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我在黄泉路上当司机 > 第16章 气

第16章 气

“不是我说你,就你这个体质,还不等女鬼来找你索命,就被累死了吧!”

柒小年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但脚步明显慢了下来。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终于算是跟上了他的步伐。

“单子给我看一眼吧,我总得知道要欠你多少人情吧。”

柒小年转过头白了我一眼,脸上的神情写满了嫌弃。

“咱们好歹也是哥们,这点东西你还要和我算人情?”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我太穷了,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为了占便宜才和柒小年当朋友的。

“你放心,哥们看好你,现在我帮你也是一种投资,等以后哥们有用得上你的地方,你可得尽全力啊!”

柒小年嘻嘻哈哈的,试图让我放松下来。

一联想到自己的处境,我也知道不是矫情的时候,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柒小年开车拉着我来到一家老店门口,上面的门牌写着“齐玉斋”三个大字。

“这就是咱们要来的地方?”

我有些狐疑,这家店位于菜市场内,木质的门板,破破烂烂,还有些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房倒屋塌一般。

柒小年伸手在我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你小子进去以后不许多嘴,这些高人最讨厌别人指点了,万一不把东西卖给我们,我就给你准备骨灰盒就行了!”

我揉了揉被拍痛的脑袋,不敢在多言。

跟在柒小年的身后,一路上,我都不敢多说一个字。

齐玉斋和我看到的并不相同,相反的,它的内里很大。

穿过破旧的走廊,就来到了院子中,东南北三个方向上都坐拥一个厢房,院子中央一个活动的池塘,里面还有几尾红色的锦鲤在游动。

我环顾了一圈四周,这地方气很充裕,庭院内植物生长茂盛,是不可多得的宝地。

脑海中闪过一副画,上面似乎就是这样的地方,配文是“西门聚气,可保永昌,活水中央,财权斗量”。

大致意思就是这样的建筑,从西门会汇聚到一个地方的起运,庭院中间放上一个活动的水源,这家屋主人就会健康长寿,钱权在手。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建筑都可以,必须是鉴于一个地方中心气运的泉眼上才行。

看得出来,这家的主人是个狠角色。

柒小年带着我走进了东边的厢房,房间内的布置也是古色生香,一张千丝拔步床实在惹眼。

“钱老,柒家小子,柒小年前来拜访!”

柒小年朝着屋内拜了拜,声音浑厚响亮。

很快,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从屏风后缓缓走了出来。

“你小子啊,这么大的声音,是准备把我老头子送走吗?”

柒小年嬉皮笑脸的凑到钱老身边,扶住对方的胳膊。

“钱老,你这话说的,这不是怕动静小了,你听不到吗。”

钱老瞪了柒小年一眼,眼神里全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宠溺。

等钱老坐定,才抬了抬眼皮。

“这位是?”

柒小年拉着我来到钱老跟前,介绍道。

“这是我的好哥们,秦铮,秦铮,这是钱老,我跟你讲啊,钱老可是咱们市的古董行家,在他这里就没有找不到的东西!”

钱老拍了拍桌子,打断了柒小年的话。

“行了,你小子就别给我老头子戴高帽了,说吧,什么事?”

说着,钱老拿起桌上的烟斗。柒小年眼疾手快,从口袋中摸出一盒火柴,“嗤”的一声,火柴点燃了烟斗。

钱老深深的吸了一口,满足地眯了眯眼。

“是这样,我这个朋友吧,被一个女鬼缠上了,冷大师要我们找到这些东西,才能救他的命。”

钱老混浊的眸子瞬间睁开,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上下打量着。

“单子拿来。”

柒小年恭恭敬敬的将单子送到钱老的手中,钱老低头扫了一眼后,表情更加凝重了。

“你这朋友,看来是有点独特的地方啊,冷凝霜那个娘们,可是不随便出手的。”

钱老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我抿了抿唇,此时我不说话就是最好的回答了。

半晌,钱老才缓缓起身,朝着门外走。

“来吧,老头子把这些东西给你们,不过这个价钱……”

柒小年急忙上前扶住钱老的胳膊,脸上都是谄媚的笑。

“放心,价格都好说的。”

钱老冷哼一声,也没再说什么,带着我们来到了北边的厢房。

厢房门上挂着一个铜制的铁锁,伴随着“咔哒”一声,房门打开,一股子灰尘从里面飞了出来。

我们被呛得直咳嗽,钱老更是咳得脸都红了。

“这些东西可都是老头子我压箱底的,给少了我可不依你。”

“放心,我知道钱老你不是缺钱的人,之前你一直找到的潜龙玉青瓷酒杯,前两天我刚从一个收藏家手里弄来了,等回头就给你送来!”

厢房内的空间很大,古色古香的架子,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哪怕我这个不懂行的人,都能感受到上面弥漫着浓厚的“气”。

我咂舌,这才是真正的底蕴吧,每一样东西拿出去都有市无价,价值连城啊。

很快,我的目光就被角落里的一个玉枕头吸引,我看到上面覆盖着一层淡紫色的气,和这里其他东西覆盖的气完全不一样。

“你看啥呢,赶紧跟上啊!”

柒小年见我落后,急忙开口。

钱老爷转头看向我,眼神里带着些许的考究。

“小伙子,有你看上的东西吗?”

我想了想,还是指了指角落里的玉枕头。

“这个东西,是这里最不一样的。”

听到这话,钱老瞬间来了兴致。

“怎么个不一样?你说来听听。”

我抿了抿唇,还是不说自己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了吧。

“直觉,这个玉枕头,里面还有其他的东西。”

钱老的眼睛瞬间亮了:“你的意思是,这个玉枕头,内部可能还有其他更值钱的东西?”

我点了点头,因为我看到,这个玉枕头上面覆盖的紫气,是从内部发散出来的,那这其中,一定是有其他的东西。

“好,小伙子,老头子我看你也是有眼缘的,今天我就信你一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