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朗月在家等了很久也没等到闫修谨的电话。 看来顾晚还算是聪明,没胡乱说话。 倒是那个森杰,对顾晚很与众不同。 可惜,他在闫修谨心目中地位很高,属于工作上的左膀右臂,一时之间她无法拿他怎么样。 得找个机会,让他学乖一点。 秦母有些担心,“你没发现,闫爷对你的态度最近越来越差了?” 秦朗月仿佛被戳中了心事,脾气火爆起来,“妈!你什么都不知道, ">

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闫爷今天火葬场了吗?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第一百六十一章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秦朗月在家等了很久也没等到闫修谨的电话。

看来顾晚还算是聪明,没胡乱说话。

倒是那个森杰,对顾晚很与众不同。

可惜,他在闫修谨心目中地位很高,属于工作上的左膀右臂,一时之间她无法拿他怎么样。

得找个机会,让他学乖一点。

秦母有些担心,“你没发现,闫爷对你的态度最近越来越差了?”

秦朗月仿佛被戳中了心事,脾气火爆起来,“妈!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要胡说!闫爷很宠我的,只不过最近他住院,整个人状态不太好,这才会冷落我,你要是在说出这种丧气话,就不要来别墅看我了。”

她恼怒地瞪了秦母一样,连手中的燕窝粥都感觉不好喝了。

秦母赶紧过去哄着,“这不是怕你太掉以轻心了,毕竟顾晚那个贱女人要是不死的彻底,妈这心里难安。”

想到她不顾生死的威胁自己的女儿,秦母就恨不能直接找人弄死她。

要不是朗月拦着说她有办法,她早就找人悄无声息解决了她。

“妈,没我的命令,你什么都不准做。”

她已经被闫爷盯上了。

海城这个项目连老太太都看重,她绝对不能在失手。

找机会一击必中!

顾晚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在工作。

整个人陷入疯狂的状态。

闫修谨站在门外看着她手指噼里啪啦的在电脑前努力工作,而光照在她脸上,本就巴掌大的小脸越来越瘦,失血的惨白,看起来触目惊心,仿佛她随时都会丢掉性命一样的不健康。

他眼底不可查觉的暗了暗,状似随口问道,“她这样状态多久了?”

“一天一宿,不吃不喝,您看要不要强制让医生用一些镇定剂?”人这么熬下去,会没命的。

小李急匆匆从楼梯

电梯在等人。

闫爷给她三分钟上来。

掐着秒表,还好及时赶到。

她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闫爷,东西拿到了。”

一串十分古朴的佛珠出现。

上面带着点点光泽,能看出来,佩戴她的人是做过精心养护的,上面带着淡淡的檀香木味道,有种凝神静心的功效。

这是顾母之前一直戴着的一个手串,顾晚曾跟他讲,这是她妈妈的传家宝,顾母看的极重,从来不离身。

“嗯。”闫修谨接过佛珠,转身直接进入病房。

顾晚已经为了攻克这个项目上的难题很久没换过姿势了,整个人僵硬的像雕塑,脑子里全部都是各式各样天马行空的方案,她在想,怎么样才能完美贴合辛老的想法,能激撞出令所有游客买单的运营方案。

可辛老的设计实在是有些年代感,有一些时尚感十足的游客未必会进入打卡,那这里的存在感就只针对于应付上面那些人,而不够接地气,贴民生。

为天宇集团实现利益最大化创收,这才是她当下要解决的最大问题。

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的地位不可撼动,就算是闫修谨想要动她,也要为损失考虑,是否值当。

有了筹码,才有价值。

这是一个拼命局!

“起来,吃东西。”

一个盒饭扔过来。

砸在顾晚对面。

顾晚的灵魂被抽回,她怔愣地抬起头眸子看见站在她对面的闫修谨,脸上露出些许惊讶。

“闫爷,您这是?”

关心她吗?

她有点不敢置信。

“你饿死了,或者是出更多身体上的毛病,还要浪费我的时间和金钱,吃一点喝一点,浪费不了多少时间,你要健康的为我赚更多钱,偿还我,这才是你应该做的,听得懂吗?”

原来是这样!

哪里有什么关系!

她就是痴心妄想。

不过这次的顾晚一点都不伤心。

她的心早就在秦朗月的那段录音里,彻底伤透了。

闫修谨利用她,她早就清楚,现实摆在面前,更加清晰罢了,一时之间无法接受,现在冷静下来,突然想为自己之前的行径给自己两巴掌,太蠢!

心再次被封的死死的。

顾晚推开饭盒,“先不用,我身体没那么差,这个案子马上就可以完成了。”

她一天几乎是干一个组的活,并且无返工,方案十分完美地配合了辛老整个团队的工作。

辛老对她赞不绝口。

“顾晚,是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说吃饭!”闫修谨的耐性用尽,长腿几步就走到了她面前,直接将她推开的方盒打开。

里面是裕锦斋送过来的精美食物。

淡淡的香气飘出来。

“吃!”

顾晚深吸一口气,俏丽的小脸上再次浮现倔强,就在她打算拒绝时,闫修谨拿出了一串佛珠。

她看见眼睛顿时瞪圆,冲过去抢夺。

“闫修谨,你无耻,这是我妈妈的东西,你还给我。”

他很高,将近一米九。

顾晚明明也不矮,可他抬起手臂,她却碰都碰不到。

“闫修谨!”她气红了眼眶,腿麻上来,让她站都站不稳,干脆整个人倒在闫修谨怀中。

她挣扎着想要从他身上离开。

又不得已因为腿麻再次贴上去,几次反复。

她都要急出汗珠子了。

男人凉薄的声线在头顶响起,“真看不出来,为了要东西,你这么拙劣的手段都用上了,难不成你认为现在的你,对我还有吸引力?”

冷漠。

无情!

讽刺的顾晚整张脸要滴血。

她深吸一口气,带了点哭腔,“我没有要勾引你,我是真的站不起来了,我腿麻了。”

闫修谨推开她。

顾晚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每次,他对自己都可以毫不留情!

早就习惯了。

顾晚干脆就坐在地上,“东西给我。”

她伸出手。

“吃饭。”

“好,我吃。”

妈妈的宝贝在他手中,她怎么敢不答应。

闫修谨将东西贴近她,“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

“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

顾晚急不可耐。

能拿回妈妈的东西,让她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左右,她也就只有这点价值了。

佛珠掉落在她手中。

顾晚珍爱地捧着它,“闫修谨,总有一天,你会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终生!”

她放下狠话,眼底是冰冷的寒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