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拿我当替身?你兄弟喊我老婆知道吗 > 第179章 她到底有没有推你!

第179章 她到底有没有推你!

纪眠再次被带到了审讯室。

“你还记得周长伟这个人吗?”

女警拿出一张照片,纪眠当然记得,这个人差点侵犯了他。

“记得。”

“能说一下那晚的经过吗?”

纪眠原原本本地说了起来。

女警点头:“看来向晚说的是真的,你知道向晚和林薇薇有交集吗?”

“以前不知道,但现在猜也能猜到了。”

“那就是你毫不知情了?”

“嗯。”

女警点头,大概知道了全部。

现在还差一个最后一个证人,就是林薇薇。

她们有传唤林薇薇。

“陆太太,你现在还坚持是纪小姐推了你,是吗?”

“是,是她推了我!”

林薇薇咬牙切齿,再三肯定。

“陆太太,诽谤、诬陷,都是犯罪,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要负责。”

女警非常严肃地看着她,林薇薇心脏一颤,大脑光速运转,难道是出了什么差错吗?

这是一场心理博弈,她自认为处理得很好,但她不敢小瞧裴砚,毕竟他比陆行川还要厉害。

他是不是查到了什么,手里握着有力的证据。

林薇薇迟疑再三,又说道:“当时情况混乱,我和纪小姐产生了冲突,我想带她去吃饭,她执意不肯,我就去拉住她。两人推推搡搡之间,我也分不清到底是她推了我,还是我自己脱了手。”

说完后,审讯室的气氛沉闷。

女警低头看着手里的文档,林薇薇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

她翻得很快,狭小的空间,灯光昏暗,压迫人心。

这样的沙沙声,更是让她紧张万分。

她肚子一阵绞痛,似乎是伤口复发了。

她脸色苍白,捂着肚子呻吟。

林薇薇被送回了医院,才知道了向晚揽下了所有的罪行。

“薇薇,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行川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林薇薇张了张嘴,像是卡壳了一般。

她眼泪很快落下,痛苦地抱着脑袋。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当时情况很乱,我拉着她,她推着我。我不知怎么的,就摔倒在地。那个时候,我疼得要命,只在乎肚子里的孩子,我以为是她推了我。后来……向晚也站在我这边,我更加怀疑了。”

“行川……我真的不知道……当时太混乱了,她心里又恨我……”

“行川,你也怀疑我吗?我害死这个孩子,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完全可以凭借他过得更好,这可是你的长子啊!”

林薇薇的眼泪簌簌落下。

陆行川慢慢冷静下来。

是啊,这对林薇薇有什么好处呢?

她不仅失去了孩子,还终生无法生育。

也许这只是个意外,不关林薇薇的事,也不关纪眠的事。

他将林薇薇抱在怀中,不断安慰。

“我不该质问你,都是我不好,你身体还没复原,情绪不能太激动,更不能掉眼泪,一切有我。”

“所有人都可以不信我,但你不可以,行川,我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呢?”

“我没有怀疑你!薇薇,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陆行川安抚了林薇薇的情绪,她有些累了,躺下睡着了,陆行川这才离开。

人一走,她睁开了眼,思索整件事。

向晚真是不靠谱,明明可以靠这件事彻底咬死纪眠地,可没想到她竟然反水了。

她应该早就想到,自己能用钱收买她,别人也可以,只怕裴砚给得更多。

好在,她和向晚所有的交涉都是正常的,查不出任何端倪。

给向晚父亲赔偿款的那个公司,她也承诺一年内会给好处,现在看不出她和那个公司有任何交集。

她当初挖了纪眠工作室所有的人,向晚是重中之重。

向晚当即就被高薪吸引,但不是让她来上班,而是让她继续待在纪眠身边,替她留意动向。

向晚也很聪明,不需要她的指令,也能办事,给纪眠制造麻烦,差点就让纪眠再次失身。

向晚办事最不利的地方,就是不知道纪眠就是国际设计师诺娜,让自己颜面尽失。

她再也没有联系过向晚,觉得这个棋子不中用。

向晚也很担心,不断想办法表忠心。

她力劝纪眠出国,这样就不能和林薇薇抢男人。

直到事发前一晚,她明确告诉向晚,要去找纪眠。

向晚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事实证明,她的反咬一口,给纪眠致命打击。

但没想到,事情再度反转,反而让她骑虎难下。

但她又不能表现出来,不然就证明自己和向晚真的有不正当的关系。

她气得咬牙切齿,难道这个孩子真的发挥不出作用吗?

现在掰不倒纪眠,只剩下陆行川的怜爱了。

因为向晚再三肯定,把所有的罪责揽在自己身上,害人动机明显。

林薇薇也不得不改口,声称那天自己太紧张,不知道她有没有推自己。

模棱两可的回答,没办法给纪眠定罪。

纪眠只能无罪释放。

她被关了好几天,虽然里面的人很照顾她,但她还是迫切地想离开那个地方。

但她想见一见向晚。

她本以为自己经历过陆行川的背叛,已经足够坚强,可没想到,得知向晚背叛自己的那一刻,她喘不过气,心如刀割。

向晚人变得很憔悴,头发干枯蜡黄,身形消瘦。

她罪名定了。

作伪证,情节严重,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纪眠还可以追究她赔偿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费,但她没有。

纪眠看到她,想张嘴问问为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有什么好问的呢?

也许为了钱,也许是为了事业前程。

她原本有千言万语,想问问她什么时候勾结上林薇薇,林薇薇给了什么好处,她为什么再次改口供,自己锒铛入狱。

可现在,唯有沉默。

她深深看了眼向晚一眼,转身要走,没想到向晚突然缓缓双膝跪下,给她磕头鞠躬。

再次抬头,向晚眼睛通红里面全都是热泪,大颗大颗滚落。

最后,她被人带走。

纪眠踏出派出所的那一刻,头顶艳阳高照。

她觉得阳光晃得睁不开眼。

就在这时,头顶出现一片阴影。

裴砚持伞站在她身边。

这伞,不只遮艳阳也遮风雨,更遮明枪暗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