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真西游记之前世今生 > 第26章 兜率宫“盗”丹

第26章 兜率宫“盗”丹

第26章 兜率宫“盗”丹

却说二人正在八卦房中你追我赶,铁娘渐渐回神,想起手中捏着芭蕉扇,即转身一扇扇向悟空。

悟空见铁娘速度渐慢,正欲上前擒住,却冷不防被那疾风掀飞,竟钉在墙上,一时动弹不得。

一击之下,酒意全消,亦不曾记得自己怎么飞出去的,只以为对方力大,将自己打飞。再定睛看去,见那女子似是相识,仔细思量,突想起那日哪吒化名下界,正是此女相伴左右。

未及说话,却见铁娘亦将他认了出来,厉喝道:“好你个弼马温!前番弃官毁印逃下界去,还将三太子打伤。天道仁慈,不念旧恶,将你复招上天来,你却不思悔改,竟敢闯入兜率宫行凶!”

悟空讪笑道:“姑娘说笑了!我是个老实人,又怎会行凶?适才不过醉酒,想要讨些水食,只因不胜酒力才‘倒’在姑娘身上。冒犯之处,望姑娘海涵!海涵!”

铁娘又羞又恼,然却不动声色,只道:“既如此,我倒不好斥责。只不过此间并无水食,但却有些金丹,本来给些倒也无妨,但只恐大圣‘并非真仙’,故而吃不得!”

“我怎就并非真仙?”悟空闻言,脾气顿时上来了,“俺老孙上天入地,什么东西没吃过,岂怕你这小小丹丸?只恐你此间丹丸不够使俺老孙裹腹!”

铁娘暗自窃笑,指着墙上挂着的几个葫芦道:“尽在此处,你若有胆量,随你自取多少便是!”

悟空即上前去取下葫芦,将那金丹置于手中观瞧。

铁娘笑道:“此九转金丹乃天地间集聚灵气之物齐聚所炼,上仙食之强身健体,刀枪不入;得道者食之,聚气凝神,羽化登仙;妖魔食之...”

“妖魔食之却如何?”

“烈焰焚身,尸消魂灭!”

悟空将那丹握在手中,深吸一气,遂将丹丸吞入腹内。

铁娘又道:“大圣不妨多吃几个,若无事,只当顺手捡个便宜!若是死了,黄泉路上也只管做个饱死鬼...”

悟空闻言,即举起葫芦,狼吞虎咽,正吞咽间,动作忽得一滞,似是被卡住喉咙一般.

铁娘大笑:“忘了,忘了!若是死了,倒是魂飞魄散,也去不得什么黄泉路了。”

却见悟空捂住喉咙,踉踉跄跄,似要摔倒一般,又往那墙边去拿别的葫芦...

“烈焰将起,你吃多少都压不住的!”

却见那悟空吃完一壶又一壶,将那三四壶倒了个底朝天,只依旧用手卡着自己的喉咙,身体却无丝毫变化。

直至吃到那第五壶,铁娘顿觉有诈,急取刀直劈悟空,却见刀锋过处,顿时将那刀刃震作两截,不禁大惊失色。

悟空将手中空壶一丢,遂大笑道:“金大嫂!承蒙款待!多谢!多谢!”

铁娘见那一地的空壶,不禁恼羞成怒:“你这贼厮!竟敢骗我!?”

悟空翻身而起,笑道:“是嫂嫂自己说,随我自取多少。今番吃完,怎却变卦?诬赖好人?”

铁娘大怒,又举刀来劈,奈何刀刀难伤悟空分毫。不禁泣哭不已,大喊道:“来人呐!!有贼偷丹啊!!!”

悟空闻言,急闪身出八卦房,边走边骂:“你tm是不是玩不起!”

便不顾铁娘哭骂,急驾云而走。

却说太上老君与众仙论道结束,又邀燃灯古佛至殿内相谈,口中道:“昔年,自那金蝉子来此,见众与之论道之后,便鲜有今日之兴致。想佛道有今日之功,亦难免其劳也,却只因一时意气,尽毁前程,不觉唏嘘。”

即又添茶一盏,置于一空位之前。

燃灯亦道:“若说谈经论道,我西天难有出其右者;若说教育万物,亦难有人望其项背。然却未经世态,不晓炎凉,难免天真。因其笃信大善,故而逢恶易见嗔怒,方才尽屠妖魔于那登仙台上。”

老君点头,抿一口茶,又道:“至今可有百年?”

“二百年有余。”

老君点头,再饮一口:“如来何意?”

燃灯叹息一声:“不知。亦从不在人前提及。只是夏季时,常住在鹫山,非有要事不回大雷音寺。”

“可是因为蝉鸣声?”

“大概吧。”

老君又往茶盏内添了些水,笑道:“却说那如来倒也刚毅如斯,难怪教出金蝉这样的弟子。此事需有人旁敲侧击才是。”

“我等虽有此心,但名不正言不顺,却难开口,唯弥勒与观音可为。弥勒屡屡提及此事,不得回应,如今不逢要事概不回寺。观音诸事繁多,如今亦在高位,我等难以相请。”

“万事皆有因缘,机缘未至,亦不必急于一时。”

正说话间,忽闻外面阵阵躁动,老君将燃灯留在房内,自己步出房门观瞧。见众仙交头接耳,乱作一团,纷纷向那八卦房跑去。

门卫见老君出来,即上前报曰:“众闻八卦房那里有贼偷盗丹药,正结众往处擒贼!”

老君心惊,急往八卦房而去。既至,却见铁娘倒在地上泣哭不已,于是喝退众仙,只留铁娘独自说话。

铁娘哭道:“适才那奉旨上天的齐天大圣吃醉了酒,潜入这八卦房中冒犯于我,我与他打斗,难以抵挡,于是便被他...”

“被他怎么了?”

“被他吃了五壶金丹。”

“人没事吗?”

“砍他的时候似是伤了手腕,倒未见别的伤势。”

老君长出一气,倒是不幸中的大幸。随即思量一二,却觉事有蹊跷,于是又遍问其中细节,不禁暗道“不好”。

于是急修书一封,命人呈报玉帝,不多时,信使回返,手里拿着另一封奏折。老君打开,见上书内容乃陈述悟空在瑶池偷饮御酒,迷晕守卫,又在蟠桃园内偷吃蟠桃,毁坏果树等诸多罪状。

条条皆是死罪...

老君闭目,抚须长叹一声:“许是天意,天意...”

却说悟空除了离恨天,明白今日诸事皆非梦境,顿觉自己闯下大祸。本打算径往花果山而去,又想起此前回去时,与众猴多有疏离之感,于是复还至瑶池,取御酒若干,才往花果山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