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狂徒下山,手握十封婚书 > 第1045章 惨败

第1045章 惨败

蔡曙扭头见到陈霄在背后进攻,顿时心头一横,眼眸中闪过一丝狠色。

他的右手紧握佩剑,猛地朝前大力丢出。

剑气开路,横扫一切!

利剑宛如在激流勇进,破碎无数柄虚幻利刃,直逼陈霄。

而他本人,瞬间被其余虚幻利刃淹没。

这一刻,众人已经看出他的用意。

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他宁愿被虚幻利刃打伤,势必要斩出一剑。

以命搏命!

以伤换伤!

非常有魄力!

能够修炼到神游境之上的古武者,无一是废物。

如果不敢拼,不会走到今天。

假如陈霄受了伤,此消彼长之下,自然是蔡曙更有优势。

毕竟,星月门是蔡曙的主场。

陈霄要是受伤过重,恐怕无法活着离开星月门。

他的诸多打算,就会化为泡影。

这一时刻,众人神情紧张,双眼死死地盯着两人,不由得屏气凝神。

轰!

轰!

两道惊天巨响。

两人的进攻,全都猛烈地打在对方的身上。

蔡曙被打得暴退,身上衣衫破损,多处伤口血流不止。

他脸色出现些许的苍白,气息不稳。

与此同时,陈霄双手相叠,掌心猛地朝前压去,抵住锋芒毕露的剑尖。

他浑身气机运转如江河翻涌,疯狂灌向双手。

强大的力量,迫使长剑不再前进丝毫,璀璨耀眼的金光黯淡了些许,仿佛在预示着对方的失败。

而在这时,剑尖击破了陈霄的手掌心,鲜血滴落。

陈霄脸上闪过一抹狞色,“滚!”

他双手猛地爆发出一股磅礴劲力,直接震飞利剑。

利剑在空中不停画圈,而后飞落,插在蔡曙面前的地面上。

蔡曙脸色大变,顿时心神俱震。

自己的飞剑,竟然没有成功陈霄身受重伤,更没有逼迫陈霄后退。

怎么会?

怎么会?

他心中狂吼,觉得不可思议。

自己的拼死一搏,居然会惨遭失败。

想到此,蔡曙心中郁愤,猛然吐出一大口老血,脸色更差。

见到这一幕,李山庆等一众星月门的人惊恐交加。

宗门最强的存在,竟然惨败!

天呐!

星月门要完吗?

蔡曙实力强横,护佑星月门百年昌盛。

他若是被杀,星月门必定遭受强敌环伺,逐渐走向衰败!

这无疑是灭顶之灾!

陈霄冷冷一笑,“跟我玩以伤换伤,你够资格吗?”

蔡曙默默调息,正在尝试镇压体内紊乱的气机。

他已被彻底击败,完全不是陈霄的对手。

听到陈霄的话,蔡曙看了眼陈霄,不甘心道:“如果我能年轻二十岁,被打败的人就会是你!”

陈霄狂傲一笑,然后冷声发出扎心的质问,“如果你和我同龄,能打得过我吗?”

蔡曙沉默。

他的内心深处,已有答案。

不能!

根本打不过!

他心中羞愤至极,想要反驳,可哑口无言。

对方之惊艳,他自问不如,远远不如。

陈霄双眼一眯,陡然杀出。

既然已经打败对方,索性就乘胜追击,不给对方留下任何喘息的余地。

“住手!”

“休要伤害太上大长老!”

“你妈的停手!”

随着几道怒吼声响起,五道身影挡在陈霄的面前,正是李山庆协同其余四位太上长老。

他们五人被陈霄的进攻震得暴退,脸色难看。

陈霄停下脚步,道:“你们败局已定,拦不住我的。”

说着,他右手随意一挥,地上的一柄普通长剑飞起上天。

顷刻间,剑气浩荡,如一道雪白瀑布悬挂。

其散发出的剑势,恢弘浩大。

众人顿时心沉谷底,觉得自己与之相比,如同蝼蚁般弱小,不堪一击。

伏雅微微抬起头,“如此强的一剑,如果落下来,需要多强的力量才能挡住啊?要是陈霄想杀,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全会无法幸免!”

项修山抬头看了看天空的剑气如瀑,又看了看手中的红缨枪,懊恼道:“早知道用剑这么帅,我就一个走剑道的,耍枪根本没耍剑帅!”

他想了想后,又嘀咕道:“咦?会不会是个人的问题呢?说不定,陈霄耍枪照样耍,有机会我得找他讨教!”

李山庆沉默片刻后,低声道:“陈霄,如果你们能够退出星月门,今天的事,我们可以当没发生过。”

陈霄被逗笑。

正所谓,成王败寇!

失败者有资格这么说话吗?

一开始,如果双方能好好商量,可以和气生财,可惜的是,星月门不要这么宝贵的机会。

吃了苦头,遭了罪,才幡然醒悟。

先不说悔之晚矣,起码这个行为就有些可笑。

李山庆盯着陈霄,“虽然我们全都受了伤,没有和你一战之力,或许更不能接下你的一剑!”

“可是,你要清楚一件事!”

“我们星月门的护宗大阵,没有被启动!”

“如果你执意要打下去,我就会开启护宗大阵,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陈霄双眼一眯,“护宗大阵?”

说实话,他是有些忌惮的。

顶级宗门的护宗大阵,可不是闹着玩的,定然威力恐怖。

他经历连番厮杀,实力不再巅峰状态,能否扛得住护宗大阵,是个未知数。

而且,风铃等人同样在星月门。

若护宗大阵启动,他或许能确保自己不死,可未必能保证风铃等人安然无恙。

陈霄低头,认真地想了想后,道:“用我一人之命,换星月门全宗被灭,貌似很值呀!”

“我要是这么做,必定能威震世间,名传千秋!”

陈霄点头一笑,道:“行!你别墨迹,启动吧!”

闻言,李山庆表情瞬间僵住,脑子宕机。

啊?

他居然会同意!

怎么想的?

尼玛的,非要拼个你死我活啊!

疯子!

他就是个疯子!

李山庆本想着借护宗大阵,逼迫陈霄服软,然后带人离开。

不曾想,对方不仅不怕,反而有些激动和欣喜。

他扯了扯嘴角,脸色难堪。

听到陈霄这么说,李山庆一时骑虎难下。

启不启动呢?

妈的!

真不想死磕到底!

可是,身居高位的他又不想就此服软,觉得仍有一线生机。

陈霄笑眯眯道:“李山庆,你要是不启动护宗大阵,等我的剑落下,你们可就没有活路了呦!”

李山庆滚了滚喉咙,额头上冷汗直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