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陛下别宠了,小宫女已经当皇后了 > 第225章 她真的敢?!

第225章 她真的敢?!

裴珺再注意到宁嫔狼狈的模样,奇怪地问:“怎么回事?”

怎么一副打过架的样子?

宁嫔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只是双眸依旧泛着红,她扑通一声跪下,打着颤的嗓音却彰显着此时她不平静的内心。

“求皇上为臣妾做主……臣妾……想要一个公道!”

裴珺见状,知道这件事只怕是非同小可,不然姜念和颖妃也不会跟着她一起折腾来了,道:“究竟是什么事,你先说吧。”

“臣妾有罪,当初腹中怀有龙胎,却从楼梯上摔下去,还试图污蔑给瑾嫔。”

裴珺当即紧紧拧起了眉,这件事已经太过久远,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姜念被污蔑是她将宁嫔推倒,实际上她是在保护宁嫔。

只是……照她这个说法。

“宁嫔,你的意思是,当初你流产是事先预谋好的,为的就是陷害念念?”

她先是在脑子里反应了一下念念是谁,随后磕了个头,哽咽道:“是……臣妾腹中的孩子是我亲手杀死……臣妾故意狠狠摔下楼梯,再试图嫁祸给瑾嫔。”

裴珺表情变了变,一听到她说是自己有意陷害姜念,心中陡然升起一团怒火。

只是他仍保持着理智,这件事细想一些便能察觉端倪。

当时的姜念刚承宠不久,与宁嫔并无过节,宁嫔是疯子还是傻子,不惜要用自己孩子的性命去害一个小答应。

“宁嫔,你为何要这样做?你可知道,故意谋害皇嗣乃是死罪。”

“臣妾当然知道!”

宁嫔的头猛地抬了起来,情绪激动:“臣妾就算是再恶毒的女人,也绝对不可能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

裴珺的眼神犀利,几乎要将她的内心全部剖开去看,他冷冷地吐出一句话:“有人威胁你?”

宁嫔立马重重点头,这两年的委屈、压迫,在这一刻像决堤的河水,冲破了她的心,她用尽全身力气,像是发出了这辈子能喊出的最大声音——

“是纯嫔一直在胁迫臣妾!”

裴珺听到纯嫔的名字,脸顿时阴沉了下来。

她继续道:“臣妾曾经误以为纯嫔是我的好姐妹,就像现如今的颖妃和瑾嫔一样……”

姜念和颖妃默默对视一眼,眼神复杂。

她们彼此之间的真心自是不必多说,只是此时此刻难免会同情宁嫔。

试想一下,倘若有一日颖妃背叛了姜念,姜念的心只怕是要比用刀子剜还要难受。

“后来,臣妾那段时间承蒙圣恩,侍寝过后,便被纯嫔下药,昏睡了过去,醒来之后……臣妾……臣妾就和一个侍卫躺在了一起。”

这种事毕竟是关乎皇家颜面的,宣明殿里的人全都走了出去,只余留他们四人,殿门被紧紧关闭。

裴珺面无表情,眼眸深沉,叫人看不出其中情绪,他淡漠道:“继续说。”

宁嫔坦白这件事也很是害怕,她怕自己才说了一半,裴珺就会怒不可遏,觉得丢了面子……

宁嫔吞咽了下唾液,继续道:“可事实却是,臣妾与那侍卫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可纯嫔故意误导臣妾,让臣妾以为自己不慎失了贞洁,凑巧过了几日后,臣妾就被诊出怀了身孕。”

“所以……臣妾就以为孩子是那个侍卫的……纯嫔说臣妾这孩子绝对不能生下来,既然早晚都要流产……不如就……”

裴珺闻言立马去看了眼姜念,姜念表情恬静,甚至连一个委屈的表情都没有露出来。

“念念,你受委屈了……”

姜念抬眼和裴珺对视,察觉到他眼眸里隐忍的心疼,无声地一笑。

今日的主角还是宁嫔,三人听着她继续哭诉:“臣妾不愿意陷害瑾嫔啊!瑾嫔无辜……臣妾对不起她,臣妾什么都不愿意做,可是瑾嫔就会拿这件事威胁我……说……要是被皇上知道了,臣妾和家人的性命都不保!”

裴珺捏了捏眉心,“这么说来,你之前一直都以为,你和那侍卫……”

“对……所以臣妾才会被胁迫这么久,做了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你突然向朕坦白,就是知道了这件事是纯嫔欺骗你……可,朕要如何相信你?”

裴珺神色淡漠,说出来的话像是带了冰碴子,却又合理。

毕竟这些事情全都是宁嫔一人之言,要是把纯嫔召过来,只怕还能听到另一种答案。

应忠去了清宁宫,宁嫔只是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裴珺没有再看她,静静听着抽泣声,突然开口:“你该给念念道歉。”

姜念一愣,没想到这种情况下,裴珺还惦记着她曾经被误会的那一日。

宁嫔当即说:“这是自然,臣妾对不起瑾嫔,曾经便找瑾嫔道过歉,日后再道千遍万遍都可以!”

裴珺看她诚心尚可,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没有提前去问姜念为什么跟着掺和了进来,因为他知道,有姜念在这里,那宁嫔说的话……九成是真的。

他不愿意相信任何人,只愿意相信姜念。

纯嫔……

呵,真是让他刮目相看,平日里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此刻看来,一心向佛也是讽刺意味十足。

纯嫔来的速度很快,这一路上她忐忑不安地询问应忠发生了什么事,应忠就是闭口不谈。

其实她心里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不敢相信。

宁嫔那个小贱人……该不会真的疯了,要和她撕破脸了吧?

一路的揣测在进殿后见到宁嫔的那一瞬间得到了证实,纯嫔表面异常淡定,其实内心已经在尖叫了。

她竟然敢!她竟然真的敢!疯了吗?!

宁嫔是不在意她自己的命、不在意她家人的命了吗?

裴珺一见到纯嫔,富含威压的眼神立马投射过去,殿内的空气好似都在这一瞬间不流通了,她原本还想装一把不知情的样子,被裴珺这恐怖的眼神一压迫,她先慌乱地跪下了。

帝王威仪……不是常人能承受得住的。

纯嫔此时还以为,宁嫔是先对裴珺说了她要她去害姜念孩子一事,率先开口:“皇上息怒……不知臣妾做错了什么?皇上可千万不要听信小人之语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