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渣夫退亲?嫡女带上聘礼嫁小叔 > 第27章 老爷饶命别杀我

第27章 老爷饶命别杀我

二三姨娘高高兴兴的走了,留下了大姨娘一个人,走也不甘心,坐着干没辙。

纠结了半天,也追着陈姨娘,找老爷告状去了。

她要去!她没惹过夫人,她还有彩姐儿,她的彩姐不能受这个委屈。

万一真的跟着老爷吃喝,她和她的彩姐儿连刘玉珠的剩饭都吃不上!

陈姨娘一路嘤嘤,哭着跑到了刘尚书跟前儿,扑通一声跪在刘尚书床榻旁边儿,“老爷给妾身做主。”

呜呜呜……

刘尚书的窗半开着,窗外正在熬药的门房竖起了耳朵。

“大姑娘说,妾身是老爷的人,月银以后她不管了。”

刘尚书……

“妾身跟着老爷,吃些苦没什么,玉儿怎么办。”陈姨娘仿佛看见了自己穿着带补丁的衣服,站在刘尚书的书桌旁边伸手管他要银子。

吃些苦没什么……

陈姨娘说了一大堆的话,刘尚书没记住几个字,只有这一句话,尖刀一般刺进了他的心。

“老爷,你说话呀。”陈姨娘摇着刘尚书的胳膊,“大姑娘还说,这府里的所有下人都要分身契,厨房也要分开。”

呜呜呜……

她活不了了。

刘尚书抚了抚她的头,“起来吧,这个家还轮不到她做主。”

“老爷,玉儿……”陈姨娘听见了这句话,硬生生的把后面的哭诉咽了回去。

“与我更衣,我去找夫人。”刘尚书扶着陈姨娘下了床榻,眼前又是一阵天旋地转。

刘尚书的身体晃了晃,陈姨娘心下一惊,原本就慌张心,更加的没底了。

“老爷,你怎么了?”陈姨娘扶着刘尚书的胳膊不自觉的用了些力道。

难道老爷卧床了这几天,是真的病了?

陈姨娘瞥了一眼窗外升起的烟火,又闻了闻满屋子的药香,心下悲凉。

老爷有个三长两短,嫡夫人第一件事就是提脚把自己卖了。

“老爷病了这些天还不见好,不如请个御医来瞧瞧吧。”陈姨娘的手抖着,刘尚书身上的盘扣,系了几下都脱了手。

“我自己来吧。”刘尚书甩开她的手,自己扣了起来。

“走吧!去夫人那里。”刘尚书到底还是有些虚弱的,即使是的扶着陈姨娘,也喘的厉害。

“老爷,妾身还在禁足的,妾身不去了吧。”不知道为什么陈姨娘不想去惹那母女俩。

刘尚书瞥她一眼,冷哼一声,没理睬她。

陈姨娘也不好松手,便硬着头皮跟着了。

回廊下的大姨娘,望着蹒跚走远的两个人,长出一口气。

老爷会成功的吧?

陈姨娘走几步,便会趁着刘尚书歇脚的时候帮他擦汗。

可即便是这样,刘尚书走到正院时,额头上依然还是渗出了一层汗珠儿。

后背也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老爷,”妩兰听见守门婆子的汇报后,迎了出来,“老爷还病着,你怎么让人用轿抬着老爷?”

妩兰冲了陈姨娘一句,招呼着院子里的婆子,将刘尚书搭了进去。

“夫人醒着?”刘尚书进了门还没坐定,便直接问道。

“还睡着。”妩兰有些悲伤的说道,“夫人醒着的时候咳嗽的多,力气也不够,喝了药便想睡觉。”

刘尚书皱眉,凑到了内室站在床榻边儿细细的看了一会儿。

“夫人……”刘尚书轻轻唤了一声。

“夫人……”

妩兰凑到了跟前儿,伸手拦了拦,“老爷,夫人刚喝了药,叫不醒的,您看您是等一会儿,还是……”

刘尚书就势坐在床榻旁边儿,默默的看着尚书夫人。

床榻上正睡着的人,呼吸匀称,轻微的呼噜声除了说明她睡得很沉以外,似乎也证明了她已经睡了一会儿了。

“几日不见夫人与我竟都病得这样重了,我与夫人年少情深,难道真的要生同寝,死同穴了么。”

“为夫不甘呐,孩儿还没娶妻生子,我和你还没有共白头。”

刘尚书说着说着,竟然落下泪来。

陈姨娘的内心的恐惧到达了顶点!

夫人的没娶妻,自己的女儿也没嫁人呐!

老爷不能死!

“老爷,你不能死!你一定要长命百岁的活着。”陈姨娘这样想,也这样的喊了出来。

刘尚书冷不防被吓了一跳。

床榻上正在睡梦中的尚书夫人也被吓了一跳。

尚书夫人睁开眼睛,侧过头,便瞧见两个大脑袋在自己床边儿晃悠着。

“啊……”

尚书夫人惊叫一声,身体本能的向里面缩了缩。

“夫人……”刘尚书向前凑了凑,伸出一只手,想要触碰,“夫人莫怕,是我,我来看你了。”

此时,外间屋里的妩兰听见叫声,也冲了出来,一把扯开了陈姨娘,挡在了前面,“夫人,奴婢在。”

“老爷来这儿做什么?”尚书夫人脸的惊恐并未退去,见到了妩兰才算踏实了些。

“我来看你!”刘尚书又说了一遍。

“你是有事儿吧?”尚书夫人咳了几声。

“夫人怎么人过样看我。你我夫妻一场。”刘尚书说不下去了,尚书夫人病了有几天了,自己真的从未想过要来看她,也从未想过她病得如此重。

“老爷,我病着。”尚书夫人边咳边说,瞟了一眼陈姨娘又接着说道,“老爷是觉得她的女儿害我的女儿不成,还要带着她来害我,是吗?”

“你……不要得理不饶人。”刘尚书装不下去了。

“夫人,你的好女儿,说要分府算账,是什么意思?”

“老爷我病着,府中庶务已经交给女儿了。”尚书夫人就着妩兰的手里的茶碗,喝了口热水。

“我病成这样,你这得了脸的妾身不来伺疾不说,你还带着她来逼迫?”尚书夫人喘了几口,“老爷,你安的什么心?”

“我死了,也不是无主大财,我身下有儿有女,身后又有娘家,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夫人!不要乱说话!”刘尚书嚯的站起来,眼前一片金星。

“果然,我跟你是升米恩斗米仇的夫妻。花不起银子,你就要弄死我了?”尚书夫人满眼的泪花儿,挪着身体向后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