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都市之狱锁潜龙 > 第155章 破空刺影·暗夜潜伏

第155章 破空刺影·暗夜潜伏

高层宗门长老询问道:“我看过了瞬间记忆石中的影像资料,在飞梭失控之前的确有一架赛车骤然超越了死者所驾飞梭,对此嫌疑飞梭的驾驶员,你们是否已经进行了调查?”

资深执法弟子回答道:“已经展开调查,据该赛车驾驶员所述,此次非法竞速赛事的发起人正是陈家豪,也就是死者。而这辆赛车的驾驶员乃是受死者邀请而来参加比试,双方在此之前仅有过一次短暂的交集,不存在明显的杀机动机。此外,我们请教了多位经验丰富的飞梭竞赛修士,他们皆表示在飞梭赛事中,利用弯道加速超越对手乃是一项常见的竞技技巧,甚至可称作是竞速常识。故此,f1级飞梭在死者遭遇事故的那个弯道实施超越行为并不能构成故意谋害的依据,同时我们亦未发现在山路上有任何会导致嫌疑飞梭失控打滑的异常险象。”

“明白了,此案定性为意外事故便可。”长老做出了决断。

……

另一边,齐令羽驾驭着他那艘f1级别的雷鹏穿梭艇,停靠在京都的海外商贸码头。他背靠在引擎罩前,迎着海风悠然地吞云吐雾。

而李建则在岸边结束了通话,轻声说道:“辛苦了。”

随后他切断传音符,走到齐令羽身旁恭敬言道:“少主,我那秘线传来消息,世俗警方已将此事定性为意外,未找到丝毫谋杀迹象。”

齐令羽淡淡应道:“知道了,你过后继续探查此事,同时告知秘线之人务必保持高度警觉,稍有异动,立即向我禀报。”

“遵命,少主。如今陈家豪陨落,陈家长老陈柱元必定会自海外归来主持葬礼。届时,少主您意欲在葬礼之上一举铲除陈家众人,还是另作打算呢?”

李建小心翼翼地询问。

齐令羽挥挥手:“葬礼之上血溅三尺,恐怕会引起吴家的注意,一旦惊动了背后的菲利克斯仙族,我们的复仇计划便难以稳步前行。需知修行之路如同嚼蜡,步步为营方为上策。”

“少主高瞻远瞩,那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李建恭敬请示。

齐令羽望向深邃如墨的海域,沉吟片刻后才开口:“你去仔细查探陈柱元的底细,并密切关注其归国日期。在陈家的葬礼之上,我希望能够与这位家主一见,至于如何处置陈家之事,待见过他之后再行商议。”

“谨遵少主之命。”

李建施礼回应。

“罢了,你且退下吧,我想独自静一会儿。”

齐令羽轻轻挥手。

“遵命,属下告退。”

李建并未多言,因为他深知齐令羽的性格。

然而,他并未彻底抛下对齐令羽的安全顾虑。

李建将飞梭停至最近的一个交汇点,随即拨打起了阿棍的通讯符:“阿棍,齐公子此刻正在商贸灵港,你速来此地,在港口入口处守候,确保齐公子的安全,但切记不可过于接近以免打扰到他。待齐公子离开之时,你再悄然跟随,直至安全将其护送回府,明白了么?”

“遵命,李大人!我立刻前往!”

仅仅过了十五分钟,阿棍驾驭着遁光飞临商贸灵港,而李建这才放心离去。

半个时辰后,齐令羽吸干最后一缕灵烟,步入飞梭准备返回住处。

途径一处交叉路口时,他眼角余光瞥见一辆黑金色的遁光飞车正紧紧尾随其后。

他微拧眉头,飞梭猛地一顿急刹,使得后方的黑金色遁光飞车猝不及防,几乎撞上。

两辆飞梭同时停靠路边,险些相撞。

齐令羽推开车门,踱步至那黑金色飞车驾驶员一侧,轻轻扣击车窗。

阿棍降下车窗,讪笑着唤道:“齐……齐公子。”

“阿棍?你怎么在此处?”

齐令羽略感惊讶,原本还以为是有心人士窥伺。

“李大人先前叮嘱于我,唯恐公子遭遇不测,故让我暗中保护公子周全,只需悄然跟随,确保公子安然抵达家中……不曾想我这追踪之术如此拙劣,竟然被公子发现了踪迹。”

阿棍有些羞愧地摸了摸脑袋。

齐令羽不禁哑然失笑:“李建这小子……心思缜密得过分了啊,竟连这一点都考虑到了。罢了,夜深人静的,你也别跟着我了,快回去休息吧,我会亲自与李建沟通此事。”

阿棍坚定地摇头拒绝:“这万万不可,齐师兄此举将使我无法完成护送之责,我必须亲眼见证你安然归至府邸。”

齐令羽听罢,不禁微微一笑。

自他承袭羽霄宗少宗主之位以来,所有知晓其身份之人皆对他毕恭毕敬,言听计从,无人敢于触犯其威严。

但如今,他新收的弟子阿棍,竟然胆敢公然违逆他的意志!

不过,齐令羽并未因此动怒,反而是淡然一笑,点头应允:“罢了,阿棍,那就较量一番,我打赌你将在十分钟之内,无法追踪到我遁光的痕迹。”

“等等……齐师兄,你该不会是要在城域秘境之中比试御剑飞行吧?”

阿棍瞠目结舌地看着齐令羽,满脸震惊。

齐令羽并未多言,转身登上一辆形似飞梭的法宝,瞬息间催动至半步真元的速度。

尽管此刻正值夜晚,闹市中的秘境通道狭窄复杂,但对于驾驭法宝的修士来说,仍能施展不凡身法。

即便如此,齐令羽依旧在眨眼之间,以一百五十里之速将阿棍远远抛在后方。

然而待齐令羽返回四合院禁制阵法之内时,却发现四周数里内的所有坊市区域,竟皆陷入黑暗之中,灯火全无。

“奇怪,这般广袤地域,且又是至关重要之地,竟未有任何预兆便突然断电……”

齐令羽疑惑不解,操纵飞梭徐徐降落在禁制广场之上。

与此同时,四合院之外,唐巾帼负着重伤,勉力蹒跚地朝着四合院大门行进。

她遍体鳞伤,血迹斑斑,手中紧握一把灵力灌注的手枪,身体上布满了弹洞与刀痕。若不能尽快施救,只怕生机渺茫。

随着地形渐渐变得熟悉,唐巾帼依靠着对齐令羽居所的记忆,竭尽全力奔向四合院。

距她身后约八百丈之处,十数名黑袍杀手正悄然逼近,显然是对她发动了一场重大的刺杀行动。

她的通讯玉符在慌乱中破碎,而周围数里的地区则已被敌方操控力量切断了天地灵气运转,致使一片区域陷入黑暗无光的状态。

这样一来,唐巾帼此刻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一旦被敌人追上,必然是凶险万分。

生死攸关之际,她唯有寄望于儿时好友齐令羽能够伸出援手。

终于,唐巾帼艰难地抵达四合院大门前,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敲响了院门。

就在敲击声落下的那一刻,她因失血过多而不省人事。

此时,齐令羽打开了门扉,只见一名伤痕累累的女子倒在门前,不由得眉头微蹙问道:“何人至此?”

见倒在地上毫无反应的女子,他俯身将其搀扶起来,并仔细辨认其面容。

“唐巾帼?怎么会是你?”

齐令羽惊愕之余,忽然察觉到不远处有十几股森冷的杀机正在迅速朝自己所在的位置逼近。

他将唐巾帼带入屋内安置妥当,随即走到四合院大门的石阶上坐下,点燃一支灵烟。

十息之后,十几个黑衣刺客的身影赫然出现在四合院大门之外……

首位之人乃是一位中等身材的老者,他背负双手,一股威严自然而然流露,显露出长久修炼并位居高位的修真界领袖风范。当他瞧见齐令羽安然端坐于石阶之上,手中缭绕青烟,一旁门槛内延伸而出的斑驳血痕并未引起他过多的关注。他沉声开口,话语中充满了修真界的规则:“此事与你无涉,交出那位受伤的女修,我以元婴修为担保,饶你不死,否则……法器无情!”

面对这位老者蕴含杀机的警告,齐令羽神情平淡,仅吐出一字:“滚。”

听闻此言,老者眉头紧锁。他轻轻抬手示意,两名随侍在其左右的修真刺客立刻上前。这两名手持淬毒飞针的黑袍刺客迅速逼近齐令羽。

紧接着,齐令羽不慌不忙地从地面拾取两片落叶,轻巧地夹在食指与中指间,指尖微动,仿佛操控天地灵气一般,将这两片落叶化作锐利无比的树叶飞镖,准确无误地刺入两名刺客咽喉处的致命穴窍,使得二人立即浑身瘫软倒地。

目睹这一幕场景,周围十多名刺客心头不禁为之一震。此举展现出齐令羽非凡的实力,显然并非他们这些寻常修士所能抗衡。

众刺客的目光齐齐投向那位老者,老人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却没有立刻发动攻击,而是问道:“道友来自何处仙山福地?又为何要庇护那位女子?难道你不清楚我们乃是黑渊商会之人吗?”

黑渊商会在京城修行界中独占鳌头,即便那些暗中的门派势力,如地下秘境中的修炼宗族,甚至是隐世的邪修联盟,遇见黑渊商会皆需敬而远之。因这黑渊商会不仅勾连正邪两道,且培养了一批批忠诚至死的修真死士,随时随地准备为了商会赴汤蹈火!

一旦与黑渊商会结仇,将会引来无数死士的疯狂报复,无人愿在阴影中惶惶度日。故而许多人在听到黑渊商会的名字时,便会选择退避三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