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修仙:我有一个天道空间 > 第407章 三阶符箓的威力

第407章 三阶符箓的威力

与此同时,另一位身披绯红道袍的紫府散人手中蓦然现出一根金光熠熠的长棍。

随着他凌厉一挥,一道金色棍影骤然浮现于方冒禄头顶的高空,挟着破空之势直击而下。

方冒禄反应敏捷,体内瞬时催动一座三阶上品的青铜小鼎飞出,伴随而来的是一股灵力的急剧消耗,小鼎如盾牌般将他全身紧紧护住。

那咆哮的赤色巨虎与凌厉的金色棍影轰击在小鼎之上,顿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方冒禄面色苍白,显露出明显的灵力透支之态。

轰隆!巨响回荡天际,由刀气凝聚的巨虎瞬间瓦解,化为点点红光消散于空气中,金色棍影亦随之湮灭无踪。

而那青铜小鼎则完好无损,方冒禄从鼎中探出身形,手中已悄然激活了一张蕴含雷电之力的符箓。

苍穹之上,一片广袤的雷云以惊人的速度汇聚成型,转瞬之间,其覆盖范围已扩张至一至两公里之遥,雷云深处,银色闪电跃动。

轰隆巨响,震耳欲聋!数百条雷霆自九天之上倾泻而下,目标直指两位紫府散人。

此刻,二人仍沉浸在对方防护法宝的震撼之中,突如其来的危机令青衫男子措手不及。

他急中生智,拍向腰间储物袋,一张流光溢彩的符箓跃然手上,乃是三阶上品的“琉璃金身符”。

一抹耀眼的金光瞬间附体,将他全身严密包裹,金色雾霭般的护甲凭空显现,犹如神祗降临。

另一边,红袍紫府散人牙关紧咬,决绝之下,体内飞射出一幅泛着青幽幽光芒的画卷。

画卷徐徐展开,数只活灵活现的飞鹰破画而出,其中竟有两只达到了三阶初期的高深境界。

这些飞鹰幻象成型后,齐声振翅,向天空喷吐出连绵不绝的青色风刃。

紧接着,数十只飞鹰协同作战,万刃齐发,迎头撞击那自天而降的银色雷电洪流。

刹时,天地间,数百道雷电与下方滚滚而上的青色风刃激烈碰撞,绽放出令人目眩的璀璨光芒,仿佛日月同辉,天地为之失色。

由于雷电数量较多,青衫男子周身的青色风刃终究显得力有未逮,直至红袍紫府散人指挥着飞鹰群勇猛地冲锋,才勉强将雷电攻势尽数挡下。

至于身处金色光环中的青衫男子,雷电击打在他身上,仅余噼啪声响回荡耳畔,本人却毫发无伤。

然而,这份庇护显然已近极限,难承二度雷击。

正当二人庆幸之余,一股汹涌澎湃的滔天火焰蓦然袭来,炽热高温几可燃尽虚空,将周遭空气尽数点燃。

二人瞳孔骤缩,连忙驱动法宝,一面勉力抵御火势侵袭,一面步步后撤。

遗憾的是,这赤红火海源自强大符箓催动,蔓延速度骇人,加之二人手中法宝多为攻伐之器,防护功效有限,不久便被烈焰吞没。

惨叫声穿透火海,那是红袍紫府散人绝望的呼喊,却迅速湮灭于熊熊烈焰之中。

转瞬之间,他的身躯化为灰烬,唯有一枚金色储物戒遗留火海,方冒禄眼明手快,驱剑自下而上,精准接过这遗落之物。

另一位紫府散人,则凭借“琉璃金身符”的庇护,勉强从火海中脱身而出。

重获自由的他,满脸汗水,青衫已被灼烧得残破不堪,显得极为狼狈。

方冒禄见机不可失,立即指挥着悬于高空的飞剑向其发动攻击。

那人慌乱中举起红炎大刀,与飞剑频频交锋,每一次撞击都在空中绽放出红金交织的绚丽光芒,双方激战数个回合。

方冒禄意识到单靠飞剑难以取胜,于是再度祭出“雷霆万钧符”,终将两名紫府散人彻底制服于原地。

“真是可笑,身为紫府劫修,居然在毫无防御准备的情况下贸然偷袭,莫非以为我不会有上品防御法宝不成?”

收缴了两人的储物戒后,方冒禄冷嘲热讽了一句,随即神识外放,目光转向远处。

此时,周文远同样凭借两张三阶符箓的威力,成功阻止了三位筑基修士的行动。

之所以动用了两张,是因为那狡猾瘦削的男子持有三阶防御符箓,得以侥幸逃脱。

周文远不得不借助“火翼青鹏”追击,幸而对方并未携带三阶逃逸符箓,否则追捕过程将更为曲折。

“文远,这三阶符箓的力量确是惊人,竟能让我们一举击溃两位紫府散人。”方冒禄笑道,语气中难掩得意。

周文远闻言,神色凝重,提醒道:“方老祖,切莫因此而沾沾自喜。

假若敌人拥有中品乃至更高阶的防御法宝,纵然我们符箓众多,也只能勉强消耗其灵力罢了。”

方冒禄闻言,神情一敛,认真答道:“我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自豪而不至于妄自尊大。

我们还是速速返回紫棠岛为上,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恐怕岛上会有变故发生。”

言毕,方冒禄即刻召唤出那艘青蒙蒙的飞舟,载着他与周文远,如同流星划过天际,消失在远方的天边。

正当方冒禄与周文远在别处激战正酣之时,紫棠岛上空,两道身影驾驭着法宝飞舟缓缓降临,他们是来自风云门的紫府散人。

那位先前与周隆泰有过交谈的青袍老者,敏锐察觉到了周隆泰的异常。

遂决定返回坊市,邀约其挚友——风云门中的紫府中期老祖“风蝉散人”,一同前往紫棠岛探寻究竟。

风蝉散人身着蓝袍,与青袍老者自年轻时候便结下了不解之缘。

阵法内,周隆泰眼神微闪,透过光幕望向高空中的来客,身为筑基大圆满的他,一时间犹豫不决,不敢轻易外出。

“抱歉,前辈。我们家族的紫府老祖正处于闭关之中,不便迎客入内,还请前辈将要事通过阵法告知即可。”

周隆泰对着阵法光幕外恭敬施礼,言辞谨慎地回应道。

青袍与蓝袍老者交换了一个眼神,面上皆露出了不悦之色。

按照常理,紫府散人亲至拜访,对方的紫府老祖即便在闭关,也应有所表示,除非紫棠岛的老祖真的不在,或是闭关到了紧要关头。

彼此心照不宣地点点头后,青袍老者再次开口,语气中添了几分严厉:“周小友,还望你能告知,关于我们五位族人的下落。

他们在贵家族附近的岛屿遇害,你们定有所察觉,亦或是,你们便是那幕后真凶?”

青袍老者的语气从最初的礼貌客气,转而变得强硬,带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压力。

毕竟,那五位族人中有一位是他们家族精心培养的炼器天才,他的陨落不仅令人痛心,也让青袍老者自身难逃家族责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