

与此同时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向区田毅川进行握了握手并且开始询问道:“您好,多亏了你们两位出手拯救了我的女儿,要不然我女儿在教堂面前可就要被人干掉了。

哦~对了这位先生,至于在我这所大型教堂的位置面前到底是哪里来的枪声呢。”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这样回应道:“这位女孩的父亲,至于你所说你这座大型教堂所处的位置当中,估计应该是有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你的大型教堂面前相互持械斗殴并且展开交火的现象。

要不是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及时出手拯救住你的女儿,这些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过程当中,突然有一名不良团伙帮派成员手持着枪支武器把你看到的女儿给其开枪干掉了。”

同样佐仓杏子向她的父亲进行回复道:“是的父亲,要不是这位叔叔及时出手拯救着我,要不然我差点就被这些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途中把我将其干掉了。”

随后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听到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所提出的话之后,开始这样给其回复道:“看来这群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某些地方肆意展开挑拨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也就算了,居然胆敢在我的这座大型教堂面前肆无忌惮地展开暴力持械斗殴,这些人所做出的流氓地痞行为~我可真是见多了。

诶~,总有些人不好好选择当一个正常安宁的社会生活普通人,非要去参加暴力团组织去做那种打砸抢烧、聚众斗殴、扰乱秩序的违法行为,想想倒是也挺可怕的样子。

如果我是一名神职父亲的话,绝对不会容许让我的儿女去参与这样的一种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暴力团组织中去,毕竟那种组织极为嚣张气焰见不得别人好过就到处展开各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提问道:“这位女孩父亲,原来这座大型教堂居然是你所成立的啊,我有点实在是想不到呀。

对了~你女儿不是说你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当中不景气难以维持下去的现象,是否需要让我来进行提供帮助你吗。”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却突然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回答道:“这位先生,我们现在要徒步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吃着晚餐呢,毕竟咱们还空腹饿着肚子呢。

不过的话,现在还是建议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吧,这些居住在小区别墅中的人一直还在惦记着我呢,迟早会不让我好过。”

随后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答应道:“嗯~那好吧,咱们还是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呢。

哦~对了,要不我去前往到一家超市面前帮助你们购买一袋地瓜在一处山区位置中为其吃着晚餐吗。”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啊~这位先生,那你就徒步走到超市面前购买一袋木薯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一同吃着午餐吧。”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带有“武旦”的大型教堂途中,于是俩人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小区别墅位置后,顺势俩人徒步走进一座大型超市购买着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以便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进行山区位置中的篝火晚餐。

于是当俩人在一家大型超市里面正在购买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的途中,另外俩人还包括购买到佐仓杏子最爱吃的苹果,随后在俩人购买好后随手拎着一袋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抵达到电子秤面前给其秤了上去,而且由工作人员正式标好价格后将带有价格的标码在一次性的塑料袋子面前给其粘贴上去。

接着在俩人购买好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从电子秤中给其拿走后,俩人徒步来到收银台的面前位置中将购买好的地瓜以内其他食物放在收银台上以便让收银员使用扫描标码机进行扫着粘贴有价格的标码,同样在收银台使用的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对准二维码标牌面前为其进行二维码支付。

于是在区田毅川使用手机为其二维码支付完成后,一同要求美目和智久双手拎着放在收银台上方的塑料袋子转身朝着超市的出入大门位置中进行徒步走去,随着当俩人随手拎着装有地瓜以内其他食物的塑料袋子徒步离开超市的出入大门后一同集合到佐仓杏子一家人的面前正式朝着一座山区的位置中进行前去吃晚餐。

与此同时时间来到了下午的六点钟左右,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来到了一座山区位置中,并且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山区的位置中开始寻找十分空旷的地方进行着篝火吃晚餐。

随着当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十分空旷的地方后开始捡起一些地上的树木和树枝以便进行篝火,然而当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徒步随手捡起地上一些的树木和树枝的途中,俩人随手将塑料袋子摆放在地面并且打开里面的袋子从而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补充体力。

于是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捡起地上的一些树木和树枝之后徒步回到空旷的地方将其摆放好并开始进行生火,接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篝火的过程当中,佐仓杏子一家人就拿出俩人在超市购买的地瓜并且使用已经削尖过的细小长树枝给其叉入进里面,以便摆放在已经铺设好的篝火架子上进行着烤熟。

同样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进行着火烤叉有削尖过细小长树枝的地瓜过程当中,俩人一直紧盯着四处角落以便确保没有其他陌生人徒步跟随到这处空旷的地方。

随后在地瓜已经烤熟后,佐仓杏子和她的母亲以及她的妹妹随手将使用叉有地瓜的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紧接着在佐仓杏子和她母亲以及她妹妹将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后开始使用嘴巴吹着已经烤熟的地瓜,并且三人还小心翼翼地随手拿出地瓜给其剥开开始吃了起来。

随着在三人正在吃着地瓜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以及佐仓杏子的父亲却一直眼睁睁看着三人吃着地瓜,丝毫并没有着想要准备吃晚餐的迹象。

于是在佐仓杏子看到她父亲睁眼看着三人吃着地瓜的做法开始进行询问道:“父亲,你过来跟我和我母亲、我妹妹一同吃着地瓜吗。”

随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这样回应道:“不了,我只要看到你和你母亲、你妹妹一同吃好喝好吧,这样我才能够安心顺利一些。”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话刚说完,就在这时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询问道:“这位女孩父亲,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在这里进行闲聊对话难免会有些不方便。”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这位先生,那我就一同跟随着你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吧。”

接着在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对话完开始正在寻找其他地方进行着对话闲聊,与此同时看到此举一幕的美目和智久和佐仓杏子一家人顿时一脸惊讶,于是佐仓杏子向她父亲开始询问道:“父亲,你要跟这位叔叔到底要去哪里呢。”

同样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主人,你要跟这位女孩的父亲到底要去哪个地方呢。”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回复道:“女儿,我现在需要跟这位叔叔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我和这位叔叔会随时注意安全的。”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给其回复道:“精英女仆,我跟这位女孩父亲徒步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待会我和他就会回来到这里。”

就这样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寻找其他地方进行对话闲聊,同样美目和智久面对着正在吃着地瓜的佐仓杏子一家人丝毫没有嘴馋的样子,就连佐仓杏子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提问道:“这位女仆,你要吃地瓜吗,我们正在烤着地瓜呢。”

于是美目和智久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谢谢,这位女孩,我现在肚子还不饿,实在是太辛苦你们了。”

接着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进行问复道:“这位女仆,你也不必要实在勉强与我们,我们现在所处的生活要比你更加艰难,既然你不吃那我们也不会勉强着你。”

随着在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对话完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来到一处观望的地方开始坐下来进行闲聊了起来。

然而当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进行着闲聊对话的过程途中,这时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问话道:“这位女孩父亲,至于我跟你进行闲聊对话当中,其实我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跟你询问一下。

那就是你女儿跟我说你在家中居然采用严厉的教育方式将吃剩的苹果摆放在她和她妹妹面前,你这个做法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吧,这个问题你要该跟我怎么解释吧。”

于是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得知区田毅川所描述的问题严重性顿时不知所措,随后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解释道:“这位先生,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属实是无奈之举,毕竟我所成立的教堂大多都是依靠外部信教的筹款资助才得以维持下去的,同样家庭都是需要依靠它来进行自给自足的。

当得不到外部的筹款资助眼看这座教堂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于是我就迫不得已采用“激将法”的教育方式告诫着她和她妹妹学会去懂得珍惜食物的不宜而来。

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那么她和她妹妹基本就没有生存后路可走了,于是就采用这个办法去告诫警示她们珍惜每一个食物并且不要随意地去浪费,这就是我为啥你会说我女儿控诉着我想要为其进行三天饿九顿这种严厉教育行为了吧。”

随后当区田毅川得知佐仓杏子的父亲所提出的这些话之时,于是正式回复道:“这位女孩父亲,对于你所说的这些话似乎有些道理,当然我可以通过咱们部门援助的手段帮助你所成立的教堂度过这个难关,毕竟我可是区田财团家族的大儿子,想不到吧。”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握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上进行回答道:“这位先生,原来是区田家族的大儿子啊,实在是恭喜着你的到来。

当然了我是一名日籍外国人,原本我一直曾有过想要打算去法院起诉的,但奈何我是一名教主在对待它们的卑劣做法丝毫敢怒不敢言,直到你的到来并且向我愿意提供帮助的话,那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许多。”

于是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应道:“这位女孩父亲,既然你想要让我为你所成立的大型教堂提供援助的话,那我就成全安排吧。

当然了,是时候徒步回到产出篝火的位置中去吧。”

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松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后,再度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区田家族大儿子,那我就十分感谢你了,是时候咱俩徒步回到带有产出篝火的位置了。”

随后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站起身从观望位置徒步朝着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走去,于是在俩人徒步花费几分钟抵达到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所处位置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正在陪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吃起了地瓜和其他食物。

随着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吃着地瓜的时候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区田家族大儿子,你陪我们一家人吃晚餐吗。”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这位女孩父亲,那你就陪着一家人慢慢吃吧,毕竟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并没有饿着肚子呢。”

就这样佐仓杏子的父亲一同陪着一家人正式吃起了晚餐,此时时间来到下午的六点十五分左右,随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吃完晚餐后,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随从山区徒步回到了小区别墅人行道的位置中。

然而当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回到小区别墅人行道的那一刻,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以示表达出的对话告别。

而且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最后对话道:“叔叔,你和你的女仆慢走,注意安全。”

同样佐仓杏子一家人也在向俩人挥了挥手从而表达出再会的对话朝着家中走去,至此在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之后转身徒步朝着已经处于绿灯的路面斑马线上进行走去。

随着俩人在路面的斑马线上徒步朝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位置中徒步走去的途中,俩人抵达到另一条人行道过程当中遇到了从未向丘比许愿契约的小时候吴纪里香、美国织莉子以及千岁由麻,同样对风见野市的地缘勘察结果却是个十分劣差的内陆城市态势。

接着当俩人从人行道徒步抵达到“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位置后打开车门乘坐在主副驾驶室位置中,于是在俩人乘坐上“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主副驾驶室座椅的那一刻,随手关上车门区田毅川启动车辆从停车道路面朝着慢车道路面中进行侧转行驶了过去。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慢车道路面的过程途中,快速侧转驶上了高速公路立交桥,于是当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在风见野市的高速公路立交桥上朝着见泷原市位置中进行驶去。

就在区田毅川随手将绑好的塑料袋和一瓶空档的大型矿泉水从而扔进人行道中不同类型的垃圾桶里面途中,这时美目和智久使用对讲机迅速向区田毅川进行小声问话道:“主人~不好了,你赶快过来。”

同样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询问道:“精英女仆,请问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美目和智久连忙向区田毅川正式小声回复道:“主人,我所处的位置当中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听到此句顿时十分惊讶,并且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提问道:“精英女仆,你在什么地方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位置的。”

此时美目和智久正式向区田毅川小声这样回答道:“主人,我是在这座大型教堂面前看到的,你还是尽快徒步赶到这里,要不然有一名少女就要跟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了。”

随后区田毅川火速向美目和智久正式回话道:“好的~精英女仆,我马上就会快速赶到你所处的位置中去。”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已经对话完的过程当中,区田毅川随手打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中间车门拿上军用望远镜以及顺势拿出一套类似于装入高尔夫球杆的便携式枪袋给其背上。

随后在区田毅川拿上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的那一刻关上中间车门使用钥匙给其反锁上,并且区田毅川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给其反锁后正在朝着美目和智久所处的位置中给其火速跑去。

紧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在火速跑去的过程途中,此时一直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进行暗中观察着佐仓杏子正在与丘比展开有关于契约许愿的对话言论。

在童年时期下的佐仓杏子未能与丘比达成许愿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之前,第一次佐仓杏子在与丘比进行对话交谈过程当中,佐仓杏子正式开始向丘比进行问话道:

“丘比,最近我的父亲所经营的教堂一直都不好,而且我的父亲还遭受到小区里面的人以及是外国人的偏见,于是我就向你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以此来解决我父亲的问题。”

于是随后丘比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佐仓杏子,我其实早就看穿你所描述出来的问题了,请问你想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需求进行契约呢。”

此时佐仓杏子向丘比这样回复道:“丘比,你让我仔细想一想需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才能够解决我父亲的问题呢。”

接着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描述道:“那好的~佐仓杏子,至于让你仔细想一想需要向我提出什么样的愿望解决你父亲的问题吧。”

于是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后,佐仓杏子正在开始想着解决她父亲的愿望,此时正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却看着佐仓杏子与丘比之间对话交谈。

然而就在美目和智久一直眼睁睁看着佐仓杏子向丘比准备许愿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携带着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徒步来到美目和智久的面前,况且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递给军用望远镜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双眼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

与此同时当美目和智久按照区田毅川所提出的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军用望远镜正在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的途中,区田毅川随手将一把便携式枪袋给其放下并且打开拿出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

随着在区田毅川拿出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瞬间立即安装上十字式望远瞄准镜和已经张开的两脚支架以及消音器,同时区田毅川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给其装上一颗7.62x51mm的杀伤弹进行着摆放蹲姿射击。

随后当区田毅川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摆放在草丛立柱道上开始使用隔光格栅布料网将十字式望远瞄准镜的物镜组框给其绑定好,在绑定好隔光格栅布料网的那一刻开始调节目镜放大环和距焦调节环正在开始瞄准丘比的头部位置。

于是在区田毅川正在瞄准丘比头部的途中,此时丘比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至于你所想着解决你父亲的愿望到底怎么样了,放心我会让你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紧接着佐仓杏子向丘比进行回应道:“丘比,既然你可以让我一名魔法少女的话,我向跟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愿望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然而丘比却竟然向佐仓杏子进行欺骗回复道:“佐仓杏子,至于你向我所提出的愿望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压根本质上就并不存在,所谓的代价也只不过是你们人类对我们所提出的幌子罢了。

当然了,如果你想提出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话,那你父亲中的问题都已经给其解决了,你说是不是啊,那你就仔细想一想吧。”

于是佐仓杏子答应了丘比的一通忽悠说法开始想出一种愿望进行许愿契约,与此同时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提出所测出的距离是400米左右的距离后,区田毅川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上方俯仰旋钮让矫正管向下顶到两至三格左右以此进行略微上仰射击。

同样区田毅川正在进行准备瞄准丘比头部途中突然出现向右风偏的现象,于是区田毅川继续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右边转向旋转让转向镜组一同与转正管向左转三至五格左右从而进行稳定归零射击。

随着在区田毅川稳重瞄准好丘比的头部给其准备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前,此时佐仓杏子已经想好解决她父亲中的愿望进行向丘比对话道:“丘比,我已经想好了,我决定要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然而佐仓杏子向丘比话刚说完,这时区田毅川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后,杀伤弹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膛线内部进行膛压旋转,当杀伤弹飞出“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枪口每秒以“抛物线”却不到1秒的飞行距离“归零般”径直精确击中了丘比的头部。

当区田毅川使用杀伤弹击中丘比头部前侧方的那一刻,此时丘比的头部后侧方因子弹的冲击力和破片因素将其四分五裂,于是丘比就径直地在佐仓杏子面前给其倒地了下去。

当佐仓杏子看到这一幕顿时不知所措,然而当佐仓杏子正在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学会去应对防范措施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从右侧草丛立柱道的位置中径直徒步来到佐仓杏子的面前。

于是在俩人徒步来到佐仓杏子面前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左手握着“98k”栓动式毛瑟步枪右手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主动进行善意询问道:“这位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到底居住在什么地方。”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主动进行提出的那一刻,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提出了自己的名字,然而佐仓杏子却只是向区田毅川提到自己的名字丝毫不知道家庭的住址。

同样区田毅川并没有进行重复过问,反而从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正在松开右手,而且区田毅川从站立的姿势给其蹲着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叔叔想跟你进行询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向这只外星生物提出解决你父亲问题的许愿呢。”

于是佐仓杏子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回答道:“叔叔,最近我父亲所成立的教堂(佐仓杏子使用左手指向区田毅川指了指面前的这座教堂)一直都不好,所以我就向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不过呢~叔叔,在此之前原本一开始我父亲为了招募更多人抵达到教堂阶梯上进行宣扬着教堂里面的思想,但到了后来当另外一座附近的新教堂诞生后,许多人就不在对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产生浓厚的兴趣纷纷徒步转到一座新教堂的位置中去。

而且每当我父亲走在小区别墅的大街小巷进行宣扬着教堂内部思想的时候,都被居住在小区别墅的人利用脏水径直扑在我父亲的身上,在我父亲被人使用极为恶毒的手段进行攻击时,我父亲却丝毫不敢在居住在每一栋别墅里面的人发生半点怨言。

在此之后我父亲眼看所经营的教堂内部没有了外来的经济收入准备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顿时我父亲却对我和我的妹妹做出极为严厉的做法,那就是盘子中放着已经吃过的苹果摆放在餐桌面前并且要求我和我的妹妹进行祈祷。

于是我和我的妹妹祈祷盘中已经吃过的的苹果不要出现厄运,同样当我和我的妹妹正在祈祷的过程当中我母亲一直失声痛苦着,叔叔~我向你所描述的对话基本也就只有这些。”

接着区田毅川在得知佐仓杏子所回答的话后,于是从蹲着的姿势开始站立起来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提问道:“佐仓杏子,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已经听到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交谈当中,所提到的有关于解决你父亲问题的愿望而言最好要保持慎重。

毕竟这只外星生物彷佛有可能是看到了你内心中问题的更大难处,于是就特意来来到你面前借助着内心中更大的问题难处从而进行让你为它给其许出你的愿望契约。

当然在你为它许出的愿望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从而达到期望实现成果的同时,同样你将会得到的可是相同的绝望代价,我劝你还是秉持着谨慎的周全考虑后再跟它进行许愿契约吧。

哦~对了,我想再次进行跟你问一下,至于你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到底有多少年了吗。”

随后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再度回答道:“叔叔,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已经有多少年的时间,只有你等我父亲来了才能够知道。

不过呢~叔叔,我同样也向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记得不要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我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免得会被我的一家人知道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端倪。”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正式回应道:“哦~这样啊,那我就等待着你的父亲抵达到这里进行询问吧。

再者我和我的精英女仆保证向你承诺,绝不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你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是时候我跟你进行手指牵钩以示其友好。”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之后,俩人向佐仓杏子进行正式点了点头以便表达出其承诺的誓守对话言论,同样区田毅川使用食指向佐仓杏子进行着手指牵钩。

然而就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持着笑容进行着手指牵钩的途中,这时区田毅川顿时就隐约听到了有人正在跑步声驶来并且大声呼喊道:“快点赶到咱们家的女儿面前,有人已经在教堂面前展开枪击了,有人让咱们火速抵达到教堂面前,免得咱们的女儿出现了三长两短的突发迹象。”

听到这句话的区田毅川立即向佐仓杏子进行手指脱钩,并且讯速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放入便携式枪袋里面,而且区田毅川将便携式枪袋给其抗在背部肩膀上,同样在区田毅川已经搞定好一切的瞬间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火速赶往到了这里。

随后当佐仓杏子一家人火速抵达到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佐仓杏子面前,并且佐仓杏子的母亲使用双手怀抱着佐仓杏子的面前进行哭诉回复道:“孩儿父亲,还好咱们的女儿并没有发生大碍,主要得益于这俩人的帮助,要不然咱们的女儿出了大事可就要遭殃了。”

与此同时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向区田毅川进行握了握手并且开始询问道:“您好,多亏了你们两位出手拯救了我的女儿,要不然我女儿在教堂面前可就要被人干掉了。

哦~对了这位先生,至于在我这所大型教堂的位置面前到底是哪里来的枪声呢。”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这样回应道:“这位女孩的父亲,至于你所说你这座大型教堂所处的位置当中,估计应该是有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你的大型教堂面前相互持械斗殴并且展开交火的现象。

要不是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及时出手拯救住你的女儿,这些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过程当中,突然有一名不良团伙帮派成员手持着枪支武器把你看到的女儿给其开枪干掉了。”

同样佐仓杏子向她的父亲进行回复道:“是的父亲,要不是这位叔叔及时出手拯救着我,要不然我差点就被这些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途中把我将其干掉了。”

随后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听到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所提出的话之后,开始这样给其回复道:“看来这群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某些地方肆意展开挑拨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也就算了,居然胆敢在我的这座大型教堂面前肆无忌惮地展开暴力持械斗殴,这些人所做出的流氓地痞行为~我可真是见多了。

诶~,总有些人不好好选择当一个正常安宁的社会生活普通人,非要去参加暴力团组织去做那种打砸抢烧、聚众斗殴、扰乱秩序的违法行为,想想倒是也挺可怕的样子。

如果我是一名神职父亲的话,绝对不会容许让我的儿女去参与这样的一种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暴力团组织中去,毕竟那种组织极为嚣张气焰见不得别人好过就到处展开各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提问道:“这位女孩父亲,原来这座大型教堂居然是你所成立的啊,我有点实在是想不到呀。

对了~你女儿不是说你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当中不景气难以维持下去的现象,是否需要让我来进行提供帮助你吗。”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却突然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回答道:“这位先生,我们现在要徒步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吃着晚餐呢,毕竟咱们还空腹饿着肚子呢。

不过的话,现在还是建议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吧,这些居住在小区别墅中的人一直还在惦记着我呢,迟早会不让我好过。”

随后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答应道:“嗯~那好吧,咱们还是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呢。

哦~对了,要不我去前往到一家超市面前帮助你们购买一袋地瓜在一处山区位置中为其吃着晚餐吗。”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啊~这位先生,那你就徒步走到超市面前购买一袋木薯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一同吃着午餐吧。”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带有“武旦”的大型教堂途中,于是俩人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小区别墅位置后,顺势俩人徒步走进一座大型超市购买着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以便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进行山区位置中的篝火晚餐。

于是当俩人在一家大型超市里面正在购买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的途中,另外俩人还包括购买到佐仓杏子最爱吃的苹果,随后在俩人购买好后随手拎着一袋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抵达到电子秤面前给其秤了上去,而且由工作人员正式标好价格后将带有价格的标码在一次性的塑料袋子面前给其粘贴上去。

接着在俩人购买好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从电子秤中给其拿走后,俩人徒步来到收银台的面前位置中将购买好的地瓜以内其他食物放在收银台上以便让收银员使用扫描标码机进行扫着粘贴有价格的标码,同样在收银台使用的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对准二维码标牌面前为其进行二维码支付。

于是在区田毅川使用手机为其二维码支付完成后,一同要求美目和智久双手拎着放在收银台上方的塑料袋子转身朝着超市的出入大门位置中进行徒步走去,随着当俩人随手拎着装有地瓜以内其他食物的塑料袋子徒步离开超市的出入大门后一同集合到佐仓杏子一家人的面前正式朝着一座山区的位置中进行前去吃晚餐。

与此同时时间来到了下午的六点钟左右,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来到了一座山区位置中,并且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山区的位置中开始寻找十分空旷的地方进行着篝火吃晚餐。

随着当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十分空旷的地方后开始捡起一些地上的树木和树枝以便进行篝火,然而当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徒步随手捡起地上一些的树木和树枝的途中,俩人随手将塑料袋子摆放在地面并且打开里面的袋子从而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补充体力。

于是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捡起地上的一些树木和树枝之后徒步回到空旷的地方将其摆放好并开始进行生火,接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篝火的过程当中,佐仓杏子一家人就拿出俩人在超市购买的地瓜并且使用已经削尖过的细小长树枝给其叉入进里面,以便摆放在已经铺设好的篝火架子上进行着烤熟。

同样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进行着火烤叉有削尖过细小长树枝的地瓜过程当中,俩人一直紧盯着四处角落以便确保没有其他陌生人徒步跟随到这处空旷的地方。

随后在地瓜已经烤熟后,佐仓杏子和她的母亲以及她的妹妹随手将使用叉有地瓜的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紧接着在佐仓杏子和她母亲以及她妹妹将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后开始使用嘴巴吹着已经烤熟的地瓜,并且三人还小心翼翼地随手拿出地瓜给其剥开开始吃了起来。

随着在三人正在吃着地瓜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以及佐仓杏子的父亲却一直眼睁睁看着三人吃着地瓜,丝毫并没有着想要准备吃晚餐的迹象。

于是在佐仓杏子看到她父亲睁眼看着三人吃着地瓜的做法开始进行询问道:“父亲,你过来跟我和我母亲、我妹妹一同吃着地瓜吗。”

随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这样回应道:“不了,我只要看到你和你母亲、你妹妹一同吃好喝好吧,这样我才能够安心顺利一些。”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话刚说完,就在这时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询问道:“这位女孩父亲,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在这里进行闲聊对话难免会有些不方便。”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这位先生,那我就一同跟随着你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吧。”

接着在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对话完开始正在寻找其他地方进行着对话闲聊,与此同时看到此举一幕的美目和智久和佐仓杏子一家人顿时一脸惊讶,于是佐仓杏子向她父亲开始询问道:“父亲,你要跟这位叔叔到底要去哪里呢。”

同样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主人,你要跟这位女孩的父亲到底要去哪个地方呢。”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回复道:“女儿,我现在需要跟这位叔叔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我和这位叔叔会随时注意安全的。”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给其回复道:“精英女仆,我跟这位女孩父亲徒步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待会我和他就会回来到这里。”

就这样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寻找其他地方进行对话闲聊,同样美目和智久面对着正在吃着地瓜的佐仓杏子一家人丝毫没有嘴馋的样子,就连佐仓杏子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提问道:“这位女仆,你要吃地瓜吗,我们正在烤着地瓜呢。”

于是美目和智久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谢谢,这位女孩,我现在肚子还不饿,实在是太辛苦你们了。”

接着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进行问复道:“这位女仆,你也不必要实在勉强与我们,我们现在所处的生活要比你更加艰难,既然你不吃那我们也不会勉强着你。”

随着在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对话完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来到一处观望的地方开始坐下来进行闲聊了起来。

然而当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进行着闲聊对话的过程途中,这时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问话道:“这位女孩父亲,至于我跟你进行闲聊对话当中,其实我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跟你询问一下。

那就是你女儿跟我说你在家中居然采用严厉的教育方式将吃剩的苹果摆放在她和她妹妹面前,你这个做法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吧,这个问题你要该跟我怎么解释吧。”

于是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得知区田毅川所描述的问题严重性顿时不知所措,随后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解释道:“这位先生,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属实是无奈之举,毕竟我所成立的教堂大多都是依靠外部信教的筹款资助才得以维持下去的,同样家庭都是需要依靠它来进行自给自足的。

当得不到外部的筹款资助眼看这座教堂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于是我就迫不得已采用“激将法”的教育方式告诫着她和她妹妹学会去懂得珍惜食物的不宜而来。

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那么她和她妹妹基本就没有生存后路可走了,于是就采用这个办法去告诫警示她们珍惜每一个食物并且不要随意地去浪费,这就是我为啥你会说我女儿控诉着我想要为其进行三天饿九顿这种严厉教育行为了吧。”

随后当区田毅川得知佐仓杏子的父亲所提出的这些话之时,于是正式回复道:“这位女孩父亲,对于你所说的这些话似乎有些道理,当然我可以通过咱们部门援助的手段帮助你所成立的教堂度过这个难关,毕竟我可是区田财团家族的大儿子,想不到吧。”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握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上进行回答道:“这位先生,原来是区田家族的大儿子啊,实在是恭喜着你的到来。

当然了我是一名日籍外国人,原本我一直曾有过想要打算去法院起诉的,但奈何我是一名教主在对待它们的卑劣做法丝毫敢怒不敢言,直到你的到来并且向我愿意提供帮助的话,那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许多。”

于是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应道:“这位女孩父亲,既然你想要让我为你所成立的大型教堂提供援助的话,那我就成全安排吧。

当然了,是时候徒步回到产出篝火的位置中去吧。”

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松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后,再度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区田家族大儿子,那我就十分感谢你了,是时候咱俩徒步回到带有产出篝火的位置了。”

随后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站起身从观望位置徒步朝着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走去,于是在俩人徒步花费几分钟抵达到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所处位置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正在陪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吃起了地瓜和其他食物。

随着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吃着地瓜的时候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区田家族大儿子,你陪我们一家人吃晚餐吗。”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这位女孩父亲,那你就陪着一家人慢慢吃吧,毕竟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并没有饿着肚子呢。”

就这样佐仓杏子的父亲一同陪着一家人正式吃起了晚餐,此时时间来到下午的六点十五分左右,随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吃完晚餐后,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随从山区徒步回到了小区别墅人行道的位置中。

然而当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回到小区别墅人行道的那一刻,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以示表达出的对话告别。

而且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最后对话道:“叔叔,你和你的女仆慢走,注意安全。”

同样佐仓杏子一家人也在向俩人挥了挥手从而表达出再会的对话朝着家中走去,至此在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之后转身徒步朝着已经处于绿灯的路面斑马线上进行走去。

随着俩人在路面的斑马线上徒步朝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位置中徒步走去的途中,俩人抵达到另一条人行道过程当中遇到了从未向丘比许愿契约的小时候吴纪里香、美国织莉子以及千岁由麻,同样对风见野市的地缘勘察结果却是个十分劣差的内陆城市态势。

接着当俩人从人行道徒步抵达到“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位置后打开车门乘坐在主副驾驶室位置中,于是在俩人乘坐上“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主副驾驶室座椅的那一刻,随手关上车门区田毅川启动车辆从停车道路面朝着慢车道路面中进行侧转行驶了过去。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慢车道路面的过程途中,快速侧转驶上了高速公路立交桥,于是当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在风见野市的高速公路立交桥上朝着见泷原市位置中进行驶去。

就在区田毅川随手将绑好的塑料袋和一瓶空档的大型矿泉水从而扔进人行道中不同类型的垃圾桶里面途中,这时美目和智久使用对讲机迅速向区田毅川进行小声问话道:“主人~不好了,你赶快过来。”

同样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询问道:“精英女仆,请问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美目和智久连忙向区田毅川正式小声回复道:“主人,我所处的位置当中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听到此句顿时十分惊讶,并且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提问道:“精英女仆,你在什么地方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位置的。”

此时美目和智久正式向区田毅川小声这样回答道:“主人,我是在这座大型教堂面前看到的,你还是尽快徒步赶到这里,要不然有一名少女就要跟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了。”

随后区田毅川火速向美目和智久正式回话道:“好的~精英女仆,我马上就会快速赶到你所处的位置中去。”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已经对话完的过程当中,区田毅川随手打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中间车门拿上军用望远镜以及顺势拿出一套类似于装入高尔夫球杆的便携式枪袋给其背上。

随后在区田毅川拿上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的那一刻关上中间车门使用钥匙给其反锁上,并且区田毅川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给其反锁后正在朝着美目和智久所处的位置中给其火速跑去。

紧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在火速跑去的过程途中,此时一直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进行暗中观察着佐仓杏子正在与丘比展开有关于契约许愿的对话言论。

在童年时期下的佐仓杏子未能与丘比达成许愿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之前,第一次佐仓杏子在与丘比进行对话交谈过程当中,佐仓杏子正式开始向丘比进行问话道:

“丘比,最近我的父亲所经营的教堂一直都不好,而且我的父亲还遭受到小区里面的人以及是外国人的偏见,于是我就向你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以此来解决我父亲的问题。”

于是随后丘比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佐仓杏子,我其实早就看穿你所描述出来的问题了,请问你想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需求进行契约呢。”

此时佐仓杏子向丘比这样回复道:“丘比,你让我仔细想一想需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才能够解决我父亲的问题呢。”

接着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描述道:“那好的~佐仓杏子,至于让你仔细想一想需要向我提出什么样的愿望解决你父亲的问题吧。”

于是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后,佐仓杏子正在开始想着解决她父亲的愿望,此时正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却看着佐仓杏子与丘比之间对话交谈。

然而就在美目和智久一直眼睁睁看着佐仓杏子向丘比准备许愿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携带着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徒步来到美目和智久的面前,况且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递给军用望远镜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双眼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

与此同时当美目和智久按照区田毅川所提出的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军用望远镜正在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的途中,区田毅川随手将一把便携式枪袋给其放下并且打开拿出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

随着在区田毅川拿出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瞬间立即安装上十字式望远瞄准镜和已经张开的两脚支架以及消音器,同时区田毅川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给其装上一颗7.62x51mm的杀伤弹进行着摆放蹲姿射击。

随后当区田毅川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摆放在草丛立柱道上开始使用隔光格栅布料网将十字式望远瞄准镜的物镜组框给其绑定好,在绑定好隔光格栅布料网的那一刻开始调节目镜放大环和距焦调节环正在开始瞄准丘比的头部位置。

于是在区田毅川正在瞄准丘比头部的途中,此时丘比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至于你所想着解决你父亲的愿望到底怎么样了,放心我会让你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紧接着佐仓杏子向丘比进行回应道:“丘比,既然你可以让我一名魔法少女的话,我向跟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愿望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然而丘比却竟然向佐仓杏子进行欺骗回复道:“佐仓杏子,至于你向我所提出的愿望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压根本质上就并不存在,所谓的代价也只不过是你们人类对我们所提出的幌子罢了。

当然了,如果你想提出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话,那你父亲中的问题都已经给其解决了,你说是不是啊,那你就仔细想一想吧。”

于是佐仓杏子答应了丘比的一通忽悠说法开始想出一种愿望进行许愿契约,与此同时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提出所测出的距离是400米左右的距离后,区田毅川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上方俯仰旋钮让矫正管向下顶到两至三格左右以此进行略微上仰射击。

同样区田毅川正在进行准备瞄准丘比头部途中突然出现向右风偏的现象,于是区田毅川继续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右边转向旋转让转向镜组一同与转正管向左转三至五格左右从而进行稳定归零射击。

随着在区田毅川稳重瞄准好丘比的头部给其准备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前,此时佐仓杏子已经想好解决她父亲中的愿望进行向丘比对话道:“丘比,我已经想好了,我决定要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然而佐仓杏子向丘比话刚说完,这时区田毅川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后,杀伤弹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膛线内部进行膛压旋转,当杀伤弹飞出“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枪口每秒以“抛物线”却不到1秒的飞行距离“归零般”径直精确击中了丘比的头部。

当区田毅川使用杀伤弹击中丘比头部前侧方的那一刻,此时丘比的头部后侧方因子弹的冲击力和破片因素将其四分五裂,于是丘比就径直地在佐仓杏子面前给其倒地了下去。

当佐仓杏子看到这一幕顿时不知所措,然而当佐仓杏子正在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学会去应对防范措施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从右侧草丛立柱道的位置中径直徒步来到佐仓杏子的面前。

于是在俩人徒步来到佐仓杏子面前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左手握着“98k”栓动式毛瑟步枪右手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主动进行善意询问道:“这位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到底居住在什么地方。”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主动进行提出的那一刻,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提出了自己的名字,然而佐仓杏子却只是向区田毅川提到自己的名字丝毫不知道家庭的住址。

同样区田毅川并没有进行重复过问,反而从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正在松开右手,而且区田毅川从站立的姿势给其蹲着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叔叔想跟你进行询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向这只外星生物提出解决你父亲问题的许愿呢。”

于是佐仓杏子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回答道:“叔叔,最近我父亲所成立的教堂(佐仓杏子使用左手指向区田毅川指了指面前的这座教堂)一直都不好,所以我就向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不过呢~叔叔,在此之前原本一开始我父亲为了招募更多人抵达到教堂阶梯上进行宣扬着教堂里面的思想,但到了后来当另外一座附近的新教堂诞生后,许多人就不在对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产生浓厚的兴趣纷纷徒步转到一座新教堂的位置中去。

而且每当我父亲走在小区别墅的大街小巷进行宣扬着教堂内部思想的时候,都被居住在小区别墅的人利用脏水径直扑在我父亲的身上,在我父亲被人使用极为恶毒的手段进行攻击时,我父亲却丝毫不敢在居住在每一栋别墅里面的人发生半点怨言。

在此之后我父亲眼看所经营的教堂内部没有了外来的经济收入准备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顿时我父亲却对我和我的妹妹做出极为严厉的做法,那就是盘子中放着已经吃过的苹果摆放在餐桌面前并且要求我和我的妹妹进行祈祷。

于是我和我的妹妹祈祷盘中已经吃过的的苹果不要出现厄运,同样当我和我的妹妹正在祈祷的过程当中我母亲一直失声痛苦着,叔叔~我向你所描述的对话基本也就只有这些。”

接着区田毅川在得知佐仓杏子所回答的话后,于是从蹲着的姿势开始站立起来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提问道:“佐仓杏子,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已经听到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交谈当中,所提到的有关于解决你父亲问题的愿望而言最好要保持慎重。

毕竟这只外星生物彷佛有可能是看到了你内心中问题的更大难处,于是就特意来来到你面前借助着内心中更大的问题难处从而进行让你为它给其许出你的愿望契约。

当然在你为它许出的愿望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从而达到期望实现成果的同时,同样你将会得到的可是相同的绝望代价,我劝你还是秉持着谨慎的周全考虑后再跟它进行许愿契约吧。

哦~对了,我想再次进行跟你问一下,至于你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到底有多少年了吗。”

随后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再度回答道:“叔叔,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已经有多少年的时间,只有你等我父亲来了才能够知道。

不过呢~叔叔,我同样也向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记得不要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我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免得会被我的一家人知道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端倪。”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正式回应道:“哦~这样啊,那我就等待着你的父亲抵达到这里进行询问吧。

再者我和我的精英女仆保证向你承诺,绝不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你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是时候我跟你进行手指牵钩以示其友好。”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之后,俩人向佐仓杏子进行正式点了点头以便表达出其承诺的誓守对话言论,同样区田毅川使用食指向佐仓杏子进行着手指牵钩。

然而就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持着笑容进行着手指牵钩的途中,这时区田毅川顿时就隐约听到了有人正在跑步声驶来并且大声呼喊道:“快点赶到咱们家的女儿面前,有人已经在教堂面前展开枪击了,有人让咱们火速抵达到教堂面前,免得咱们的女儿出现了三长两短的突发迹象。”

听到这句话的区田毅川立即向佐仓杏子进行手指脱钩,并且讯速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放入便携式枪袋里面,而且区田毅川将便携式枪袋给其抗在背部肩膀上,同样在区田毅川已经搞定好一切的瞬间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火速赶往到了这里。

随后当佐仓杏子一家人火速抵达到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佐仓杏子面前,并且佐仓杏子的母亲使用双手怀抱着佐仓杏子的面前进行哭诉回复道:“孩儿父亲,还好咱们的女儿并没有发生大碍,主要得益于这俩人的帮助,要不然咱们的女儿出了大事可就要遭殃了。”

与此同时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向区田毅川进行握了握手并且开始询问道:“您好,多亏了你们两位出手拯救了我的女儿,要不然我女儿在教堂面前可就要被人干掉了。

哦~对了这位先生,至于在我这所大型教堂的位置面前到底是哪里来的枪声呢。”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这样回应道:“这位女孩的父亲,至于你所说你这座大型教堂所处的位置当中,估计应该是有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你的大型教堂面前相互持械斗殴并且展开交火的现象。

要不是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及时出手拯救住你的女儿,这些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过程当中,突然有一名不良团伙帮派成员手持着枪支武器把你看到的女儿给其开枪干掉了。”

同样佐仓杏子向她的父亲进行回复道:“是的父亲,要不是这位叔叔及时出手拯救着我,要不然我差点就被这些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途中把我将其干掉了。”

随后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听到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所提出的话之后,开始这样给其回复道:“看来这群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某些地方肆意展开挑拨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也就算了,居然胆敢在我的这座大型教堂面前肆无忌惮地展开暴力持械斗殴,这些人所做出的流氓地痞行为~我可真是见多了。

诶~,总有些人不好好选择当一个正常安宁的社会生活普通人,非要去参加暴力团组织去做那种打砸抢烧、聚众斗殴、扰乱秩序的违法行为,想想倒是也挺可怕的样子。

如果我是一名神职父亲的话,绝对不会容许让我的儿女去参与这样的一种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暴力团组织中去,毕竟那种组织极为嚣张气焰见不得别人好过就到处展开各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提问道:“这位女孩父亲,原来这座大型教堂居然是你所成立的啊,我有点实在是想不到呀。

对了~你女儿不是说你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当中不景气难以维持下去的现象,是否需要让我来进行提供帮助你吗。”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却突然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回答道:“这位先生,我们现在要徒步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吃着晚餐呢,毕竟咱们还空腹饿着肚子呢。

不过的话,现在还是建议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吧,这些居住在小区别墅中的人一直还在惦记着我呢,迟早会不让我好过。”

随后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答应道:“嗯~那好吧,咱们还是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呢。

哦~对了,要不我去前往到一家超市面前帮助你们购买一袋地瓜在一处山区位置中为其吃着晚餐吗。”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啊~这位先生,那你就徒步走到超市面前购买一袋木薯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一同吃着午餐吧。”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带有“武旦”的大型教堂途中,于是俩人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小区别墅位置后,顺势俩人徒步走进一座大型超市购买着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以便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进行山区位置中的篝火晚餐。

于是当俩人在一家大型超市里面正在购买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的途中,另外俩人还包括购买到佐仓杏子最爱吃的苹果,随后在俩人购买好后随手拎着一袋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抵达到电子秤面前给其秤了上去,而且由工作人员正式标好价格后将带有价格的标码在一次性的塑料袋子面前给其粘贴上去。

接着在俩人购买好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从电子秤中给其拿走后,俩人徒步来到收银台的面前位置中将购买好的地瓜以内其他食物放在收银台上以便让收银员使用扫描标码机进行扫着粘贴有价格的标码,同样在收银台使用的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对准二维码标牌面前为其进行二维码支付。

于是在区田毅川使用手机为其二维码支付完成后,一同要求美目和智久双手拎着放在收银台上方的塑料袋子转身朝着超市的出入大门位置中进行徒步走去,随着当俩人随手拎着装有地瓜以内其他食物的塑料袋子徒步离开超市的出入大门后一同集合到佐仓杏子一家人的面前正式朝着一座山区的位置中进行前去吃晚餐。

与此同时时间来到了下午的六点钟左右,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来到了一座山区位置中,并且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山区的位置中开始寻找十分空旷的地方进行着篝火吃晚餐。

随着当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十分空旷的地方后开始捡起一些地上的树木和树枝以便进行篝火,然而当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徒步随手捡起地上一些的树木和树枝的途中,俩人随手将塑料袋子摆放在地面并且打开里面的袋子从而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补充体力。

于是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捡起地上的一些树木和树枝之后徒步回到空旷的地方将其摆放好并开始进行生火,接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篝火的过程当中,佐仓杏子一家人就拿出俩人在超市购买的地瓜并且使用已经削尖过的细小长树枝给其叉入进里面,以便摆放在已经铺设好的篝火架子上进行着烤熟。

同样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进行着火烤叉有削尖过细小长树枝的地瓜过程当中,俩人一直紧盯着四处角落以便确保没有其他陌生人徒步跟随到这处空旷的地方。

随后在地瓜已经烤熟后,佐仓杏子和她的母亲以及她的妹妹随手将使用叉有地瓜的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紧接着在佐仓杏子和她母亲以及她妹妹将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后开始使用嘴巴吹着已经烤熟的地瓜,并且三人还小心翼翼地随手拿出地瓜给其剥开开始吃了起来。

随着在三人正在吃着地瓜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以及佐仓杏子的父亲却一直眼睁睁看着三人吃着地瓜,丝毫并没有着想要准备吃晚餐的迹象。

于是在佐仓杏子看到她父亲睁眼看着三人吃着地瓜的做法开始进行询问道:“父亲,你过来跟我和我母亲、我妹妹一同吃着地瓜吗。”

随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这样回应道:“不了,我只要看到你和你母亲、你妹妹一同吃好喝好吧,这样我才能够安心顺利一些。”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话刚说完,就在这时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询问道:“这位女孩父亲,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在这里进行闲聊对话难免会有些不方便。”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这位先生,那我就一同跟随着你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吧。”

接着在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对话完开始正在寻找其他地方进行着对话闲聊,与此同时看到此举一幕的美目和智久和佐仓杏子一家人顿时一脸惊讶,于是佐仓杏子向她父亲开始询问道:“父亲,你要跟这位叔叔到底要去哪里呢。”

同样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主人,你要跟这位女孩的父亲到底要去哪个地方呢。”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回复道:“女儿,我现在需要跟这位叔叔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我和这位叔叔会随时注意安全的。”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给其回复道:“精英女仆,我跟这位女孩父亲徒步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待会我和他就会回来到这里。”

就这样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寻找其他地方进行对话闲聊,同样美目和智久面对着正在吃着地瓜的佐仓杏子一家人丝毫没有嘴馋的样子,就连佐仓杏子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提问道:“这位女仆,你要吃地瓜吗,我们正在烤着地瓜呢。”

于是美目和智久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谢谢,这位女孩,我现在肚子还不饿,实在是太辛苦你们了。”

接着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进行问复道:“这位女仆,你也不必要实在勉强与我们,我们现在所处的生活要比你更加艰难,既然你不吃那我们也不会勉强着你。”

随着在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对话完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来到一处观望的地方开始坐下来进行闲聊了起来。

然而当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进行着闲聊对话的过程途中,这时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问话道:“这位女孩父亲,至于我跟你进行闲聊对话当中,其实我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跟你询问一下。

那就是你女儿跟我说你在家中居然采用严厉的教育方式将吃剩的苹果摆放在她和她妹妹面前,你这个做法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吧,这个问题你要该跟我怎么解释吧。”

于是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得知区田毅川所描述的问题严重性顿时不知所措,随后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解释道:“这位先生,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属实是无奈之举,毕竟我所成立的教堂大多都是依靠外部信教的筹款资助才得以维持下去的,同样家庭都是需要依靠它来进行自给自足的。

当得不到外部的筹款资助眼看这座教堂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于是我就迫不得已采用“激将法”的教育方式告诫着她和她妹妹学会去懂得珍惜食物的不宜而来。

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那么她和她妹妹基本就没有生存后路可走了,于是就采用这个办法去告诫警示她们珍惜每一个食物并且不要随意地去浪费,这就是我为啥你会说我女儿控诉着我想要为其进行三天饿九顿这种严厉教育行为了吧。”

随后当区田毅川得知佐仓杏子的父亲所提出的这些话之时,于是正式回复道:“这位女孩父亲,对于你所说的这些话似乎有些道理,当然我可以通过咱们部门援助的手段帮助你所成立的教堂度过这个难关,毕竟我可是区田财团家族的大儿子,想不到吧。”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握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上进行回答道:“这位先生,原来是区田家族的大儿子啊,实在是恭喜着你的到来。

当然了我是一名日籍外国人,原本我一直曾有过想要打算去法院起诉的,但奈何我是一名教主在对待它们的卑劣做法丝毫敢怒不敢言,直到你的到来并且向我愿意提供帮助的话,那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许多。”

于是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应道:“这位女孩父亲,既然你想要让我为你所成立的大型教堂提供援助的话,那我就成全安排吧。

当然了,是时候徒步回到产出篝火的位置中去吧。”

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松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后,再度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区田家族大儿子,那我就十分感谢你了,是时候咱俩徒步回到带有产出篝火的位置了。”

随后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站起身从观望位置徒步朝着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走去,于是在俩人徒步花费几分钟抵达到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所处位置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正在陪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吃起了地瓜和其他食物。

随着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吃着地瓜的时候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区田家族大儿子,你陪我们一家人吃晚餐吗。”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这位女孩父亲,那你就陪着一家人慢慢吃吧,毕竟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并没有饿着肚子呢。”

就这样佐仓杏子的父亲一同陪着一家人正式吃起了晚餐,此时时间来到下午的六点十五分左右,随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吃完晚餐后,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随从山区徒步回到了小区别墅人行道的位置中。

然而当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回到小区别墅人行道的那一刻,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以示表达出的对话告别。

而且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最后对话道:“叔叔,你和你的女仆慢走,注意安全。”

同样佐仓杏子一家人也在向俩人挥了挥手从而表达出再会的对话朝着家中走去,至此在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之后转身徒步朝着已经处于绿灯的路面斑马线上进行走去。

随着俩人在路面的斑马线上徒步朝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位置中徒步走去的途中,俩人抵达到另一条人行道过程当中遇到了从未向丘比许愿契约的小时候吴纪里香、美国织莉子以及千岁由麻,同样对风见野市的地缘勘察结果却是个十分劣差的内陆城市态势。

接着当俩人从人行道徒步抵达到“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位置后打开车门乘坐在主副驾驶室位置中,于是在俩人乘坐上“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主副驾驶室座椅的那一刻,随手关上车门区田毅川启动车辆从停车道路面朝着慢车道路面中进行侧转行驶了过去。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慢车道路面的过程途中,快速侧转驶上了高速公路立交桥,于是当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在风见野市的高速公路立交桥上朝着见泷原市位置中进行驶去。

就在区田毅川随手将绑好的塑料袋和一瓶空档的大型矿泉水从而扔进人行道中不同类型的垃圾桶里面途中,这时美目和智久使用对讲机迅速向区田毅川进行小声问话道:“主人~不好了,你赶快过来。”

同样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询问道:“精英女仆,请问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美目和智久连忙向区田毅川正式小声回复道:“主人,我所处的位置当中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听到此句顿时十分惊讶,并且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提问道:“精英女仆,你在什么地方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位置的。”

此时美目和智久正式向区田毅川小声这样回答道:“主人,我是在这座大型教堂面前看到的,你还是尽快徒步赶到这里,要不然有一名少女就要跟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了。”

随后区田毅川火速向美目和智久正式回话道:“好的~精英女仆,我马上就会快速赶到你所处的位置中去。”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已经对话完的过程当中,区田毅川随手打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中间车门拿上军用望远镜以及顺势拿出一套类似于装入高尔夫球杆的便携式枪袋给其背上。

随后在区田毅川拿上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的那一刻关上中间车门使用钥匙给其反锁上,并且区田毅川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给其反锁后正在朝着美目和智久所处的位置中给其火速跑去。

紧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在火速跑去的过程途中,此时一直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进行暗中观察着佐仓杏子正在与丘比展开有关于契约许愿的对话言论。

在童年时期下的佐仓杏子未能与丘比达成许愿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之前,第一次佐仓杏子在与丘比进行对话交谈过程当中,佐仓杏子正式开始向丘比进行问话道:

“丘比,最近我的父亲所经营的教堂一直都不好,而且我的父亲还遭受到小区里面的人以及是外国人的偏见,于是我就向你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以此来解决我父亲的问题。”

于是随后丘比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佐仓杏子,我其实早就看穿你所描述出来的问题了,请问你想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需求进行契约呢。”

此时佐仓杏子向丘比这样回复道:“丘比,你让我仔细想一想需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才能够解决我父亲的问题呢。”

接着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描述道:“那好的~佐仓杏子,至于让你仔细想一想需要向我提出什么样的愿望解决你父亲的问题吧。”

于是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后,佐仓杏子正在开始想着解决她父亲的愿望,此时正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却看着佐仓杏子与丘比之间对话交谈。

然而就在美目和智久一直眼睁睁看着佐仓杏子向丘比准备许愿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携带着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徒步来到美目和智久的面前,况且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递给军用望远镜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双眼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

与此同时当美目和智久按照区田毅川所提出的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军用望远镜正在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的途中,区田毅川随手将一把便携式枪袋给其放下并且打开拿出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

随着在区田毅川拿出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瞬间立即安装上十字式望远瞄准镜和已经张开的两脚支架以及消音器,同时区田毅川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给其装上一颗7.62x51mm的杀伤弹进行着摆放蹲姿射击。

随后当区田毅川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摆放在草丛立柱道上开始使用隔光格栅布料网将十字式望远瞄准镜的物镜组框给其绑定好,在绑定好隔光格栅布料网的那一刻开始调节目镜放大环和距焦调节环正在开始瞄准丘比的头部位置。

于是在区田毅川正在瞄准丘比头部的途中,此时丘比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至于你所想着解决你父亲的愿望到底怎么样了,放心我会让你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紧接着佐仓杏子向丘比进行回应道:“丘比,既然你可以让我一名魔法少女的话,我向跟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愿望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然而丘比却竟然向佐仓杏子进行欺骗回复道:“佐仓杏子,至于你向我所提出的愿望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压根本质上就并不存在,所谓的代价也只不过是你们人类对我们所提出的幌子罢了。

当然了,如果你想提出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话,那你父亲中的问题都已经给其解决了,你说是不是啊,那你就仔细想一想吧。”

于是佐仓杏子答应了丘比的一通忽悠说法开始想出一种愿望进行许愿契约,与此同时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提出所测出的距离是400米左右的距离后,区田毅川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上方俯仰旋钮让矫正管向下顶到两至三格左右以此进行略微上仰射击。

同样区田毅川正在进行准备瞄准丘比头部途中突然出现向右风偏的现象,于是区田毅川继续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右边转向旋转让转向镜组一同与转正管向左转三至五格左右从而进行稳定归零射击。

随着在区田毅川稳重瞄准好丘比的头部给其准备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前,此时佐仓杏子已经想好解决她父亲中的愿望进行向丘比对话道:“丘比,我已经想好了,我决定要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然而佐仓杏子向丘比话刚说完,这时区田毅川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后,杀伤弹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膛线内部进行膛压旋转,当杀伤弹飞出“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枪口每秒以“抛物线”却不到1秒的飞行距离“归零般”径直精确击中了丘比的头部。

当区田毅川使用杀伤弹击中丘比头部前侧方的那一刻,此时丘比的头部后侧方因子弹的冲击力和破片因素将其四分五裂,于是丘比就径直地在佐仓杏子面前给其倒地了下去。

当佐仓杏子看到这一幕顿时不知所措,然而当佐仓杏子正在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学会去应对防范措施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从右侧草丛立柱道的位置中径直徒步来到佐仓杏子的面前。

于是在俩人徒步来到佐仓杏子面前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左手握着“98k”栓动式毛瑟步枪右手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主动进行善意询问道:“这位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到底居住在什么地方。”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主动进行提出的那一刻,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提出了自己的名字,然而佐仓杏子却只是向区田毅川提到自己的名字丝毫不知道家庭的住址。

同样区田毅川并没有进行重复过问,反而从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正在松开右手,而且区田毅川从站立的姿势给其蹲着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叔叔想跟你进行询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向这只外星生物提出解决你父亲问题的许愿呢。”

于是佐仓杏子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回答道:“叔叔,最近我父亲所成立的教堂(佐仓杏子使用左手指向区田毅川指了指面前的这座教堂)一直都不好,所以我就向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不过呢~叔叔,在此之前原本一开始我父亲为了招募更多人抵达到教堂阶梯上进行宣扬着教堂里面的思想,但到了后来当另外一座附近的新教堂诞生后,许多人就不在对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产生浓厚的兴趣纷纷徒步转到一座新教堂的位置中去。

而且每当我父亲走在小区别墅的大街小巷进行宣扬着教堂内部思想的时候,都被居住在小区别墅的人利用脏水径直扑在我父亲的身上,在我父亲被人使用极为恶毒的手段进行攻击时,我父亲却丝毫不敢在居住在每一栋别墅里面的人发生半点怨言。

在此之后我父亲眼看所经营的教堂内部没有了外来的经济收入准备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顿时我父亲却对我和我的妹妹做出极为严厉的做法,那就是盘子中放着已经吃过的苹果摆放在餐桌面前并且要求我和我的妹妹进行祈祷。

于是我和我的妹妹祈祷盘中已经吃过的的苹果不要出现厄运,同样当我和我的妹妹正在祈祷的过程当中我母亲一直失声痛苦着,叔叔~我向你所描述的对话基本也就只有这些。”

接着区田毅川在得知佐仓杏子所回答的话后,于是从蹲着的姿势开始站立起来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提问道:“佐仓杏子,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已经听到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交谈当中,所提到的有关于解决你父亲问题的愿望而言最好要保持慎重。

毕竟这只外星生物彷佛有可能是看到了你内心中问题的更大难处,于是就特意来来到你面前借助着内心中更大的问题难处从而进行让你为它给其许出你的愿望契约。

当然在你为它许出的愿望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从而达到期望实现成果的同时,同样你将会得到的可是相同的绝望代价,我劝你还是秉持着谨慎的周全考虑后再跟它进行许愿契约吧。

哦~对了,我想再次进行跟你问一下,至于你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到底有多少年了吗。”

随后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再度回答道:“叔叔,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已经有多少年的时间,只有你等我父亲来了才能够知道。

不过呢~叔叔,我同样也向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记得不要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我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免得会被我的一家人知道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端倪。”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正式回应道:“哦~这样啊,那我就等待着你的父亲抵达到这里进行询问吧。

再者我和我的精英女仆保证向你承诺,绝不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你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是时候我跟你进行手指牵钩以示其友好。”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之后,俩人向佐仓杏子进行正式点了点头以便表达出其承诺的誓守对话言论,同样区田毅川使用食指向佐仓杏子进行着手指牵钩。

然而就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持着笑容进行着手指牵钩的途中,这时区田毅川顿时就隐约听到了有人正在跑步声驶来并且大声呼喊道:“快点赶到咱们家的女儿面前,有人已经在教堂面前展开枪击了,有人让咱们火速抵达到教堂面前,免得咱们的女儿出现了三长两短的突发迹象。”

听到这句话的区田毅川立即向佐仓杏子进行手指脱钩,并且讯速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放入便携式枪袋里面,而且区田毅川将便携式枪袋给其抗在背部肩膀上,同样在区田毅川已经搞定好一切的瞬间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火速赶往到了这里。

随后当佐仓杏子一家人火速抵达到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佐仓杏子面前,并且佐仓杏子的母亲使用双手怀抱着佐仓杏子的面前进行哭诉回复道:“孩儿父亲,还好咱们的女儿并没有发生大碍,主要得益于这俩人的帮助,要不然咱们的女儿出了大事可就要遭殃了。”

与此同时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向区田毅川进行握了握手并且开始询问道:“您好,多亏了你们两位出手拯救了我的女儿,要不然我女儿在教堂面前可就要被人干掉了。

哦~对了这位先生,至于在我这所大型教堂的位置面前到底是哪里来的枪声呢。”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这样回应道:“这位女孩的父亲,至于你所说你这座大型教堂所处的位置当中,估计应该是有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你的大型教堂面前相互持械斗殴并且展开交火的现象。

要不是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及时出手拯救住你的女儿,这些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过程当中,突然有一名不良团伙帮派成员手持着枪支武器把你看到的女儿给其开枪干掉了。”

同样佐仓杏子向她的父亲进行回复道:“是的父亲,要不是这位叔叔及时出手拯救着我,要不然我差点就被这些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途中把我将其干掉了。”

随后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听到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所提出的话之后,开始这样给其回复道:“看来这群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某些地方肆意展开挑拨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也就算了,居然胆敢在我的这座大型教堂面前肆无忌惮地展开暴力持械斗殴,这些人所做出的流氓地痞行为~我可真是见多了。

诶~,总有些人不好好选择当一个正常安宁的社会生活普通人,非要去参加暴力团组织去做那种打砸抢烧、聚众斗殴、扰乱秩序的违法行为,想想倒是也挺可怕的样子。

如果我是一名神职父亲的话,绝对不会容许让我的儿女去参与这样的一种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暴力团组织中去,毕竟那种组织极为嚣张气焰见不得别人好过就到处展开各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提问道:“这位女孩父亲,原来这座大型教堂居然是你所成立的啊,我有点实在是想不到呀。

对了~你女儿不是说你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当中不景气难以维持下去的现象,是否需要让我来进行提供帮助你吗。”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却突然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回答道:“这位先生,我们现在要徒步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吃着晚餐呢,毕竟咱们还空腹饿着肚子呢。

不过的话,现在还是建议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吧,这些居住在小区别墅中的人一直还在惦记着我呢,迟早会不让我好过。”

随后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答应道:“嗯~那好吧,咱们还是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呢。

哦~对了,要不我去前往到一家超市面前帮助你们购买一袋地瓜在一处山区位置中为其吃着晚餐吗。”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啊~这位先生,那你就徒步走到超市面前购买一袋木薯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一同吃着午餐吧。”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带有“武旦”的大型教堂途中,于是俩人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小区别墅位置后,顺势俩人徒步走进一座大型超市购买着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以便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进行山区位置中的篝火晚餐。

于是当俩人在一家大型超市里面正在购买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的途中,另外俩人还包括购买到佐仓杏子最爱吃的苹果,随后在俩人购买好后随手拎着一袋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抵达到电子秤面前给其秤了上去,而且由工作人员正式标好价格后将带有价格的标码在一次性的塑料袋子面前给其粘贴上去。

接着在俩人购买好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从电子秤中给其拿走后,俩人徒步来到收银台的面前位置中将购买好的地瓜以内其他食物放在收银台上以便让收银员使用扫描标码机进行扫着粘贴有价格的标码,同样在收银台使用的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对准二维码标牌面前为其进行二维码支付。

于是在区田毅川使用手机为其二维码支付完成后,一同要求美目和智久双手拎着放在收银台上方的塑料袋子转身朝着超市的出入大门位置中进行徒步走去,随着当俩人随手拎着装有地瓜以内其他食物的塑料袋子徒步离开超市的出入大门后一同集合到佐仓杏子一家人的面前正式朝着一座山区的位置中进行前去吃晚餐。

与此同时时间来到了下午的六点钟左右,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来到了一座山区位置中,并且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山区的位置中开始寻找十分空旷的地方进行着篝火吃晚餐。

随着当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十分空旷的地方后开始捡起一些地上的树木和树枝以便进行篝火,然而当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徒步随手捡起地上一些的树木和树枝的途中,俩人随手将塑料袋子摆放在地面并且打开里面的袋子从而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补充体力。

于是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捡起地上的一些树木和树枝之后徒步回到空旷的地方将其摆放好并开始进行生火,接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篝火的过程当中,佐仓杏子一家人就拿出俩人在超市购买的地瓜并且使用已经削尖过的细小长树枝给其叉入进里面,以便摆放在已经铺设好的篝火架子上进行着烤熟。

同样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进行着火烤叉有削尖过细小长树枝的地瓜过程当中,俩人一直紧盯着四处角落以便确保没有其他陌生人徒步跟随到这处空旷的地方。

随后在地瓜已经烤熟后,佐仓杏子和她的母亲以及她的妹妹随手将使用叉有地瓜的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紧接着在佐仓杏子和她母亲以及她妹妹将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后开始使用嘴巴吹着已经烤熟的地瓜,并且三人还小心翼翼地随手拿出地瓜给其剥开开始吃了起来。

随着在三人正在吃着地瓜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以及佐仓杏子的父亲却一直眼睁睁看着三人吃着地瓜,丝毫并没有着想要准备吃晚餐的迹象。

于是在佐仓杏子看到她父亲睁眼看着三人吃着地瓜的做法开始进行询问道:“父亲,你过来跟我和我母亲、我妹妹一同吃着地瓜吗。”

随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这样回应道:“不了,我只要看到你和你母亲、你妹妹一同吃好喝好吧,这样我才能够安心顺利一些。”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话刚说完,就在这时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询问道:“这位女孩父亲,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在这里进行闲聊对话难免会有些不方便。”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这位先生,那我就一同跟随着你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吧。”

接着在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对话完开始正在寻找其他地方进行着对话闲聊,与此同时看到此举一幕的美目和智久和佐仓杏子一家人顿时一脸惊讶,于是佐仓杏子向她父亲开始询问道:“父亲,你要跟这位叔叔到底要去哪里呢。”

同样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主人,你要跟这位女孩的父亲到底要去哪个地方呢。”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回复道:“女儿,我现在需要跟这位叔叔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我和这位叔叔会随时注意安全的。”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给其回复道:“精英女仆,我跟这位女孩父亲徒步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待会我和他就会回来到这里。”

就这样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寻找其他地方进行对话闲聊,同样美目和智久面对着正在吃着地瓜的佐仓杏子一家人丝毫没有嘴馋的样子,就连佐仓杏子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提问道:“这位女仆,你要吃地瓜吗,我们正在烤着地瓜呢。”

于是美目和智久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谢谢,这位女孩,我现在肚子还不饿,实在是太辛苦你们了。”

接着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进行问复道:“这位女仆,你也不必要实在勉强与我们,我们现在所处的生活要比你更加艰难,既然你不吃那我们也不会勉强着你。”

随着在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对话完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来到一处观望的地方开始坐下来进行闲聊了起来。

然而当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进行着闲聊对话的过程途中,这时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问话道:“这位女孩父亲,至于我跟你进行闲聊对话当中,其实我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跟你询问一下。

那就是你女儿跟我说你在家中居然采用严厉的教育方式将吃剩的苹果摆放在她和她妹妹面前,你这个做法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吧,这个问题你要该跟我怎么解释吧。”

于是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得知区田毅川所描述的问题严重性顿时不知所措,随后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解释道:“这位先生,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属实是无奈之举,毕竟我所成立的教堂大多都是依靠外部信教的筹款资助才得以维持下去的,同样家庭都是需要依靠它来进行自给自足的。

当得不到外部的筹款资助眼看这座教堂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于是我就迫不得已采用“激将法”的教育方式告诫着她和她妹妹学会去懂得珍惜食物的不宜而来。

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那么她和她妹妹基本就没有生存后路可走了,于是就采用这个办法去告诫警示她们珍惜每一个食物并且不要随意地去浪费,这就是我为啥你会说我女儿控诉着我想要为其进行三天饿九顿这种严厉教育行为了吧。”

随后当区田毅川得知佐仓杏子的父亲所提出的这些话之时,于是正式回复道:“这位女孩父亲,对于你所说的这些话似乎有些道理,当然我可以通过咱们部门援助的手段帮助你所成立的教堂度过这个难关,毕竟我可是区田财团家族的大儿子,想不到吧。”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握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上进行回答道:“这位先生,原来是区田家族的大儿子啊,实在是恭喜着你的到来。

当然了我是一名日籍外国人,原本我一直曾有过想要打算去法院起诉的,但奈何我是一名教主在对待它们的卑劣做法丝毫敢怒不敢言,直到你的到来并且向我愿意提供帮助的话,那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许多。”

于是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应道:“这位女孩父亲,既然你想要让我为你所成立的大型教堂提供援助的话,那我就成全安排吧。

当然了,是时候徒步回到产出篝火的位置中去吧。”

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松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后,再度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区田家族大儿子,那我就十分感谢你了,是时候咱俩徒步回到带有产出篝火的位置了。”

随后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站起身从观望位置徒步朝着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走去,于是在俩人徒步花费几分钟抵达到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所处位置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正在陪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吃起了地瓜和其他食物。

随着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吃着地瓜的时候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区田家族大儿子,你陪我们一家人吃晚餐吗。”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这位女孩父亲,那你就陪着一家人慢慢吃吧,毕竟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并没有饿着肚子呢。”

就这样佐仓杏子的父亲一同陪着一家人正式吃起了晚餐,此时时间来到下午的六点十五分左右,随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吃完晚餐后,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随从山区徒步回到了小区别墅人行道的位置中。

然而当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回到小区别墅人行道的那一刻,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以示表达出的对话告别。

而且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最后对话道:“叔叔,你和你的女仆慢走,注意安全。”

同样佐仓杏子一家人也在向俩人挥了挥手从而表达出再会的对话朝着家中走去,至此在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之后转身徒步朝着已经处于绿灯的路面斑马线上进行走去。

随着俩人在路面的斑马线上徒步朝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位置中徒步走去的途中,俩人抵达到另一条人行道过程当中遇到了从未向丘比许愿契约的小时候吴纪里香、美国织莉子以及千岁由麻,同样对风见野市的地缘勘察结果却是个十分劣差的内陆城市态势。

接着当俩人从人行道徒步抵达到“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位置后打开车门乘坐在主副驾驶室位置中,于是在俩人乘坐上“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主副驾驶室座椅的那一刻,随手关上车门区田毅川启动车辆从停车道路面朝着慢车道路面中进行侧转行驶了过去。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慢车道路面的过程途中,快速侧转驶上了高速公路立交桥,于是当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在风见野市的高速公路立交桥上朝着见泷原市位置中进行驶去。

就在区田毅川随手将绑好的塑料袋和一瓶空档的大型矿泉水从而扔进人行道中不同类型的垃圾桶里面途中,这时美目和智久使用对讲机迅速向区田毅川进行小声问话道:“主人~不好了,你赶快过来。”

同样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询问道:“精英女仆,请问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于是美目和智久连忙向区田毅川正式小声回复道:“主人,我所处的位置当中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听到此句顿时十分惊讶,并且向美目和智久进行小声提问道:“精英女仆,你在什么地方看到有一名少女向外星生物正在进行对话交谈位置的。”

此时美目和智久正式向区田毅川小声这样回答道:“主人,我是在这座大型教堂面前看到的,你还是尽快徒步赶到这里,要不然有一名少女就要跟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了。”

随后区田毅川火速向美目和智久正式回话道:“好的~精英女仆,我马上就会快速赶到你所处的位置中去。”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已经对话完的过程当中,区田毅川随手打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中间车门拿上军用望远镜以及顺势拿出一套类似于装入高尔夫球杆的便携式枪袋给其背上。

随后在区田毅川拿上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的那一刻关上中间车门使用钥匙给其反锁上,并且区田毅川将“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车门给其反锁后正在朝着美目和智久所处的位置中给其火速跑去。

紧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在火速跑去的过程途中,此时一直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进行暗中观察着佐仓杏子正在与丘比展开有关于契约许愿的对话言论。

在童年时期下的佐仓杏子未能与丘比达成许愿契约成为魔法少女之前,第一次佐仓杏子在与丘比进行对话交谈过程当中,佐仓杏子正式开始向丘比进行问话道:

“丘比,最近我的父亲所经营的教堂一直都不好,而且我的父亲还遭受到小区里面的人以及是外国人的偏见,于是我就向你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以此来解决我父亲的问题。”

于是随后丘比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佐仓杏子,我其实早就看穿你所描述出来的问题了,请问你想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需求进行契约呢。”

此时佐仓杏子向丘比这样回复道:“丘比,你让我仔细想一想需要提出什么样的愿望才能够解决我父亲的问题呢。”

接着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描述道:“那好的~佐仓杏子,至于让你仔细想一想需要向我提出什么样的愿望解决你父亲的问题吧。”

于是丘比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后,佐仓杏子正在开始想着解决她父亲的愿望,此时正躲在右侧草丛立柱道中的美目和智久却看着佐仓杏子与丘比之间对话交谈。

然而就在美目和智久一直眼睁睁看着佐仓杏子向丘比准备许愿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携带着军用望远镜和一把便携式枪袋徒步来到美目和智久的面前,况且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递给军用望远镜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双眼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

与此同时当美目和智久按照区田毅川所提出的要求站立起来使用军用望远镜正在察看其测出大致方位距离的途中,区田毅川随手将一把便携式枪袋给其放下并且打开拿出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

随着在区田毅川拿出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瞬间立即安装上十字式望远瞄准镜和已经张开的两脚支架以及消音器,同时区田毅川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给其装上一颗7.62x51mm的杀伤弹进行着摆放蹲姿射击。

随后当区田毅川将一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摆放在草丛立柱道上开始使用隔光格栅布料网将十字式望远瞄准镜的物镜组框给其绑定好,在绑定好隔光格栅布料网的那一刻开始调节目镜放大环和距焦调节环正在开始瞄准丘比的头部位置。

于是在区田毅川正在瞄准丘比头部的途中,此时丘比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至于你所想着解决你父亲的愿望到底怎么样了,放心我会让你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紧接着佐仓杏子向丘比进行回应道:“丘比,既然你可以让我一名魔法少女的话,我向跟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愿望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然而丘比却竟然向佐仓杏子进行欺骗回复道:“佐仓杏子,至于你向我所提出的愿望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压根本质上就并不存在,所谓的代价也只不过是你们人类对我们所提出的幌子罢了。

当然了,如果你想提出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的话,那你父亲中的问题都已经给其解决了,你说是不是啊,那你就仔细想一想吧。”

于是佐仓杏子答应了丘比的一通忽悠说法开始想出一种愿望进行许愿契约,与此同时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提出所测出的距离是400米左右的距离后,区田毅川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上方俯仰旋钮让矫正管向下顶到两至三格左右以此进行略微上仰射击。

同样区田毅川正在进行准备瞄准丘比头部途中突然出现向右风偏的现象,于是区田毅川继续使用右手转动十字式望远瞄准镜中的右边转向旋转让转向镜组一同与转正管向左转三至五格左右从而进行稳定归零射击。

随着在区田毅川稳重瞄准好丘比的头部给其准备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前,此时佐仓杏子已经想好解决她父亲中的愿望进行向丘比对话道:“丘比,我已经想好了,我决定要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然而佐仓杏子向丘比话刚说完,这时区田毅川扣下扳机进行射击之后,杀伤弹在“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膛线内部进行膛压旋转,当杀伤弹飞出“98k”栓动式毛瑟步枪的枪口每秒以“抛物线”却不到1秒的飞行距离“归零般”径直精确击中了丘比的头部。

当区田毅川使用杀伤弹击中丘比头部前侧方的那一刻,此时丘比的头部后侧方因子弹的冲击力和破片因素将其四分五裂,于是丘比就径直地在佐仓杏子面前给其倒地了下去。

当佐仓杏子看到这一幕顿时不知所措,然而当佐仓杏子正在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学会去应对防范措施的时候,这时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从右侧草丛立柱道的位置中径直徒步来到佐仓杏子的面前。

于是在俩人徒步来到佐仓杏子面前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左手握着“98k”栓动式毛瑟步枪右手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主动进行善意询问道:“这位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到底居住在什么地方。”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主动进行提出的那一刻,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提出了自己的名字,然而佐仓杏子却只是向区田毅川提到自己的名字丝毫不知道家庭的住址。

同样区田毅川并没有进行重复过问,反而从握着佐仓杏子的左部肩膀上正在松开右手,而且区田毅川从站立的姿势给其蹲着向佐仓杏子进行询问道:“佐仓杏子,叔叔想跟你进行询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向这只外星生物提出解决你父亲问题的许愿呢。”

于是佐仓杏子开始向区田毅川进行回答道:“叔叔,最近我父亲所成立的教堂(佐仓杏子使用左手指向区田毅川指了指面前的这座教堂)一直都不好,所以我就向这只外星生物进行许愿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

不过呢~叔叔,在此之前原本一开始我父亲为了招募更多人抵达到教堂阶梯上进行宣扬着教堂里面的思想,但到了后来当另外一座附近的新教堂诞生后,许多人就不在对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产生浓厚的兴趣纷纷徒步转到一座新教堂的位置中去。

而且每当我父亲走在小区别墅的大街小巷进行宣扬着教堂内部思想的时候,都被居住在小区别墅的人利用脏水径直扑在我父亲的身上,在我父亲被人使用极为恶毒的手段进行攻击时,我父亲却丝毫不敢在居住在每一栋别墅里面的人发生半点怨言。

在此之后我父亲眼看所经营的教堂内部没有了外来的经济收入准备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顿时我父亲却对我和我的妹妹做出极为严厉的做法,那就是盘子中放着已经吃过的苹果摆放在餐桌面前并且要求我和我的妹妹进行祈祷。

于是我和我的妹妹祈祷盘中已经吃过的的苹果不要出现厄运,同样当我和我的妹妹正在祈祷的过程当中我母亲一直失声痛苦着,叔叔~我向你所描述的对话基本也就只有这些。”

接着区田毅川在得知佐仓杏子所回答的话后,于是从蹲着的姿势开始站立起来继续向佐仓杏子进行提问道:“佐仓杏子,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已经听到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交谈当中,所提到的有关于解决你父亲问题的愿望而言最好要保持慎重。

毕竟这只外星生物彷佛有可能是看到了你内心中问题的更大难处,于是就特意来来到你面前借助着内心中更大的问题难处从而进行让你为它给其许出你的愿望契约。

当然在你为它许出的愿望契约成为一名魔法少女从而达到期望实现成果的同时,同样你将会得到的可是相同的绝望代价,我劝你还是秉持着谨慎的周全考虑后再跟它进行许愿契约吧。

哦~对了,我想再次进行跟你问一下,至于你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到底有多少年了吗。”

随后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再度回答道:“叔叔,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父亲所成立的这座教堂已经有多少年的时间,只有你等我父亲来了才能够知道。

不过呢~叔叔,我同样也向你进行询问一下,那就是记得不要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我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免得会被我的一家人知道了我跟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端倪。”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正式回应道:“哦~这样啊,那我就等待着你的父亲抵达到这里进行询问吧。

再者我和我的精英女仆保证向你承诺,绝不将你和外星生物之间的对话向你的一家人给其提出去,是时候我跟你进行手指牵钩以示其友好。”

随着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进行对话完之后,俩人向佐仓杏子进行正式点了点头以便表达出其承诺的誓守对话言论,同样区田毅川使用食指向佐仓杏子进行着手指牵钩。

然而就在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持着笑容进行着手指牵钩的途中,这时区田毅川顿时就隐约听到了有人正在跑步声驶来并且大声呼喊道:“快点赶到咱们家的女儿面前,有人已经在教堂面前展开枪击了,有人让咱们火速抵达到教堂面前,免得咱们的女儿出现了三长两短的突发迹象。”

听到这句话的区田毅川立即向佐仓杏子进行手指脱钩,并且讯速把“98k”栓动式毛瑟步枪放入便携式枪袋里面,而且区田毅川将便携式枪袋给其抗在背部肩膀上,同样在区田毅川已经搞定好一切的瞬间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火速赶往到了这里。

随后当佐仓杏子一家人火速抵达到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佐仓杏子面前,并且佐仓杏子的母亲使用双手怀抱着佐仓杏子的面前进行哭诉回复道:“孩儿父亲,还好咱们的女儿并没有发生大碍,主要得益于这俩人的帮助,要不然咱们的女儿出了大事可就要遭殃了。”

与此同时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向区田毅川进行握了握手并且开始询问道:“您好,多亏了你们两位出手拯救了我的女儿,要不然我女儿在教堂面前可就要被人干掉了。

哦~对了这位先生,至于在我这所大型教堂的位置面前到底是哪里来的枪声呢。”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这样回应道:“这位女孩的父亲,至于你所说你这座大型教堂所处的位置当中,估计应该是有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你的大型教堂面前相互持械斗殴并且展开交火的现象。

要不是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及时出手拯救住你的女儿,这些双方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过程当中,突然有一名不良团伙帮派成员手持着枪支武器把你看到的女儿给其开枪干掉了。”

同样佐仓杏子向她的父亲进行回复道:“是的父亲,要不是这位叔叔及时出手拯救着我,要不然我差点就被这些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相互持械斗殴的途中把我将其干掉了。”

随后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听到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所提出的话之后,开始这样给其回复道:“看来这群不良团伙帮派势力在某些地方肆意展开挑拨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也就算了,居然胆敢在我的这座大型教堂面前肆无忌惮地展开暴力持械斗殴,这些人所做出的流氓地痞行为~我可真是见多了。

诶~,总有些人不好好选择当一个正常安宁的社会生活普通人,非要去参加暴力团组织去做那种打砸抢烧、聚众斗殴、扰乱秩序的违法行为,想想倒是也挺可怕的样子。

如果我是一名神职父亲的话,绝对不会容许让我的儿女去参与这样的一种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暴力团组织中去,毕竟那种组织极为嚣张气焰见不得别人好过就到处展开各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接着在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提问道:“这位女孩父亲,原来这座大型教堂居然是你所成立的啊,我有点实在是想不到呀。

对了~你女儿不是说你所成立的这座大型教堂当中不景气难以维持下去的现象,是否需要让我来进行提供帮助你吗。”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却突然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回答道:“这位先生,我们现在要徒步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吃着晚餐呢,毕竟咱们还空腹饿着肚子呢。

不过的话,现在还是建议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吧,这些居住在小区别墅中的人一直还在惦记着我呢,迟早会不让我好过。”

随后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答应道:“嗯~那好吧,咱们还是在一处山区位置中进行对话交谈呢。

哦~对了,要不我去前往到一家超市面前帮助你们购买一袋地瓜在一处山区位置中为其吃着晚餐吗。”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啊~这位先生,那你就徒步走到超市面前购买一袋木薯抵达到一处山区位置中一同吃着午餐吧。”

就这样在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带有“武旦”的大型教堂途中,于是俩人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离开这座小区别墅位置后,顺势俩人徒步走进一座大型超市购买着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以便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进行山区位置中的篝火晚餐。

于是当俩人在一家大型超市里面正在购买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的途中,另外俩人还包括购买到佐仓杏子最爱吃的苹果,随后在俩人购买好后随手拎着一袋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抵达到电子秤面前给其秤了上去,而且由工作人员正式标好价格后将带有价格的标码在一次性的塑料袋子面前给其粘贴上去。

接着在俩人购买好地瓜以内的其他食物从电子秤中给其拿走后,俩人徒步来到收银台的面前位置中将购买好的地瓜以内其他食物放在收银台上以便让收银员使用扫描标码机进行扫着粘贴有价格的标码,同样在收银台使用的区田毅川使用手机对准二维码标牌面前为其进行二维码支付。

于是在区田毅川使用手机为其二维码支付完成后,一同要求美目和智久双手拎着放在收银台上方的塑料袋子转身朝着超市的出入大门位置中进行徒步走去,随着当俩人随手拎着装有地瓜以内其他食物的塑料袋子徒步离开超市的出入大门后一同集合到佐仓杏子一家人的面前正式朝着一座山区的位置中进行前去吃晚餐。

与此同时时间来到了下午的六点钟左右,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来到了一座山区位置中,并且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山区的位置中开始寻找十分空旷的地方进行着篝火吃晚餐。

随着当佐仓杏子一家人抵达到十分空旷的地方后开始捡起一些地上的树木和树枝以便进行篝火,然而当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徒步随手捡起地上一些的树木和树枝的途中,俩人随手将塑料袋子摆放在地面并且打开里面的袋子从而为佐仓杏子一家人补充体力。

于是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各自捡起地上的一些树木和树枝之后徒步回到空旷的地方将其摆放好并开始进行生火,接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篝火的过程当中,佐仓杏子一家人就拿出俩人在超市购买的地瓜并且使用已经削尖过的细小长树枝给其叉入进里面,以便摆放在已经铺设好的篝火架子上进行着烤熟。

同样在佐仓杏子一家人正在进行着火烤叉有削尖过细小长树枝的地瓜过程当中,俩人一直紧盯着四处角落以便确保没有其他陌生人徒步跟随到这处空旷的地方。

随后在地瓜已经烤熟后,佐仓杏子和她的母亲以及她的妹妹随手将使用叉有地瓜的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紧接着在佐仓杏子和她母亲以及她妹妹将细小长树枝从篝火架子上给其取了出来后开始使用嘴巴吹着已经烤熟的地瓜,并且三人还小心翼翼地随手拿出地瓜给其剥开开始吃了起来。

随着在三人正在吃着地瓜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美目和智久以及佐仓杏子的父亲却一直眼睁睁看着三人吃着地瓜,丝毫并没有着想要准备吃晚餐的迹象。

于是在佐仓杏子看到她父亲睁眼看着三人吃着地瓜的做法开始进行询问道:“父亲,你过来跟我和我母亲、我妹妹一同吃着地瓜吗。”

随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这样回应道:“不了,我只要看到你和你母亲、你妹妹一同吃好喝好吧,这样我才能够安心顺利一些。”

然而佐仓杏子的父亲话刚说完,就在这时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式询问道:“这位女孩父亲,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在这里进行闲聊对话难免会有些不方便。”

于是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这位先生,那我就一同跟随着你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吧。”

接着在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对话完开始正在寻找其他地方进行着对话闲聊,与此同时看到此举一幕的美目和智久和佐仓杏子一家人顿时一脸惊讶,于是佐仓杏子向她父亲开始询问道:“父亲,你要跟这位叔叔到底要去哪里呢。”

同样美目和智久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主人,你要跟这位女孩的父亲到底要去哪个地方呢。”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向她进行回复道:“女儿,我现在需要跟这位叔叔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我和这位叔叔会随时注意安全的。”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向美目和智久给其回复道:“精英女仆,我跟这位女孩父亲徒步找个地方进行闲聊对话一下,待会我和他就会回来到这里。”

就这样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寻找其他地方进行对话闲聊,同样美目和智久面对着正在吃着地瓜的佐仓杏子一家人丝毫没有嘴馋的样子,就连佐仓杏子开始向美目和智久进行提问道:“这位女仆,你要吃地瓜吗,我们正在烤着地瓜呢。”

于是美目和智久正式向佐仓杏子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谢谢,这位女孩,我现在肚子还不饿,实在是太辛苦你们了。”

接着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进行问复道:“这位女仆,你也不必要实在勉强与我们,我们现在所处的生活要比你更加艰难,既然你不吃那我们也不会勉强着你。”

随着在佐仓杏子向美目和智久对话完的途中,此时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徒步来到一处观望的地方开始坐下来进行闲聊了起来。

然而当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正在进行着闲聊对话的过程途中,这时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问话道:“这位女孩父亲,至于我跟你进行闲聊对话当中,其实我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跟你询问一下。

那就是你女儿跟我说你在家中居然采用严厉的教育方式将吃剩的苹果摆放在她和她妹妹面前,你这个做法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吧,这个问题你要该跟我怎么解释吧。”

于是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得知区田毅川所描述的问题严重性顿时不知所措,随后向区田毅川进行这样解释道:“这位先生,我之所以要这样做属实是无奈之举,毕竟我所成立的教堂大多都是依靠外部信教的筹款资助才得以维持下去的,同样家庭都是需要依靠它来进行自给自足的。

当得不到外部的筹款资助眼看这座教堂就要濒临倒闭的时候,于是我就迫不得已采用“激将法”的教育方式告诫着她和她妹妹学会去懂得珍惜食物的不宜而来。

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那么她和她妹妹基本就没有生存后路可走了,于是就采用这个办法去告诫警示她们珍惜每一个食物并且不要随意地去浪费,这就是我为啥你会说我女儿控诉着我想要为其进行三天饿九顿这种严厉教育行为了吧。”

随后当区田毅川得知佐仓杏子的父亲所提出的这些话之时,于是正式回复道:“这位女孩父亲,对于你所说的这些话似乎有些道理,当然我可以通过咱们部门援助的手段帮助你所成立的教堂度过这个难关,毕竟我可是区田财团家族的大儿子,想不到吧。”

此时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握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上进行回答道:“这位先生,原来是区田家族的大儿子啊,实在是恭喜着你的到来。

当然了我是一名日籍外国人,原本我一直曾有过想要打算去法院起诉的,但奈何我是一名教主在对待它们的卑劣做法丝毫敢怒不敢言,直到你的到来并且向我愿意提供帮助的话,那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许多。”

于是区田毅川正式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应道:“这位女孩父亲,既然你想要让我为你所成立的大型教堂提供援助的话,那我就成全安排吧。

当然了,是时候徒步回到产出篝火的位置中去吧。”

佐仓杏子的父亲右手松开区田毅川的左手胳膊后,再度向区田毅川进行回复道:“好的~区田家族大儿子,那我就十分感谢你了,是时候咱俩徒步回到带有产出篝火的位置了。”

随后区田毅川与佐仓杏子的父亲站起身从观望位置徒步朝着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走去,于是在俩人徒步花费几分钟抵达到美目和智久与佐仓杏子一家人所处位置后,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正在陪着佐仓杏子一家人吃起了地瓜和其他食物。

随着在佐仓杏子的父亲开始吃着地瓜的时候向区田毅川进行询问道:“区田家族大儿子,你陪我们一家人吃晚餐吗。”

于是区田毅川向佐仓杏子的父亲进行回答道:“不用了~这位女孩父亲,那你就陪着一家人慢慢吃吧,毕竟我和我的精英女仆并没有饿着肚子呢。”

就这样佐仓杏子的父亲一同陪着一家人正式吃起了晚餐,此时时间来到下午的六点十五分左右,随着在佐仓杏子一家人吃完晚餐后,区田毅川与美目和智久一同跟随从山区徒步回到了小区别墅人行道的位置中。

然而当俩人一同跟随佐仓杏子一家人徒步回到小区别墅人行道的那一刻,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以示表达出的对话告别。

而且佐仓杏子向区田毅川最后对话道:“叔叔,你和你的女仆慢走,注意安全。”

同样佐仓杏子一家人也在向俩人挥了挥手从而表达出再会的对话朝着家中走去,至此在俩人向佐仓杏子一家人挥了挥手之后转身徒步朝着已经处于绿灯的路面斑马线上进行走去。

随着俩人在路面的斑马线上徒步朝着“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位置中徒步走去的途中,俩人抵达到另一条人行道过程当中遇到了从未向丘比许愿契约的小时候吴纪里香、美国织莉子以及千岁由麻,同样对风见野市的地缘勘察结果却是个十分劣差的内陆城市态势。

接着当俩人从人行道徒步抵达到“五菱宏光”通用汽车的位置后打开车门乘坐在主副驾驶室位置中,于是在俩人乘坐上“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主副驾驶室座椅的那一刻,随手关上车门区田毅川启动车辆从停车道路面朝着慢车道路面中进行侧转行驶了过去。

与此同时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从慢车道路面的过程途中,快速侧转驶上了高速公路立交桥,于是当区田毅川驾驶“五菱宏光”通用汽车在风见野市的高速公路立交桥上朝着见泷原市位置中进行驶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