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一纸婚约:我成了总裁的心尖宠 > 第146章 火大

第146章 火大

“我帮你去骂他。”

“骂他有什么用,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这么对我,我真的,我要哭死了薇薇,我真受不了了,我明天我就去离婚,呜呜~”

安清越说越难受。

办公室发出来的嗲嗲的声音让她一想起来就作呕。

这小情人约会特么的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这不是还有正主在吗?

赵薇薇无奈的拍拍她的背,叹了口气,笑道:“安清,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安清吸了吸鼻涕,立马停住了哭声,她从赵薇薇的怀里起来,和赵薇薇对视的时候,眨了眨眼。

“开什么玩笑,谁喜欢他这样的男人?换作你你喜欢吗?”

“那你哭什么?你一来我家里就一个劲的哭哭哭,哭的老大声。”

安清:……

她尴尬的没有再说话。

用手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也不敢再去看赵薇薇。

其实女孩子的心思最容易猜到了,赵薇薇又不傻,看到安清这样的反应,她就知道安清是个什么样的心理。

安清还傲娇的撅了撅小嘴,道:“我才不会喜欢他,走,好久没有喝酒了,今晚去老地方喝酒去、叫上珂珂还有陆妄。”

她起身去翻赵薇薇的衣柜,两个人的身材差不多,衣品也差不多。

两个人呢也是要好的好闺蜜,她穿赵薇薇的衣服也不为过。

“哦对,你一说到这个我就想到了,陆妄今天还和我说你把他微信删了,咋的,季总不让你加男人了?”

安清边换衣服边说道:“我没事删他做什么?还不是季斯礼那玩意删的,今晚姐请他喝酒就是了。”

“你喝酒不怕他来抓你?”

“那他还出轨呢,管他。你还有没有美瞳?借一副给我,下次还你。”

安清换好衣服,就坐到了她的梳妆台前,开始化妆。

她还特地找了一身比较暴露的衣服穿,黑色的吊带搭配黑色的皮短裙,完美的刻画出了安清的身材。

况且那身黑色的吊带也只遮住了她的隐私部位,甚至还有些露,腿上还套了一次性的黑色丝袜。

“抽屉里。”

在化妆桌前倒腾了一个小时,化好妆之后就戴了个帽子,看起来就是一副夜店女王的模样。

赵薇薇也搞完了所有,两个人的风格类似,两个人站在一起还挺像双胞胎。

安清化了黑色的截断眼妆,而赵薇薇则是银色的。

“我都已经有半年没见你这样穿了,果然你一这样打扮,感觉就回来了,不过没了长头发,差了点。”

“短发也帅,姐今晚不醉不归,走。”

出门的时候穿了一双黑色的高筒靴子,跟高九厘米左右,又套了一身黑色大衣。

两个人来到了酒吧,赵薇薇已经提前订好了台,几人就来到了吧台上开始喝酒。

这里很吵,音乐声也很大,舞池上美女数不胜数。

“话说安大小姐,今晚你必须要请客啊!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把我删了。”陆妄一来就调侃她。

“行行行,今晚把本小姐灌醉了就请!烟呢?”

“带来了!”陆妄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包自己上次去香港带来的香烟,丢给了安清。

安清二话不说就拿过来抽,几人不是在喝酒就是在抽烟。

玩的不亦乐乎。

“话说安大小姐,你这样来酒吧,季总不说你吗?”陈珂珂问道。

“不怕。”

“我还是喜欢看你穿这种衣服,真是性感漂亮。”陆妄突然就坐到了安清的身边,本想着伸手去摸安清的大腿,却被赵薇薇一巴掌打了回去。

安清突然就笑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酒,直接就勾到了陆妄的肩膀上,“喝!”

“哟,安大小姐今天雅致啊!”陆妄接过来一口全部喝完。

“本小姐今天心情好,来来来,来玩骰子!”安清大叫,叫旁边的服务员拿了几个骰中来。

几个人又在桌上搞了起来。

今天安清心里难受的就想借酒消愁,她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又专门喝度数高的。

喝完了一瓶又一瓶的点。

下午,季斯礼还在办公室忙工作。

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季斯礼烦的没有去接,那个电话又打了个过来。

他接电话的时候,不耐烦的语气说了一句:“说。”

“爸爸,你来接我吗?”

季斯礼皱眉的看了下这个手机号,是个陌生号码,还是座机电话。

“尚清?妈妈呢?妈妈没去接你吗?”听到是季尚清的声音,季斯礼的声音都放温柔了起来。

“妈妈的手机打不通,爸爸,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走完了……我现在在保安室里。”

“好,爸爸现在去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他气的把手机直接就摔到了地上,许铭听到声响开门进来,就看到了破碎的手机。

“主子……”

“备车,去接尚清。”

“好。”

他放下手里的活,起身去了幼儿园。

s大附属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走了,只剩下季尚清一个人还在保安室里待着。

因为在下雪,天黑的特别的快,保安室里的爷爷给季尚清泡了碗燕麦粥喝。

季尚清很听话,在保安室里不吵不闹的等待自己的爸爸来。

“来,先把粥喝了。”保安爷爷人很和蔼,特别喜欢小朋友。

特别是季尚清,每次走的时候都会和他打招呼,早上来学校的时候也会跟他说早安,是一个特别有礼貌的小孩。

“谢谢爷爷。”季尚清接过那碗粥,等了很久了他也有些饿了。

“爸爸还没有来吗?”

季尚清小口的吃着手里的粥,摇了摇头。

“再等等吧,外面天冷,可能会慢些。”

“嗯,爷爷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季尚清抬起头来问道。

保安爷爷笑着摇头,随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看报纸。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季斯礼从车上下来走到了保安室。

看到季尚清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那里,火气立马就上升到了极致。

这么冷的天,让这么个小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自己的家长来接。

安清啊安清,你心还真的是够大的。

他走过去敲了敲窗户,季尚清正喝着粥,抬头就看到了窗外的爸爸。

“爷爷,我爸爸来了。”他喝完粥把垃圾丢到了垃圾桶里,起身走到爷爷面前。

保安爷爷牵着他的手走了出去,将他交给季斯礼之后,只是笑了笑。

“谢谢你。”季斯礼淡淡的说了一声。

“我还是喜欢看你穿这种衣服,真是性感漂亮。”陆妄突然就坐到了安清的身边,本想着伸手去摸安清的大腿,却被赵薇薇一巴掌打了回去。

安清突然就笑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酒,直接就勾到了陆妄的肩膀上,“喝!”

“哟,安大小姐今天雅致啊!”陆妄接过来一口全部喝完。

“本小姐今天心情好,来来来,来玩骰子!”安清大叫,叫旁边的服务员拿了几个骰中来。

几个人又在桌上搞了起来。

今天安清心里难受的就想借酒消愁,她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又专门喝度数高的。

喝完了一瓶又一瓶的点。

下午,季斯礼还在办公室忙工作。

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季斯礼烦的没有去接,那个电话又打了个过来。

他接电话的时候,不耐烦的语气说了一句:“说。”

“爸爸,你来接我吗?”

季斯礼皱眉的看了下这个手机号,是个陌生号码,还是座机电话。

“尚清?妈妈呢?妈妈没去接你吗?”听到是季尚清的声音,季斯礼的声音都放温柔了起来。

“妈妈的手机打不通,爸爸,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走完了……我现在在保安室里。”

“好,爸爸现在去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他气的把手机直接就摔到了地上,许铭听到声响开门进来,就看到了破碎的手机。

“主子……”

“备车,去接尚清。”

“好。”

他放下手里的活,起身去了幼儿园。

s大附属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走了,只剩下季尚清一个人还在保安室里待着。

因为在下雪,天黑的特别的快,保安室里的爷爷给季尚清泡了碗燕麦粥喝。

季尚清很听话,在保安室里不吵不闹的等待自己的爸爸来。

“来,先把粥喝了。”保安爷爷人很和蔼,特别喜欢小朋友。

特别是季尚清,每次走的时候都会和他打招呼,早上来学校的时候也会跟他说早安,是一个特别有礼貌的小孩。

“谢谢爷爷。”季尚清接过那碗粥,等了很久了他也有些饿了。

“爸爸还没有来吗?”

季尚清小口的吃着手里的粥,摇了摇头。

“再等等吧,外面天冷,可能会慢些。”

“嗯,爷爷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季尚清抬起头来问道。

保安爷爷笑着摇头,随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看报纸。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季斯礼从车上下来走到了保安室。

看到季尚清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那里,火气立马就上升到了极致。

这么冷的天,让这么个小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自己的家长来接。

安清啊安清,你心还真的是够大的。

他走过去敲了敲窗户,季尚清正喝着粥,抬头就看到了窗外的爸爸。

“爷爷,我爸爸来了。”他喝完粥把垃圾丢到了垃圾桶里,起身走到爷爷面前。

保安爷爷牵着他的手走了出去,将他交给季斯礼之后,只是笑了笑。

“谢谢你。”季斯礼淡淡的说了一声。

“我还是喜欢看你穿这种衣服,真是性感漂亮。”陆妄突然就坐到了安清的身边,本想着伸手去摸安清的大腿,却被赵薇薇一巴掌打了回去。

安清突然就笑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酒,直接就勾到了陆妄的肩膀上,“喝!”

“哟,安大小姐今天雅致啊!”陆妄接过来一口全部喝完。

“本小姐今天心情好,来来来,来玩骰子!”安清大叫,叫旁边的服务员拿了几个骰中来。

几个人又在桌上搞了起来。

今天安清心里难受的就想借酒消愁,她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又专门喝度数高的。

喝完了一瓶又一瓶的点。

下午,季斯礼还在办公室忙工作。

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季斯礼烦的没有去接,那个电话又打了个过来。

他接电话的时候,不耐烦的语气说了一句:“说。”

“爸爸,你来接我吗?”

季斯礼皱眉的看了下这个手机号,是个陌生号码,还是座机电话。

“尚清?妈妈呢?妈妈没去接你吗?”听到是季尚清的声音,季斯礼的声音都放温柔了起来。

“妈妈的手机打不通,爸爸,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走完了……我现在在保安室里。”

“好,爸爸现在去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他气的把手机直接就摔到了地上,许铭听到声响开门进来,就看到了破碎的手机。

“主子……”

“备车,去接尚清。”

“好。”

他放下手里的活,起身去了幼儿园。

s大附属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走了,只剩下季尚清一个人还在保安室里待着。

因为在下雪,天黑的特别的快,保安室里的爷爷给季尚清泡了碗燕麦粥喝。

季尚清很听话,在保安室里不吵不闹的等待自己的爸爸来。

“来,先把粥喝了。”保安爷爷人很和蔼,特别喜欢小朋友。

特别是季尚清,每次走的时候都会和他打招呼,早上来学校的时候也会跟他说早安,是一个特别有礼貌的小孩。

“谢谢爷爷。”季尚清接过那碗粥,等了很久了他也有些饿了。

“爸爸还没有来吗?”

季尚清小口的吃着手里的粥,摇了摇头。

“再等等吧,外面天冷,可能会慢些。”

“嗯,爷爷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季尚清抬起头来问道。

保安爷爷笑着摇头,随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看报纸。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季斯礼从车上下来走到了保安室。

看到季尚清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那里,火气立马就上升到了极致。

这么冷的天,让这么个小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自己的家长来接。

安清啊安清,你心还真的是够大的。

他走过去敲了敲窗户,季尚清正喝着粥,抬头就看到了窗外的爸爸。

“爷爷,我爸爸来了。”他喝完粥把垃圾丢到了垃圾桶里,起身走到爷爷面前。

保安爷爷牵着他的手走了出去,将他交给季斯礼之后,只是笑了笑。

“谢谢你。”季斯礼淡淡的说了一声。

“我还是喜欢看你穿这种衣服,真是性感漂亮。”陆妄突然就坐到了安清的身边,本想着伸手去摸安清的大腿,却被赵薇薇一巴掌打了回去。

安清突然就笑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酒,直接就勾到了陆妄的肩膀上,“喝!”

“哟,安大小姐今天雅致啊!”陆妄接过来一口全部喝完。

“本小姐今天心情好,来来来,来玩骰子!”安清大叫,叫旁边的服务员拿了几个骰中来。

几个人又在桌上搞了起来。

今天安清心里难受的就想借酒消愁,她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又专门喝度数高的。

喝完了一瓶又一瓶的点。

下午,季斯礼还在办公室忙工作。

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季斯礼烦的没有去接,那个电话又打了个过来。

他接电话的时候,不耐烦的语气说了一句:“说。”

“爸爸,你来接我吗?”

季斯礼皱眉的看了下这个手机号,是个陌生号码,还是座机电话。

“尚清?妈妈呢?妈妈没去接你吗?”听到是季尚清的声音,季斯礼的声音都放温柔了起来。

“妈妈的手机打不通,爸爸,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走完了……我现在在保安室里。”

“好,爸爸现在去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他气的把手机直接就摔到了地上,许铭听到声响开门进来,就看到了破碎的手机。

“主子……”

“备车,去接尚清。”

“好。”

他放下手里的活,起身去了幼儿园。

s大附属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走了,只剩下季尚清一个人还在保安室里待着。

因为在下雪,天黑的特别的快,保安室里的爷爷给季尚清泡了碗燕麦粥喝。

季尚清很听话,在保安室里不吵不闹的等待自己的爸爸来。

“来,先把粥喝了。”保安爷爷人很和蔼,特别喜欢小朋友。

特别是季尚清,每次走的时候都会和他打招呼,早上来学校的时候也会跟他说早安,是一个特别有礼貌的小孩。

“谢谢爷爷。”季尚清接过那碗粥,等了很久了他也有些饿了。

“爸爸还没有来吗?”

季尚清小口的吃着手里的粥,摇了摇头。

“再等等吧,外面天冷,可能会慢些。”

“嗯,爷爷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季尚清抬起头来问道。

保安爷爷笑着摇头,随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看报纸。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季斯礼从车上下来走到了保安室。

看到季尚清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那里,火气立马就上升到了极致。

这么冷的天,让这么个小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自己的家长来接。

安清啊安清,你心还真的是够大的。

他走过去敲了敲窗户,季尚清正喝着粥,抬头就看到了窗外的爸爸。

“爷爷,我爸爸来了。”他喝完粥把垃圾丢到了垃圾桶里,起身走到爷爷面前。

保安爷爷牵着他的手走了出去,将他交给季斯礼之后,只是笑了笑。

“谢谢你。”季斯礼淡淡的说了一声。

“我还是喜欢看你穿这种衣服,真是性感漂亮。”陆妄突然就坐到了安清的身边,本想着伸手去摸安清的大腿,却被赵薇薇一巴掌打了回去。

安清突然就笑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酒,直接就勾到了陆妄的肩膀上,“喝!”

“哟,安大小姐今天雅致啊!”陆妄接过来一口全部喝完。

“本小姐今天心情好,来来来,来玩骰子!”安清大叫,叫旁边的服务员拿了几个骰中来。

几个人又在桌上搞了起来。

今天安清心里难受的就想借酒消愁,她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又专门喝度数高的。

喝完了一瓶又一瓶的点。

下午,季斯礼还在办公室忙工作。

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季斯礼烦的没有去接,那个电话又打了个过来。

他接电话的时候,不耐烦的语气说了一句:“说。”

“爸爸,你来接我吗?”

季斯礼皱眉的看了下这个手机号,是个陌生号码,还是座机电话。

“尚清?妈妈呢?妈妈没去接你吗?”听到是季尚清的声音,季斯礼的声音都放温柔了起来。

“妈妈的手机打不通,爸爸,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走完了……我现在在保安室里。”

“好,爸爸现在去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他气的把手机直接就摔到了地上,许铭听到声响开门进来,就看到了破碎的手机。

“主子……”

“备车,去接尚清。”

“好。”

他放下手里的活,起身去了幼儿园。

s大附属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走了,只剩下季尚清一个人还在保安室里待着。

因为在下雪,天黑的特别的快,保安室里的爷爷给季尚清泡了碗燕麦粥喝。

季尚清很听话,在保安室里不吵不闹的等待自己的爸爸来。

“来,先把粥喝了。”保安爷爷人很和蔼,特别喜欢小朋友。

特别是季尚清,每次走的时候都会和他打招呼,早上来学校的时候也会跟他说早安,是一个特别有礼貌的小孩。

“谢谢爷爷。”季尚清接过那碗粥,等了很久了他也有些饿了。

“爸爸还没有来吗?”

季尚清小口的吃着手里的粥,摇了摇头。

“再等等吧,外面天冷,可能会慢些。”

“嗯,爷爷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季尚清抬起头来问道。

保安爷爷笑着摇头,随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看报纸。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季斯礼从车上下来走到了保安室。

看到季尚清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那里,火气立马就上升到了极致。

这么冷的天,让这么个小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自己的家长来接。

安清啊安清,你心还真的是够大的。

他走过去敲了敲窗户,季尚清正喝着粥,抬头就看到了窗外的爸爸。

“爷爷,我爸爸来了。”他喝完粥把垃圾丢到了垃圾桶里,起身走到爷爷面前。

保安爷爷牵着他的手走了出去,将他交给季斯礼之后,只是笑了笑。

“谢谢你。”季斯礼淡淡的说了一声。

“我还是喜欢看你穿这种衣服,真是性感漂亮。”陆妄突然就坐到了安清的身边,本想着伸手去摸安清的大腿,却被赵薇薇一巴掌打了回去。

安清突然就笑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酒,直接就勾到了陆妄的肩膀上,“喝!”

“哟,安大小姐今天雅致啊!”陆妄接过来一口全部喝完。

“本小姐今天心情好,来来来,来玩骰子!”安清大叫,叫旁边的服务员拿了几个骰中来。

几个人又在桌上搞了起来。

今天安清心里难受的就想借酒消愁,她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又专门喝度数高的。

喝完了一瓶又一瓶的点。

下午,季斯礼还在办公室忙工作。

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季斯礼烦的没有去接,那个电话又打了个过来。

他接电话的时候,不耐烦的语气说了一句:“说。”

“爸爸,你来接我吗?”

季斯礼皱眉的看了下这个手机号,是个陌生号码,还是座机电话。

“尚清?妈妈呢?妈妈没去接你吗?”听到是季尚清的声音,季斯礼的声音都放温柔了起来。

“妈妈的手机打不通,爸爸,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走完了……我现在在保安室里。”

“好,爸爸现在去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他气的把手机直接就摔到了地上,许铭听到声响开门进来,就看到了破碎的手机。

“主子……”

“备车,去接尚清。”

“好。”

他放下手里的活,起身去了幼儿园。

s大附属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走了,只剩下季尚清一个人还在保安室里待着。

因为在下雪,天黑的特别的快,保安室里的爷爷给季尚清泡了碗燕麦粥喝。

季尚清很听话,在保安室里不吵不闹的等待自己的爸爸来。

“来,先把粥喝了。”保安爷爷人很和蔼,特别喜欢小朋友。

特别是季尚清,每次走的时候都会和他打招呼,早上来学校的时候也会跟他说早安,是一个特别有礼貌的小孩。

“谢谢爷爷。”季尚清接过那碗粥,等了很久了他也有些饿了。

“爸爸还没有来吗?”

季尚清小口的吃着手里的粥,摇了摇头。

“再等等吧,外面天冷,可能会慢些。”

“嗯,爷爷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季尚清抬起头来问道。

保安爷爷笑着摇头,随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看报纸。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季斯礼从车上下来走到了保安室。

看到季尚清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那里,火气立马就上升到了极致。

这么冷的天,让这么个小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自己的家长来接。

安清啊安清,你心还真的是够大的。

他走过去敲了敲窗户,季尚清正喝着粥,抬头就看到了窗外的爸爸。

“爷爷,我爸爸来了。”他喝完粥把垃圾丢到了垃圾桶里,起身走到爷爷面前。

保安爷爷牵着他的手走了出去,将他交给季斯礼之后,只是笑了笑。

“谢谢你。”季斯礼淡淡的说了一声。

“我还是喜欢看你穿这种衣服,真是性感漂亮。”陆妄突然就坐到了安清的身边,本想着伸手去摸安清的大腿,却被赵薇薇一巴掌打了回去。

安清突然就笑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酒,直接就勾到了陆妄的肩膀上,“喝!”

“哟,安大小姐今天雅致啊!”陆妄接过来一口全部喝完。

“本小姐今天心情好,来来来,来玩骰子!”安清大叫,叫旁边的服务员拿了几个骰中来。

几个人又在桌上搞了起来。

今天安清心里难受的就想借酒消愁,她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又专门喝度数高的。

喝完了一瓶又一瓶的点。

下午,季斯礼还在办公室忙工作。

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季斯礼烦的没有去接,那个电话又打了个过来。

他接电话的时候,不耐烦的语气说了一句:“说。”

“爸爸,你来接我吗?”

季斯礼皱眉的看了下这个手机号,是个陌生号码,还是座机电话。

“尚清?妈妈呢?妈妈没去接你吗?”听到是季尚清的声音,季斯礼的声音都放温柔了起来。

“妈妈的手机打不通,爸爸,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走完了……我现在在保安室里。”

“好,爸爸现在去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他气的把手机直接就摔到了地上,许铭听到声响开门进来,就看到了破碎的手机。

“主子……”

“备车,去接尚清。”

“好。”

他放下手里的活,起身去了幼儿园。

s大附属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走了,只剩下季尚清一个人还在保安室里待着。

因为在下雪,天黑的特别的快,保安室里的爷爷给季尚清泡了碗燕麦粥喝。

季尚清很听话,在保安室里不吵不闹的等待自己的爸爸来。

“来,先把粥喝了。”保安爷爷人很和蔼,特别喜欢小朋友。

特别是季尚清,每次走的时候都会和他打招呼,早上来学校的时候也会跟他说早安,是一个特别有礼貌的小孩。

“谢谢爷爷。”季尚清接过那碗粥,等了很久了他也有些饿了。

“爸爸还没有来吗?”

季尚清小口的吃着手里的粥,摇了摇头。

“再等等吧,外面天冷,可能会慢些。”

“嗯,爷爷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季尚清抬起头来问道。

保安爷爷笑着摇头,随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看报纸。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季斯礼从车上下来走到了保安室。

看到季尚清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那里,火气立马就上升到了极致。

这么冷的天,让这么个小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自己的家长来接。

安清啊安清,你心还真的是够大的。

他走过去敲了敲窗户,季尚清正喝着粥,抬头就看到了窗外的爸爸。

“爷爷,我爸爸来了。”他喝完粥把垃圾丢到了垃圾桶里,起身走到爷爷面前。

保安爷爷牵着他的手走了出去,将他交给季斯礼之后,只是笑了笑。

“谢谢你。”季斯礼淡淡的说了一声。

“我还是喜欢看你穿这种衣服,真是性感漂亮。”陆妄突然就坐到了安清的身边,本想着伸手去摸安清的大腿,却被赵薇薇一巴掌打了回去。

安清突然就笑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酒,直接就勾到了陆妄的肩膀上,“喝!”

“哟,安大小姐今天雅致啊!”陆妄接过来一口全部喝完。

“本小姐今天心情好,来来来,来玩骰子!”安清大叫,叫旁边的服务员拿了几个骰中来。

几个人又在桌上搞了起来。

今天安清心里难受的就想借酒消愁,她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又专门喝度数高的。

喝完了一瓶又一瓶的点。

下午,季斯礼还在办公室忙工作。

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季斯礼烦的没有去接,那个电话又打了个过来。

他接电话的时候,不耐烦的语气说了一句:“说。”

“爸爸,你来接我吗?”

季斯礼皱眉的看了下这个手机号,是个陌生号码,还是座机电话。

“尚清?妈妈呢?妈妈没去接你吗?”听到是季尚清的声音,季斯礼的声音都放温柔了起来。

“妈妈的手机打不通,爸爸,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走完了……我现在在保安室里。”

“好,爸爸现在去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他气的把手机直接就摔到了地上,许铭听到声响开门进来,就看到了破碎的手机。

“主子……”

“备车,去接尚清。”

“好。”

他放下手里的活,起身去了幼儿园。

s大附属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走了,只剩下季尚清一个人还在保安室里待着。

因为在下雪,天黑的特别的快,保安室里的爷爷给季尚清泡了碗燕麦粥喝。

季尚清很听话,在保安室里不吵不闹的等待自己的爸爸来。

“来,先把粥喝了。”保安爷爷人很和蔼,特别喜欢小朋友。

特别是季尚清,每次走的时候都会和他打招呼,早上来学校的时候也会跟他说早安,是一个特别有礼貌的小孩。

“谢谢爷爷。”季尚清接过那碗粥,等了很久了他也有些饿了。

“爸爸还没有来吗?”

季尚清小口的吃着手里的粥,摇了摇头。

“再等等吧,外面天冷,可能会慢些。”

“嗯,爷爷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季尚清抬起头来问道。

保安爷爷笑着摇头,随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看报纸。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门口停了下来,季斯礼从车上下来走到了保安室。

看到季尚清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那里,火气立马就上升到了极致。

这么冷的天,让这么个小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自己的家长来接。

安清啊安清,你心还真的是够大的。

他走过去敲了敲窗户,季尚清正喝着粥,抬头就看到了窗外的爸爸。

“爷爷,我爸爸来了。”他喝完粥把垃圾丢到了垃圾桶里,起身走到爷爷面前。

保安爷爷牵着他的手走了出去,将他交给季斯礼之后,只是笑了笑。

“谢谢你。”季斯礼淡淡的说了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