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神隐 > 番外

番外

白炫音风尘仆仆回到皇城,一袭戎装还来不及换,便入了琳琅阁。

候了一宿的宁安帝没等到自己骁勇善战的统帅,反而听闻白炫音入了花街柳巷,摔了上书房两盏琉璃灯,大半夜咬牙切齿地下了宵禁令。

大理寺卿从床上爬起来满大街地封秦楼楚馆,待巡到琳琅阁瞧见睡在温柔乡里听琴奏乐的白帅时,可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哆哆嗦嗦了半晌,吭哧了一句话出来。

“白帅,圣上正等着您进宫面圣,回禀军情呢。”

“老子挑了北漠三座城,明儿个论功行赏就是,大半夜的,他不睡觉,折腾我做什么?!”白炫音躺在桃儿的腿上,吃着葡萄,一脸痞样。

大理寺卿抖得更厉害了,一旁雅乐声未停,他抬眼瞥了瞥,瞧见弹琴之人,蓦然吞了口苦水。敢留白炫音夜半听曲的,整个大靖朝,也就只有这位大靖第一琴师谢子卿了。

能称得上国之第一琴师,可不仅是琴弹得好。谢子卿一身功法已至化境,当年北漠叛乱,大靖无将可守,塞北三城危在旦夕,谢子卿横空出世,一曲敌三军,生生逼退了北漠数万大军。天子欲对其裂土封侯,他倒好,一身素衣来了帝都,转头却入了琳琅阁。自此琳琅阁声名大噪,天下权贵趋之若鹜,只为听谢子卿一曲,求得几分善缘。谢子卿一年只奏一场,便是在每年正月十五,想不到他大半夜的竟肯为白炫音单独奏琴。

大理寺卿一双绿豆大的眼睛在两人身上转了转,心中猜测千回百转,面上却半点不显。

“回去睡你的大觉,明儿一早本帅自会去宫里问安。”白炫音懒懒一摆手,挥退大理寺卿。

一个是大靖手握兵权的三军统帅,一个是名满天下的宗师大家,大理寺卿默默退出了琳琅阁。

从始至终,谢子卿垂眼弹奏,半分眼星子都没落在众人身上,出尘缥缈,仿佛世事与他无关。

琳琅阁外,副将一脸囧:“大人,咱们就让白帅歇在这儿一宿?”

大理寺眼一瞪:“你敢把她提出来?”

副将头摇得似个拨浪鼓。

大理寺望着灯火璀璨的琳琅阁,眯着眼:“这谢子卿胆儿也忒大了,虽说白帅和陛下的婚约早就废了,可他也、也……”

大理寺卿嘟囔了半晌,那“胆儿忒肥了”几个字始终没敢说出来,臊眉耷眼地领着兵将们悻悻走远了。

宫里的宁安帝得知白炫音留在了琳琅阁,又摔碎了一套白玉瓷器,却只能红着眼独坐上书房一宿。

他能如何呢?当年为了巩固权位娶了南秦的公主,他亲手下旨废了他和白家的婚约,逼得白炫音十六岁就披甲上阵。一晃十来年,白炫音替他守下北疆门户,成了他的股肱良将,两人之间,只剩君臣之礼可守。

宁安帝深深一叹,年轻的帝王鬓边已有零星几丝白发。

凌琅阁内,谢子卿一曲弹毕,白炫音长舒一口气,隐在烛灯下苍白的脸色才恢复了些许红润。大理寺卿长居于俗事安宁之处,哪闻得到她满身血气,根本不知这个三军统帅边疆归来已是强弩之末。

“谢了。”白炫音朝谢子卿懒懒一笑,挥退侍女,解下戎装,露出满身血迹的里衣。

谢子卿面色未改,只道:“你若再入北漠,纵有我年年为你疗伤,这身病躯也撑不了几年了。”

“能撑几年是几年吧。”白炫音毫不在意拎起一壶酒,行到窗边一口饮下,望向宫城的方向,“我总不能看他一个人独自苦撑,有我在,他的帝位才更稳。”

谢子卿一言不发,只望着白炫音,脱凡出尘的眼中没有一丝情绪。

白炫音走回床榻,朝谢子卿摆摆手:“来,天还早着呢,咱们下一局,这回我定能赢你!”

谢子卿嘴角一勾,轻嘲:“妄想。”

白炫音自当年在军献城被谢子卿救起,就极少见他笑过,一时不由得愣了愣,坚硬如铁的心竟也有了一抹涟漪。

“怎么?”谢子卿拾棋望来,白炫音心神被唤回,连忙坐回榻上,心里嘟囔一句:“祸水。”

“谁是祸水?”谢子卿蹙眉看向白炫音,白炫音眼瞪大,脱口而出:“我说韩肖是祸水,累得老子当牛做马!”

“噢。”谢子卿放下一子,不置可否。

白炫音落了几手棋,忽然抬头望向谢子卿:“神仙?”

谢子卿手一顿,看向白炫音,眼中是恰到好处的惊讶:“什么?”

白炫音摆摆手,干笑一声:“没什么没什么。”

难道方才我说出了口?不是在心底埋汰想想?

白炫音想着大概自己一路狂奔千里,又一身重伤,或许是自个儿方才记错了,眨眨眼又陷入棋局厮杀中。

谢子卿勾勾嘴角,眼底微有笑意。

朝阳初升,破晓的钟声在皇城四野响起,年轻的世家子弟们在街道上啸马而过的欢笑声若隐若现,白炫音伸了个懒腰,放下棋子。

“好了,天亮了,我去给韩肖述职了。”

白炫音换了一身朝服,朝谢子卿摆摆手。

骁勇善战的大将军满心满眼只想着快些入宫去见帝王,根本无暇看一眼身后那双眷恋深情的眼。

桌上的古琴微微一晃化为一柄古剑,灵光一闪,古剑化成少年。

少年立在谢子卿身后,面有不忍。

“神君,您这又是何必呢?您做再多,她也不记得您。”

谢子卿立在窗边,望见白炫音一骑绝尘,掩在袖中的手缓缓握紧。

又是数年,大靖边疆连连告捷,北漠十五座城池尽归大靖所有。

皇城里却并不安宁,安宁帝一生只娶得一后三妃,皆是朝中重臣之女,却只有三位公主。未免大靖后继无人,宗师皇亲在皇帝的子侄中挑得眼花缭乱,朝堂纷争连连。

白炫音却在漠北的城池里,退去戎装,一身素裙,不问世事。

伴在她身边的,仍然只有一位琴师谢子卿。

帝北城一处院落中,倚在榻上的女子接过皇城送来的消息,随手扔下,眼中早已没了年少时的情绪起伏。

她面容清瘦,神态安详,嘴唇略带浅色,望着树下坐着的琴师:“我今日想听《凤求凰》,子卿,为我弹一首吧。”

谢子卿仍是一身白衣,他淡淡应了声‘好’。

院内琴音缥缈,仿若神音,一曲完毕。白炫音缓缓闭上了眼,在她伏在椅上的手落下的一瞬,却被一双手稳稳接住。

白炫音和谢子卿相识一世,这是她第一次碰到谢子卿的手,温暖、有力、莫名的熟悉。

“阿卿。”白炫音微微睁开眼,望着青年几十年如一日的容颜,“这么多年,谢谢你了。”

“谢谢你当年在帝北城救了我,谢谢你完成我这一生的梦想。北虏驱除,大靖十年内不会再起战火了。”

白衣琴师一言未发。

“下辈子,别找我了。”

谢子卿握着白炫音的手倏然一抖。

白炫音抬手抚上青年的眉角,眼中悲凉而难过:“我不记得你,我努力过了,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相守一世,白衣琴师必不是为了她白炫音而来,可无论她如何努力,夜夜不寐,她都想不起和谢子卿的任何事。

“她已经不在了,我不是她,若有来世,我也不是她,放弃吧。”白炫音缓缓闭上眼。

谢子卿抱着她渐冷的身体,浑身颤抖,藏了一世的哀恸再难掩住。

他还是留不住,五百年前留不住阿音,如今也留不住白炫音。

谢子卿喉中呜咽悲鸣,伸手探向白炫音额间,抽走了她的记忆。

下一世,少女降世在商贾之家,幼继家业,富甲一方,安详终老。

又一世,少女托生帝皇之家,少年掌权,辅佐幼帝,临朝十五载,以摄政王葬于皇陵,一生富贵。

无论哪一世,她身边始终有个温柔而沉默的琴师,他没有听她的话,他守了她一世又一世,可在每一世她死后,他都抽走了属于自己的记忆。

所以女鬼阿音每一世回到奈河桥回忆自己的一生时,从来不知道曾有这么一个人陪伴过自己。

碧波粼粼的忘川前,凤隐望着这一幕幕,眼中早已无泪,修言鬼君仍旧坐在奈河桥头,眼含悲悯。

“我虽是鬼王,却不能改凡人命途,他在你第十世轮回时找到了你,你的命是他扛了鬼界冥雷,以真神之力生生改掉的。”

凤隐掩在袖中的手早已血肉模糊,转身便走。

“凤皇,放弃吧。”修言拦住她,“他是混沌之身,肉身消散,元神已毁,你再执着下去,那他当年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凤隐看向修言:“若是没有意义,那这几万年敖歌耗尽心血护着你的魂魄做什么?”

修言神情一僵,反身坐回桥头,撑着下巴无语:“就是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执着,三界才有这么多情深不寿的传说。死就死了呗,谁人不过一抔黄土。你不放弃又能如何,你已经在三界寻了百年,可找到他一丝魂魄?”

“明日师君飞升,神界将开,我办不到,总有人可以救他。”

凤隐消失在奈河桥,留下一句刚硬凛冽的话。

“哎,小凤凰,若是上古真神有办法,何须你这百年蹉跎啊。”修言长叹一声,晃着腿继续在奈河桥头迎来送往。

第二日,神雷涌动,上古界门在梧桐岛上空大开,青铜桥自天阶尽头落在梧桐岛上。

凤染化为火凤直奔九天而去,上古界门关闭的一瞬,一道神光直冲天际,又是一团火焰冲向上古界门,但这团火焰就没这么好运。九天玄雷自神界而出,一道道毫不留情地劈在凤隐身上,漫天红血,灵力激荡,九州震动,三界瞩目。

青铜桥上的凤染神色大变,就要冲出界门,一只手拦住了她。

“就算你这次拦住她,她也不会放弃,下三界中能想的办法她都试过了,神界是她唯一的机会。”

青年温润的声音响起,凤染回转头,眼眶微红。

“我知道。”凤染长长叹息,“不入神界,她不会放弃。”

凤染看向云海下鲜血染尽的凤隐:“可若她熬不过玄雷,必粉身碎骨,那阿启当年做的一切牺牲,又有什么意义?”

“永失所爱,独存于世的孤独,又有什么意义呢?”景涧拂过凤染眼角的泪。“凤染,

当年在罗刹地,是我错了。白玦真神,元启,还有我,我们都错了。”

“以后我再也不会为你做决定,生亦同,死共赴。”景涧眸中温煦如昔,握住凤染的手,看向云海之下,“相信凤隐,她心中有生的信念,那是阿启留给她的。”

界门之下,青铜桥间,玄雷一道道劈下,火凤于九天展翅,硬生生扛着四十九道天雷,一阶阶踏过青铜桥,满身是血站在了神界之门上。

霎时,万道神光自凤隐周身涌现,照耀九州大地。在天帝凤染飞升的这一日,凤皇强行穿越上古界门,成为数十万年来唯一一个不受神召而踏入神界的上神。

凤隐立在青铜桥上,毫无停歇地朝神界正中的方向而去。

打破神界规则,触怒真神岂会没有代价,她能感受到体内的骨血在崩溃,灵魂之力在摧枯拉朽的燃烧。

“凤隐!”凤染阻止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凤凰破釜沉舟地冲向摘星阁的方向。

摘星阁中,上古沉眸望着石阶下浑身是血跪着的小凤凰,神情难辨。

“你该知道,本尊不愿见你。”上古淡淡开口。

“求神尊救他。”凤染以头磕地,哽咽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凤隐的错。”

上古转身,不再看她。

“凤隐,他是本尊唯一的骨血,本尊若能救,岂会等到今日。”

凤隐希冀的目光在上古道出这一句时陡然熄灭。这世上无论是谁告诉她元启已灭她都不肯信,可唯有面前之人,说出这句话,掐灭了她最后一丝希望和生机。

凤隐一口心血吐出,怔然而绝望。

“如果您都不能,阿启该怎么办?”撑了一千年的小凤凰号啕大哭,血泪自眼中流出,“神尊,阿启该怎么办?”

上古闭上眼,手中化出一道碧灯,她将碧灯挥落在凤隐面前:“回去吧,你还没有到入神界之时。”

凤隐颤抖地抚摸碧灯,眼缓缓闭上。

元启,如若你已消散世间,那我活于世,当真是没有意义。

凤隐惨然一笑,幻出火凤本体,它怀中搂着那盏碧绿的灯,化为点点飞灰,消失在摘星阁下。

凤染和景涧赶来,只来得及看见这无比惨烈的一幕。

神界又归宁静,仿佛那只小凤凰从未来过。

暖暖的日头落在竹窗前,雀鸟飞鸣,唤醒了沉睡的人。

凤隐猛地睁开眼,眸中从黑暗至光明,阳光略微刺眼,她眯了眯眼,瞧见眼前的一切,神色怔然。

这是哪儿?她不是已经死在摘星阁了吗?

凤隐冲出竹屋,身体猛地一顿。

山谷、梧桐、小溪、百花,这里是她在这世上唯一不敢踏足的地方,大泽山禁谷。

“阿音小师姑!”一道清脆的响声自谷顶而来,一个青团乘云摔落在竹坊前。青衣抱着比他人还高的木桶欢快地朝凤隐本来,献宝似的将木桶放在凤隐面前的石桌上。

“青衣……”凤隐喃喃唤他。

“我给你和小师叔送醉玉露来啦!”青衣圆圆的小脸甚是谄媚,十分老成地邀功,“师祖还没吩咐呢,我就送来了,青衣是不是很乖啊!”

“谁?”凤隐颤着声,“你给谁送醉玉露?”

“你和小师叔啊?”青衣睁大眼回。

凤隐一低头,看见了醉玉露中倒映的自己。

碧裙小髻,圆润的脸庞,她不是凤隐,她是……她是阿音!

“哟,你今年倒早,说吧,又瞧上我什么宝贝了?”青年调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仿佛千万年般久远。

凤隐猛地回头,元启一身白衣,靠在梧桐树下,目光懒懒。

元启一身布衣,目光清澈,只一眼,凤隐就知道他是阿晋,不是元启。

眼泪毫无预兆夺眶而出,溅落在地。

青年神色一顿,快步上前,握住了她的手:“阿音?你怎么了?”

“你去哪儿了?”凤隐捶打着青年,紧紧握住他的衣襟,语不成调,浑身颤抖,“你到底去哪儿了?”

“我、我去后山给你劈柴火了。”古晋惶急地抹掉凤隐脸上的泪,“我……”

“我找了你好久,我找了你好久……”嘶哑的呜咽声在山谷中回响,凤隐什么都听不见,死死抱住古晋,仿佛抓住了整个世界,“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古晋抱住少女,任她哭泣宣泄,只一遍又一遍轻抚着她的青丝,“阿音,我一直在这儿。”

青衣愣愣地望着这一幕,仿佛明白为什么,又仿佛不明白。他悄悄飞走,将这一方天地留给了树下的两个人。

日落月升,直到银辉扫满谷底,凤隐才止住哭泣。她不知道为什么从黑暗中醒来会在大泽山谷底,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是阿音,不是凤隐,她什么都不愿意想,只亦步亦趋地跟着古晋,古晋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

凤隐几乎在古晋出现的一瞬间就成了阿音,当年的阿音。没有凤皇的光芒,敛了一身凛冽神威。无论面前的一切是什么,她不在乎,甘之若饴。

古晋被阿音的黏糊弄得啼笑皆非,但却很是享受小神兽的依赖。他每日醒来,睁开眼便能看到一双水润润的大眼,掌心永远握着一双柔软的小手。

两人就这么在大泽山谷底生活了起来,就像很多年前一样,或许,这就是很多年前。

宴爽和阿玖偶尔会来串个门,斗嘴几句,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赶都赶不走。阿音总是气鼓鼓,觉得这两个聒噪鬼扰了她和古晋的清净,古晋反而像是换了一个人,竹坊里总是备着宴爽最爱的醉玉露和阿玖最喜的仙兔。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阿音也不记得这是她醒来后第几年时光。忽然有一日,琉璃焰火在大泽山顶峰燃起,山门的热闹透过层层云海,落在了山谷中。

“今天是元宵啊。”古晋靠在梧桐树下,瞥了一眼正在啃鸡腿的阿音,“阿音,想不想下山去玩玩儿?”

阿音嘴里撑得鼓鼓的,眼一弯:“想想想!”她忽然又摇头,“不去了,咱们就在谷里吧。”

阿音连忙挥手:“谷里挺好的,我哪儿都不去。”

古君像是没瞧见少女眼眸深处藏着的不安,伸手揉着她柔软的小髻:“我一定会带你回来。”

“真的?”阿音小声问,像是在确定什么一般,“我们还会回来?”

“当然!”古晋笑笑,凑近阿音脸颊,用鼻子在她脸上蹭了蹭,“阿音长大了,晚上自然不能宿在外面。”

阿音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正想敲打这个登徒子,一鹰一狐飞落在梧桐树下。

“哟,老不正经,堂堂仙门巨擘,净出些心术不正的坏心眼儿!”阿玖鼻子一哼,损人毫不留情。

“人家小两口喜欢,干你什么事?”宴爽拆阿玖的台已经成了习惯,仿佛怼这狐狸已经成了她生活喜乐中必不可少的一桩事儿。

“男人婆!谁让你多嘴了!”

“我就说!阿音喜欢,干你什么事儿!”宴爽嗓门如洪,整个山谷里都是她响亮的喊声。

阿音闹了个大红脸,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我和阿音要去山下过元宵,你们想来就跟上。”古晋站起身,把阿音拉起来就朝山外飞,“最好不来,碍眼!”

“谁说我不去!我要去,小白脸,你甭想拐阿音走!”阿玖顾不得和宴爽争吵,连忙去追两人。

“自作多情!”宴爽哼了哼,挥舞双翅追上阿玖,在空中绊倒了狐狸两次。

阿玖眼见着古晋和阿音越飞越远,气得直跳脚,宴爽却乐得嘎嘎大笑。

瞭望山脚,佳节元宵,云山城张灯结彩,百姓熙熙攘攘。

城中街道两边摆满小摊,杂耍不断,欢声笑语,烟火气十足。

古君牵着阿音在城中乱逛,阿音瞅着掌心始终握着她的手,脸上的笑容就没停下来过。

古晋忽然停住,阿音一个不察撞上了青年的背,明明一身神骨刀枪不入,阿音却瞬间红了眼眶,娇弱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疼”。阿音扁着嘴,眼眶红红。

古晋连忙替她揉额间,又小心翼翼地吹了吹:“还疼不疼?”

“好一点点了。”阿音满意地哼了哼。

古晋笑起来,在阿音鼻上刮了刮:“小家伙!”

阿音傲娇地别过眼,这才看见古晋停在了一个面具摊前,摊子上仙佛百兽的面具皆有,白胡子老头摊主正笑眯眯地望着两人。

古晋拿起一个狐狸面具戴在脸上,清了清喉咙:“阿音,还不快随本君回狐狸洞!”

阿音扑哧一声笑:“不回,不回,做你的春秋大梦!”

古晋取下面具,笑容满面:“哦?那阿音要去哪儿?”

阿音顺手取下凤凰面具放在自己脸上:“你猜?”

古晋忍俊不禁,故意板起脸:“凤凰窝吗?”

阿音面具后的笑容僵住,倏然沉默。

古晋猛地凑近小凤凰,嘴角一勾:“哎呀,阿晋的小娘子生气咯!”

阿音猛地摘下凤凰面具,横眉冷对:“哪个是你的小娘子!”

阿音嘟着嘴转身就走,古晋连忙跟上,他偷瞄了一眼阿音的脸色,偷偷摸摸又牵起了她的手,阿音嘴角翘了翘,眼底俱是笑意。

古晋牵着阿音的手行到河边,这里人潮攒动,百姓们正在放河灯。

见阿音一脸好奇,古君拉着她朝人群中挤。

“走,我们也去试试。”

“我们就是神仙,还祈什么愿啊?”

古晋在阿音头上敲了敲:“笨蛋,神仙祈的愿才最灵验。

古晋拉着阿音走到人潮涌动的桌前。他拿起桌上的笔,看了阿音一眼,然后在纸上端端正正写下几个字: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阿音神情一愣,又见古晋在这一行字下写上古晋和阿音。月下,阿音看着古晋的侧脸,青年的神色专注而认真,她一时有些失神。

古晋把纸折好,选了一个最漂亮的纸船,插上上面,递到阿音面前。

“我许的愿,一准最灵验,月老若不准,我拆了他的姻缘洞。”

“骗人。”阿音的声音忽然有些喑哑,“你又在骗我。”

“不骗你。”古晋执着地握着纸船,“我从来都不会骗你。”

“可你……”明明就骗了我很多次……

你用性命换了大泽山满门,却背负一切让我误会。

你从来没有离开过我,那一千年轮回,你一直在我身边,可你取走了我的记忆。

你说过会永远陪着我,却留我一个人在世间。

阿音不敢接纸船,不敢说话,只愣愣地望着古晋,眼眸深处哀恸难言。

“阿音。”青年的笑容腼腆而羞赧,轻轻问,“嫁给我,好不好?”

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阿音点着头:“好。”

古晋粲然一笑,猛地抱起阿音,忍不住转起来。

“太好咯,阿音答应嫁给我了!”古晋抵着阿音的额头,眼中满是幸福,“你答应了,可不许反悔。”

“不反悔。”阿音轻声道,“阿晋,无论世间变成什么模样,无论你是谁,只要你在,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阿音脸上的柔弱不安消失,眼中深情无限,这一瞬间,她是凤隐。

古晋却好像看不见阿音的变化,他牵起阿音的手,珍惜而又小心翼翼地将纸船放入河中。两人看着小船和无数河灯化为莹莹之光飘向远处。

“我也是,只要你在,我就会永远在你身边。”古晋清隽的声音响起。

灯火万千,焰火绽放,他们眼中,只剩彼此。

不远处,阿玖静静望着这一幕,眼眶微红,眸中似有释怀,似有祝福。

宴爽突然碰了碰他的肩膀:“喂,死狐狸,别哭。”

阿玖哼了哼;“男人婆,谁哭了。”

“我这次出门的时候,瞅见我爹酿了几坛好酒藏在鹰岛树下,你要不要和我去偷出来?”

阿玖转身就走。

“喂,你去哪儿?”

“偷酒啊。”狐狸耸了耸肩,“鹰王的好酒,不喝留着过年啊?”

少年眼底风光霁月,笑意盈盈,他瞥了河边一眼:“她得偿所愿,本少爷也得舒心啊,天下好酒这么多,总不能只守着大泽山那几坛醉玉露过日子吧。”

宴爽咧嘴一笑,追上前在阿玖胸前捶了捶:“通透啊兄弟,想得开就好!”

“男人婆,别在本少爷身上动手动脚!小心我捏碎你的翅膀!”

“哟,口气不小,敢不敢和本公主大战三百回合!”

“打就打,谁怕谁啊!”

一狐一鹰打打闹闹着走远,古晋望着两人的身影,嘴角轻扬。

时光流转,黄粱一梦,若如此,也好。

大泽山谷底,梧桐树下,古晋怀里拥着阿音,看漫天星光。

阿音忽然回过神:“咦,阿玖和宴爽呢?走丢了?”

古晋笑笑:“放心,丢不了,那两个冤家去鹰王那儿偷酒喝去了。”

阿音长长舒了口气,重新躺在古晋怀中,喃喃道:“真好。”

“嗯,是很好。”古晋下巴在阿音发上磨了磨,忽然有些困,眼缓缓闭上。

阿音明明在他怀中,却仿佛看见一般猛地握住古晋的手:“阿晋,别睡。”

身后没有回答的声音,阿音的手微微颤抖:“求求你,别睡。”

眼泪一滴滴落下,阿音不敢回头,喉中连呜咽声都不敢发出。

一双手从身后捂住了她的眼睛。

“阿音。”元启缥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不要哭。”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相信我,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你。”

身后的温热一点点消失,阿音绝望地闭上眼,陷入黑暗。

凤隐睁开眼,又闭上,又睁开,入目是梧桐岛凤皇殿冷硬的宫殿,怀中是上古挥给她的那盏碧灯。

黄粱一梦,这里不是大泽山,她不是阿音,也没有古晋。

凤隐死气沉沉,凤眸中没有一丝生机。

她苦涩地牵出一抹自嘲,神总是如此残忍,她活不能,死不能,连沉溺在梦中也不允许。

凤隐起身,抱着碧灯走出宫殿,朝梧桐古林深处而去,她站定在梧桐古树下,这里是她和元启一切因缘开始的地方。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相信我,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你。”梦中元启的话一遍遍在凤隐耳边回响。

“骗人。”凤隐望着碧灯,声音嘶哑,“我会忘记你。千年万年,我总有一天会忘记你。”

“那是他的记忆,用混沌元神创造的记忆。”一道声音忽然响起,幽冥而淡漠。

凤隐猛地抬头,见一人懒懒靠在梧桐祖树旁,眸中有戏谑。

“魔!”凤隐掌心顿时化出神剑,眉眼肃冷。

来人走向凤隐,无视了凤隐周身上下燃起的炙火,轻手一抬,凤隐的神剑便化为虚无,他嘴角一勾,很是有些傲娇地开口:“小凤凰,准确来说,是魔神。”

“初次见面,本尊名唤玄一。”

凤隐眼含惊愕,魔神?玄一?她并不怀疑面前之人说的话。孔雀王和华姝入魔时的魔力,不及此人身上万分之一。

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魔物?!

“阁下从何而来,入我梧桐岛,有何目的?”凤隐忍着玄一强大的魔神威压,冷冷开口。

“我啊……”玄一伸了个懒腰,“一个人活久了,出来走走。瞧瞧三界风光,看看山川大河,瞅瞅那些个为了所谓的凡间生灵前仆后继死来死去的糊涂鬼。”

“你!”凤隐心中大怒。

“顺便再救救我那个一面都没瞧上的大侄子元启。”玄一一转头,轻飘飘看向凤隐。

凤隐倏然闭嘴,眼中怒气骤然泯灭,她几乎是风雷电掣般凑到玄一面前:“怎么救,现在就救。”

玄一眨巴眨巴了眼:“你信我?”

凤隐:“信。”

玄一匪夷所思望向她:“我可是魔?”

“甭管你是什么,你说能救他,我就信你。”

“你堂堂凤皇,求一个魔,就不怕被三界耻笑,神界追杀?”

“我打不过你,自然也杀不了你,杀你不是我的责任。”

“有趣。”玄一哑然失笑,“真是有趣,难怪炙阳让我出来瞅瞅,如今的小娃娃,真是有趣。”

玄一大笑,转身朝梧桐祖林外走去,凤隐大急。

“你说你能救他的!”

“凤隐,你有没有想过,你轮回转世修炼千年,连上古都寻不到你的魂魄,堪不破你的因果,元启是怎么找到你的?他又是如何在元神俱灭后还能创造梦境邀你入梦?”玄一回转头,看向凤隐,“我那个傻侄子,的确从来没有骗过你。”

玄一手一挥,凤隐腰间的火凰玉浮于半空:“千年前,你涅槃之日,三魂七魄散于世间之时,带走了他的一魄。”

凤隐不可置信地望着火凰玉,嘴唇微动,仿佛不敢置信。

“从那日起,你的命数就被混沌之力笼罩,再无人能堪破你的因果。凤皇只传一脉是天地定数,而你是异数,所以千年前你涅槃之日就该魂飞魄散,恪守天命之道。元启闯进梧桐古林,不是害了你,而是救了你,因为从此以后你的魂魄和混沌之神的魂魄紧紧相缠。他不死,你不灭。你若活,他不亡。”

“为什么你要告诉我?”凤隐握住火凰玉,难掩疑惑,“是我和元启毁了魔族重临世间,你既是魔神,这一切应是如你所愿吧!”

“因为我从你们身上看到天命可改。”他望向天际:“很多年前,有个叫擎天的人告诉我,魔就是魔,永远不会被世间万灵而承认,魔就是用来磨炼万灵。”

玄一嘴角扬起笑意:“我曾经认命,如今我打算试一试。”

“试什么?”

“试一试,看世间有没有一日会变成万灵既生,便是平等。”

玄一一挥手,强大的魔力落在火凰玉上,火凰玉裂开一角,晶莹剔透,玉石中心,一道微弱的灵魂焰火燃起,那是凤隐最熟悉的灵魂之力。

再抬头,玄一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古林中,一切归于宁静。若不是地上碎掉的神剑和火凰玉中的那一魂,凤隐几乎不敢确认,方才有一个叫玄一的魔神出现过。

掌心的火凰玉炙热无比,凤隐像是虚脱一般跪倒在地。

“混账,你这个混账,我再找不到救活你的方法,我就、我就……”凤隐呜咽难忍,把火凰玉死死捂在胸口。

梧桐树下,青年的魂影缓缓出现,凝视着跪倒在地的凤隐,轻叹一声。

“凤隐,我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神界摘星阁,白玦望着梧桐祖林中的这一幕,神情唏嘘。

“那日她闯入神界,你为何不告诉她真相?”

“我为什么要告诉她?”上古挑眉,“那混小子和你一模一样,说生便生,说死便死,我凭什么要让他如愿?那小凤凰的性子比我还倔,做我的儿媳妇,我就不能调教调教?”

白玦嘴角一勾,凑到上古身旁。

“你就老实承认,世间只有玄一能救那小子能怎么着了?”

上古哑口无言,悻悻闭上嘴,轻哼一声转过头。

“世间任何力量都是相生相克,混沌之神只能续生机,元启魂飞魄散,火凰玉中留着的那一魂死得透透的,混沌之力救不了他,唯有魔神之力能让他魂息再生,他不出手,世间便无人能救元启。”

“他若是想不通,永留九幽,我们也毫无办法。”上古眉心一皱,“他重出九幽,却又不带炼狱中一兵一卒,你说他到底想做什么?”

“他救了元启,我们该承他一情。既然他想要万灵平等,我们助他便是。”

“天启可回来了?”上古忽然想起一事问。

白玦咳嗽一声,瞥了瞥上古:“没,怎么?惦念他?”

上古好整以暇颔首:“惦念,往日里只觉得他聒噪,如今日子久了,才知道你也是个话多的。”上古伸了个懒腰,靠在榻上,“哎,真是怀念咱们神界第一美人啊。”

上古话还未完,便被白玦牢牢压在榻上,上古倏然收声,脸色通红。

“还不快起来,让人瞧见了像什么样子!”

“不起,有本事,你赢了我,把我打下神界,不然我就在这榻上压一百年。”

“混账!起来!”

上古气急败坏的声音在摘星阁响起,一众神侍远远听见,绕得老远,恨不得百年不靠近这春色满园的地儿。

又是千年,元启冲进梧桐祖林,摇醒睡得昏天暗地的凤隐。

“阿隐!阿隐!”凤隐睡意蒙眬,迷迷糊糊睁开眼,“又怎么了?祖宗?”

“长卿不见了!”凤隐一摆手继续睡,“不见了就不见了,不用慌。”

“女儿不见了!”元启嚷嚷得震天响,把凤隐揉成了鸡窝头,“咱们女儿不见了!你怎么还能睡得着?!”

凤隐瞬间清醒,眼一眯朝元启剐来:“哟,到底是女儿重要还是媳妇儿重要?”

“女……”元启几乎脱口而出,却生生转了个弯,谄笑道:“自然是媳妇儿重要。”

“这还差不多。”凤隐哼了哼,立起身,“走吧。”

“去哪儿?”

“最近仙门里哪儿有漂亮仙君就去哪儿?你那闺女满三界的男君都快招惹完了,咱们梧桐岛成山的宝贝都快赔空了你知不知道,这败家混账,也不知随了谁的性子!”

凤隐一路骂骂咧咧,元启一闷神,跟在身后小声嘟囔。

“难道是随了他天启师公?哎,媳妇儿,等等我!”

两人吵吵闹闹的声音在梧桐古林里回响,玄一不知何时立在祖树下,望着远去的二人,眼中含笑。

《番外》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