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快穿:疯批大佬她嘎嘎乱杀 > 第72章 魔教圣女杀疯了(32)

第72章 魔教圣女杀疯了(32)

上官清还没死。

时芜特意去了地牢一趟,问候这位曾经意气风发的皇子。

此时的上官清,已经狼狈到看不出人样。

脸颊深陷,眼窝凹陷,一身囚服破旧,看起来就跟乞丐差不多。

听见脚步声,上官清抬起头,看见时芜,他惊愕万分,随即脸上浮现嘲讽的笑意。

时芜走过去,站在牢房的中央,“听说你最近一段时间,过得生不如死?"

“时芜!”

上官离咬牙切齿地喊了一声,恨不能将时芜撕成碎片。

“不要用这种仇视的目光看着我,毕竟如今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

时芜冷笑道,眼底全是讥讽和嘲弄。

“真是个可怜虫。”

“哈哈哈哈......”

上官清突然狂肆地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

哪怕嘴巴再硬。

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心里都是无尽的悔意。

他为什么要这样自作聪明。

如果他什么也不做,他依旧是高高在上的皇子。

等到父皇逝世,就是名正言顺的天子。

可是他偏偏要做一些自以为是的事情,让一切都成为泡沫。

“皇上已经死了。”

时芜轻飘飘地说出这句话,却让上官清视线一滞。

“上官离也死了。”

一句又一句,上官清越来越崩溃,瘫倒在地上。

“原来,争到最后谁都一无所有。”

世道还是这样,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

“时芜,你别得意,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这句话,上官清猛地撞向高墙,一口鲜血喷洒出来,脑袋无力地垂落下来,眼睛瞪得老大。

不情不愿。

他就这样死了。

时芜没有多看一眼,转身离开了地牢。

她的心里并不同情上官清,也没有任何的愧疚。

他的命,自己早就该取走了。

这一切,只能怪他咎由自取。

熟悉的机械声在时芜地响起。

【恭喜宿主,任务成功。】

机械师消失之后,001的声音才响起来,带着叽叽喳喳的激动。

【宿主,你太厉害了,第二个位面也成功了,你选择在这个世界自然死亡还是现在脱离。】

001本来以为时芜肯定会选择自然死亡,没想到时芜居然选择了脱离。

“小一,再给我三天时间。”

【宿主为什么选择不自然死亡呢?难道你不陪大反派了。】

时芜的眼神里依旧是001看不懂的神情。

“小一,没有挑战的人生对我而言就是一潭死水,就算是他也不能阻挡我寻找乐趣的步伐。”

时芜已经开始享受这些小世界。

而且,她笃定,下个世界依旧会有他的存在。

时芜离开地牢就去了将军府一趟。

将军府的门楣早已没了以前的意气风发,倒也有种沉淀的厚重感。

时芜进门的时候,和沈战打了个照面。

他的身上早已没了曾经的戾气,看见时芜也是不卑不亢,似乎忘记了那天晚上的场景。

“沈将军,别来无恙。”

“圣女安好。”

两个人平静地打招呼,平静地分别。

时芜看着沈战的背影,她其实无比了解这样的人,就像曾经的时空管理局局长一样,高高在上久了,贪念就会变得越来越根深蒂固,于是想要不择一切手段抓住这些权利。

有些人失败之后就能反思自己,安稳地度过下半生。

而有些人失败之后,却依旧不知悔改,不惜一切代价去追逐所谓的权利,甚至连良知都忘了。

显然沈战是聪明人,他是前者。

“神医姐姐。”

沈梦儿从房间出来,看到熟悉的身影,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是我。”时芜点了点头。

沈梦儿是自己在这个世界除了上官辞渊之外,牵绊最深的那个人。

她确实一贯冷漠无情,但是对于这种可爱的女子,还是难免会多几分耐心。

自己就要离开,自然希望她以后过得好。

“废了沈将军,你会不会怪我?”

沈梦儿摇了摇头,满脸惶恐,“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不杀我的父亲,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又怎么会怪你。”

她作为世家嫡女,自然知道造反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而且扪心自问,皇上给了沈府至高无上的荣耀,是沈府背弃在先,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她不是圣母,孰对孰错还是分得清。

况且自己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婚姻大事,沈战因为此事打击颇深,不会再强制子女自己的选择。

“神医姐姐,我真的很开心有你这个朋友,从见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的女子所能企及。”

沈梦儿还难以说出口的感谢深埋在心里,时芜是第一个非亲非故,把她护在身后的女子。

她也从没有奢求时芜会为了她做什么,只要把她当做朋友,她已经是感恩戴德了。

"傻丫头。"

时芜摸了摸沈梦儿柔软的头发,有点爱不释手那股触感,又没忍住多摸了几次。

“我只希望,余生你能平平安安,觅得良人。”

这句话是时芜真心的祝福,也一定会灵验。

沈梦儿心里总有股怪怪的感觉,在她的世界里,神医姐姐从来不会说这些话,她是高高在上的,是骄傲魅惑的,但绝对不是感性的。

就像是临走前的道别。

时芜又回了魔教一趟,左护法依旧在操练场上带着大家训练,如今的魔教早就今时不同往日,成为所有人心中的名门正派。

甚至信仰远远高于天子。

“你是我的心腹,也是我最得意的手下。”

时芜把教主令给了左护法,让他代为保管,左护法不知道,这是他和圣女的最后一面。

不然,说什么,他也要把自己的真心告诉这个女子。

魔教一派欣欣向荣,时芜也放心,虽然这里只是一个小世界,但也是自己的心血,她希望它能一直延续下去。

交代完一切,时芜直接入了皇宫。

上官辞渊正在批改奏折,他身上的担子不比任何人少,他付出的努力绝对不比任何人少。

“芜芜,来看哥哥的吗?”

哪怕再忙,上官辞渊也第一时间站起来拉住时芜,埋在女子的颈窝里,头不受控制地蹭了蹭。

“芜芜,哥哥好想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