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我的夫君是只妖 > 第234章 狐妖大闹地府

第234章 狐妖大闹地府

苏世州不信道:“她就是我的女儿,哪里是妖孽?”

苏夫人也说道:“会不会是你们弄错了?”

国师:“苏丞相,苏夫人,你们千万不要被她的表面欺骗了,你们的女儿其实早就死了,是妖怪附身在你们的女儿身上,今天我就让她现出原形!”

“放箭!”国师一喊,身后的士兵马上射箭,箭如雨一般唰唰的朝我射来,我惊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如何闪躲。

“我的女儿!住手!全都给我住手!”苏世州嘶声大喊,但那些士兵不听他的,他只能在国师面前跪下来,求饶道:“国师,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她不是妖怪。”

国师冷着脸,跟一个雕像一样毫无反应,突然,一阵大风吹来,把我前面的箭返吹了回去,把士兵全都给射死了。

“你们胆敢伤她分毫,本王便屠尽天下人!”唐银的人影还没有到呢,就先听到他的声音了。

“是谁?”国师警惕了起来。

虞贵妃感应到了唐银的气息,说道:“不好,是妖王!”

国师身体顿时一缩,跟虞贵妃对视了一眼便马上落花而逃,身子一转就不见人影了。

我刚想松一口气,结果连同我也被一股妖风吹到了棺材里,起初棺材里是实的,如今确是空的,我震惊之余就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我最熟悉不过了,是阎罗王殿!

此时我就站在阎罗殿门口,眼前是一排穿红色衣服的鬼,他们跟人一样,只不过脸比人还要白,没有任何表情,眼珠子是空的,嘴唇是黑的,看得我背脊一阵发凉。

他们敲锣打鼓,抬花轿,像是要去接亲。

与他们对视了几秒,他们马上走过来。

一个媒婆走上来,对我说道:“阎夫人,请上轿。”

我反应过来苦笑一下马上转身逃跑,但是已经晚,人来到了这里,你还想往哪里逃?

“阎夫人,上轿吧,别让阎罗王久等了。”媒婆阴阳怪气的说。

在这句话之后,我好像被俯身了,我竟然乖乖的坐上轿子,上了花轿我才回过神来,但也只是一时间的回神,下一秒我又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只知道我又回过神来时,我已经来到了厅堂中,里面站了一个身形高大,身穿红色喜服,头戴红色官帽的男人。

我一见到他就一眼认出了是阎宫羽,但是我又说不了话,身体不听使唤的走过去跟他拜堂。

拜完堂后,阎宫羽牵着我的手,他的笑是我认识他以来从未见过的温柔:“走吧,我的新娘子。”

我不走,我内心非常反抗,阎宫羽以为我叫他抱,他笑了一下弯腰把我横抱了起来。

我顿时无语又气,难道我就这么嫁给他了?

怪不得他一直说我是他的妻子。

来到房间,他把我放在了床上,把我的红头盖掀开,见到我,惊叹道:“真美。”

我瞪着他,眼眶瞪红了。

他皱起了眉头,这时才意识到不对马上解开了我的控制,还跟我道歉,他说道:“是我的手下不懂事,让你受委屈了。”

“阎宫羽!”我气得站起来:“你怎么能随随便便跟我结婚?你问过我了吗?经过我同意了吗?”

他无辜道:“不是他们把你许配给我的吗?”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利用结阴婚的幌子目的就是想杀掉我,你居然还来真的,你简直……算了,你现在赶紧放我走,我爸……我爹娘见不到我会担心的。”

也不知道唐银没有见到我会做出什么事来,以他现在的脾气,肯定误以为是国师和蛇妖把我拐走,追他们去了。

如果只是这样那倒没什么,我最怕我最为担心的就是苏世州见到唐银会不会起什么误会,总感觉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心里面莫名其妙的不安起来。

阎宫羽脸色立马冷了下来,说道:“你既已经嫁给我,就是我的妻子,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掌管地府!”

我急忙道:“我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和你掌管地府,这一切都是个误会,我嫁给你是被安排的,并不是我的意愿,我想你也不喜欢强迫人吧。”

阎宫羽冷笑了一声,靠近我,把我压在身下,眼神迷离又危险:“你错了,我就喜欢强迫人,我看上的人,到了手中,说什么都不会放手。”

说完,欲要亲下来。

我马上捂住自己的嘴,说道:“我有心上人,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有什么用?我不会呆在这里的,我要出去!”

阎宫羽把我的手给扯下来,锁死:“只要你的人在这,你的心也会在这,苏紫月,做我妻子,我会照顾你,爱护你一辈子。”

“不要!”

“阎宫羽我警告你,你敢动我,我跟你势不两立!”我凶道。

我越反抗阎宫羽笑得越邪魅:“你真的很特别,但是我喜欢。”

我一气之下膝盖一抬狠狠地踢到他裤裆,他吃痛的身体软了下来,我推开他迅速起身。

“放我走。”

阎宫羽笑道:“我们已经拜堂,就算我放你走,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妻子。”

我认真说道:“跟你拜堂的是苏紫月,我不是她。”说完,我推门而去,脚刚踏出去又被他给绑了回去。

“洞房花烛夜你想去哪?还是乖乖待在我身边做我的夫人?”

我身体不能动弹,咬牙切齿道:“阎宫羽!”

“好,我做你的妻子,但是现在我必须走,你刚才也说了,跟你拜了堂,天涯海角都是你的妻子,这辈子我都跑不掉,我会回来的。”

没办法,我只能顺从他脱身再说。

就在这时,鬼差急急忙忙走进来说道:“不好了阎王,外面有一个自称是妖王的狐妖闯入地府,把地府里的恶鬼全放了,还伤了我们千军万马,现在正在往魔城靠近,扬言要一个人,如果见不到人,他就踏平我们阴曹地府!”

阎宫羽:“谁?”

鬼差看向我:“是,是夫人。”

阎宫羽马上问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看得出,他忌惮唐银,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此刻内心慌张。

我嘴角一勾,说道:“实不相瞒,我的心上人就是唐银,而且我还跟他结婚了,所以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阎宫羽握紧了拳头,把我关在了房间里自己出去了。

他无辜道:“不是他们把你许配给我的吗?”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利用结阴婚的幌子目的就是想杀掉我,你居然还来真的,你简直……算了,你现在赶紧放我走,我爸……我爹娘见不到我会担心的。”

也不知道唐银没有见到我会做出什么事来,以他现在的脾气,肯定误以为是国师和蛇妖把我拐走,追他们去了。

如果只是这样那倒没什么,我最怕我最为担心的就是苏世州见到唐银会不会起什么误会,总感觉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心里面莫名其妙的不安起来。

阎宫羽脸色立马冷了下来,说道:“你既已经嫁给我,就是我的妻子,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掌管地府!”

我急忙道:“我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和你掌管地府,这一切都是个误会,我嫁给你是被安排的,并不是我的意愿,我想你也不喜欢强迫人吧。”

阎宫羽冷笑了一声,靠近我,把我压在身下,眼神迷离又危险:“你错了,我就喜欢强迫人,我看上的人,到了手中,说什么都不会放手。”

说完,欲要亲下来。

我马上捂住自己的嘴,说道:“我有心上人,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有什么用?我不会呆在这里的,我要出去!”

阎宫羽把我的手给扯下来,锁死:“只要你的人在这,你的心也会在这,苏紫月,做我妻子,我会照顾你,爱护你一辈子。”

“不要!”

“阎宫羽我警告你,你敢动我,我跟你势不两立!”我凶道。

我越反抗阎宫羽笑得越邪魅:“你真的很特别,但是我喜欢。”

我一气之下膝盖一抬狠狠地踢到他裤裆,他吃痛的身体软了下来,我推开他迅速起身。

“放我走。”

阎宫羽笑道:“我们已经拜堂,就算我放你走,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妻子。”

我认真说道:“跟你拜堂的是苏紫月,我不是她。”说完,我推门而去,脚刚踏出去又被他给绑了回去。

“洞房花烛夜你想去哪?还是乖乖待在我身边做我的夫人?”

我身体不能动弹,咬牙切齿道:“阎宫羽!”

“好,我做你的妻子,但是现在我必须走,你刚才也说了,跟你拜了堂,天涯海角都是你的妻子,这辈子我都跑不掉,我会回来的。”

没办法,我只能顺从他脱身再说。

就在这时,鬼差急急忙忙走进来说道:“不好了阎王,外面有一个自称是妖王的狐妖闯入地府,把地府里的恶鬼全放了,还伤了我们千军万马,现在正在往魔城靠近,扬言要一个人,如果见不到人,他就踏平我们阴曹地府!”

阎宫羽:“谁?”

鬼差看向我:“是,是夫人。”

阎宫羽马上问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看得出,他忌惮唐银,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此刻内心慌张。

我嘴角一勾,说道:“实不相瞒,我的心上人就是唐银,而且我还跟他结婚了,所以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阎宫羽握紧了拳头,把我关在了房间里自己出去了。

他无辜道:“不是他们把你许配给我的吗?”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利用结阴婚的幌子目的就是想杀掉我,你居然还来真的,你简直……算了,你现在赶紧放我走,我爸……我爹娘见不到我会担心的。”

也不知道唐银没有见到我会做出什么事来,以他现在的脾气,肯定误以为是国师和蛇妖把我拐走,追他们去了。

如果只是这样那倒没什么,我最怕我最为担心的就是苏世州见到唐银会不会起什么误会,总感觉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心里面莫名其妙的不安起来。

阎宫羽脸色立马冷了下来,说道:“你既已经嫁给我,就是我的妻子,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掌管地府!”

我急忙道:“我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和你掌管地府,这一切都是个误会,我嫁给你是被安排的,并不是我的意愿,我想你也不喜欢强迫人吧。”

阎宫羽冷笑了一声,靠近我,把我压在身下,眼神迷离又危险:“你错了,我就喜欢强迫人,我看上的人,到了手中,说什么都不会放手。”

说完,欲要亲下来。

我马上捂住自己的嘴,说道:“我有心上人,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有什么用?我不会呆在这里的,我要出去!”

阎宫羽把我的手给扯下来,锁死:“只要你的人在这,你的心也会在这,苏紫月,做我妻子,我会照顾你,爱护你一辈子。”

“不要!”

“阎宫羽我警告你,你敢动我,我跟你势不两立!”我凶道。

我越反抗阎宫羽笑得越邪魅:“你真的很特别,但是我喜欢。”

我一气之下膝盖一抬狠狠地踢到他裤裆,他吃痛的身体软了下来,我推开他迅速起身。

“放我走。”

阎宫羽笑道:“我们已经拜堂,就算我放你走,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妻子。”

我认真说道:“跟你拜堂的是苏紫月,我不是她。”说完,我推门而去,脚刚踏出去又被他给绑了回去。

“洞房花烛夜你想去哪?还是乖乖待在我身边做我的夫人?”

我身体不能动弹,咬牙切齿道:“阎宫羽!”

“好,我做你的妻子,但是现在我必须走,你刚才也说了,跟你拜了堂,天涯海角都是你的妻子,这辈子我都跑不掉,我会回来的。”

没办法,我只能顺从他脱身再说。

就在这时,鬼差急急忙忙走进来说道:“不好了阎王,外面有一个自称是妖王的狐妖闯入地府,把地府里的恶鬼全放了,还伤了我们千军万马,现在正在往魔城靠近,扬言要一个人,如果见不到人,他就踏平我们阴曹地府!”

阎宫羽:“谁?”

鬼差看向我:“是,是夫人。”

阎宫羽马上问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看得出,他忌惮唐银,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此刻内心慌张。

我嘴角一勾,说道:“实不相瞒,我的心上人就是唐银,而且我还跟他结婚了,所以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阎宫羽握紧了拳头,把我关在了房间里自己出去了。

他无辜道:“不是他们把你许配给我的吗?”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利用结阴婚的幌子目的就是想杀掉我,你居然还来真的,你简直……算了,你现在赶紧放我走,我爸……我爹娘见不到我会担心的。”

也不知道唐银没有见到我会做出什么事来,以他现在的脾气,肯定误以为是国师和蛇妖把我拐走,追他们去了。

如果只是这样那倒没什么,我最怕我最为担心的就是苏世州见到唐银会不会起什么误会,总感觉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心里面莫名其妙的不安起来。

阎宫羽脸色立马冷了下来,说道:“你既已经嫁给我,就是我的妻子,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掌管地府!”

我急忙道:“我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和你掌管地府,这一切都是个误会,我嫁给你是被安排的,并不是我的意愿,我想你也不喜欢强迫人吧。”

阎宫羽冷笑了一声,靠近我,把我压在身下,眼神迷离又危险:“你错了,我就喜欢强迫人,我看上的人,到了手中,说什么都不会放手。”

说完,欲要亲下来。

我马上捂住自己的嘴,说道:“我有心上人,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有什么用?我不会呆在这里的,我要出去!”

阎宫羽把我的手给扯下来,锁死:“只要你的人在这,你的心也会在这,苏紫月,做我妻子,我会照顾你,爱护你一辈子。”

“不要!”

“阎宫羽我警告你,你敢动我,我跟你势不两立!”我凶道。

我越反抗阎宫羽笑得越邪魅:“你真的很特别,但是我喜欢。”

我一气之下膝盖一抬狠狠地踢到他裤裆,他吃痛的身体软了下来,我推开他迅速起身。

“放我走。”

阎宫羽笑道:“我们已经拜堂,就算我放你走,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妻子。”

我认真说道:“跟你拜堂的是苏紫月,我不是她。”说完,我推门而去,脚刚踏出去又被他给绑了回去。

“洞房花烛夜你想去哪?还是乖乖待在我身边做我的夫人?”

我身体不能动弹,咬牙切齿道:“阎宫羽!”

“好,我做你的妻子,但是现在我必须走,你刚才也说了,跟你拜了堂,天涯海角都是你的妻子,这辈子我都跑不掉,我会回来的。”

没办法,我只能顺从他脱身再说。

就在这时,鬼差急急忙忙走进来说道:“不好了阎王,外面有一个自称是妖王的狐妖闯入地府,把地府里的恶鬼全放了,还伤了我们千军万马,现在正在往魔城靠近,扬言要一个人,如果见不到人,他就踏平我们阴曹地府!”

阎宫羽:“谁?”

鬼差看向我:“是,是夫人。”

阎宫羽马上问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看得出,他忌惮唐银,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此刻内心慌张。

我嘴角一勾,说道:“实不相瞒,我的心上人就是唐银,而且我还跟他结婚了,所以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阎宫羽握紧了拳头,把我关在了房间里自己出去了。

他无辜道:“不是他们把你许配给我的吗?”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利用结阴婚的幌子目的就是想杀掉我,你居然还来真的,你简直……算了,你现在赶紧放我走,我爸……我爹娘见不到我会担心的。”

也不知道唐银没有见到我会做出什么事来,以他现在的脾气,肯定误以为是国师和蛇妖把我拐走,追他们去了。

如果只是这样那倒没什么,我最怕我最为担心的就是苏世州见到唐银会不会起什么误会,总感觉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心里面莫名其妙的不安起来。

阎宫羽脸色立马冷了下来,说道:“你既已经嫁给我,就是我的妻子,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掌管地府!”

我急忙道:“我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和你掌管地府,这一切都是个误会,我嫁给你是被安排的,并不是我的意愿,我想你也不喜欢强迫人吧。”

阎宫羽冷笑了一声,靠近我,把我压在身下,眼神迷离又危险:“你错了,我就喜欢强迫人,我看上的人,到了手中,说什么都不会放手。”

说完,欲要亲下来。

我马上捂住自己的嘴,说道:“我有心上人,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有什么用?我不会呆在这里的,我要出去!”

阎宫羽把我的手给扯下来,锁死:“只要你的人在这,你的心也会在这,苏紫月,做我妻子,我会照顾你,爱护你一辈子。”

“不要!”

“阎宫羽我警告你,你敢动我,我跟你势不两立!”我凶道。

我越反抗阎宫羽笑得越邪魅:“你真的很特别,但是我喜欢。”

我一气之下膝盖一抬狠狠地踢到他裤裆,他吃痛的身体软了下来,我推开他迅速起身。

“放我走。”

阎宫羽笑道:“我们已经拜堂,就算我放你走,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妻子。”

我认真说道:“跟你拜堂的是苏紫月,我不是她。”说完,我推门而去,脚刚踏出去又被他给绑了回去。

“洞房花烛夜你想去哪?还是乖乖待在我身边做我的夫人?”

我身体不能动弹,咬牙切齿道:“阎宫羽!”

“好,我做你的妻子,但是现在我必须走,你刚才也说了,跟你拜了堂,天涯海角都是你的妻子,这辈子我都跑不掉,我会回来的。”

没办法,我只能顺从他脱身再说。

就在这时,鬼差急急忙忙走进来说道:“不好了阎王,外面有一个自称是妖王的狐妖闯入地府,把地府里的恶鬼全放了,还伤了我们千军万马,现在正在往魔城靠近,扬言要一个人,如果见不到人,他就踏平我们阴曹地府!”

阎宫羽:“谁?”

鬼差看向我:“是,是夫人。”

阎宫羽马上问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看得出,他忌惮唐银,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此刻内心慌张。

我嘴角一勾,说道:“实不相瞒,我的心上人就是唐银,而且我还跟他结婚了,所以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阎宫羽握紧了拳头,把我关在了房间里自己出去了。

他无辜道:“不是他们把你许配给我的吗?”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利用结阴婚的幌子目的就是想杀掉我,你居然还来真的,你简直……算了,你现在赶紧放我走,我爸……我爹娘见不到我会担心的。”

也不知道唐银没有见到我会做出什么事来,以他现在的脾气,肯定误以为是国师和蛇妖把我拐走,追他们去了。

如果只是这样那倒没什么,我最怕我最为担心的就是苏世州见到唐银会不会起什么误会,总感觉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心里面莫名其妙的不安起来。

阎宫羽脸色立马冷了下来,说道:“你既已经嫁给我,就是我的妻子,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掌管地府!”

我急忙道:“我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和你掌管地府,这一切都是个误会,我嫁给你是被安排的,并不是我的意愿,我想你也不喜欢强迫人吧。”

阎宫羽冷笑了一声,靠近我,把我压在身下,眼神迷离又危险:“你错了,我就喜欢强迫人,我看上的人,到了手中,说什么都不会放手。”

说完,欲要亲下来。

我马上捂住自己的嘴,说道:“我有心上人,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有什么用?我不会呆在这里的,我要出去!”

阎宫羽把我的手给扯下来,锁死:“只要你的人在这,你的心也会在这,苏紫月,做我妻子,我会照顾你,爱护你一辈子。”

“不要!”

“阎宫羽我警告你,你敢动我,我跟你势不两立!”我凶道。

我越反抗阎宫羽笑得越邪魅:“你真的很特别,但是我喜欢。”

我一气之下膝盖一抬狠狠地踢到他裤裆,他吃痛的身体软了下来,我推开他迅速起身。

“放我走。”

阎宫羽笑道:“我们已经拜堂,就算我放你走,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妻子。”

我认真说道:“跟你拜堂的是苏紫月,我不是她。”说完,我推门而去,脚刚踏出去又被他给绑了回去。

“洞房花烛夜你想去哪?还是乖乖待在我身边做我的夫人?”

我身体不能动弹,咬牙切齿道:“阎宫羽!”

“好,我做你的妻子,但是现在我必须走,你刚才也说了,跟你拜了堂,天涯海角都是你的妻子,这辈子我都跑不掉,我会回来的。”

没办法,我只能顺从他脱身再说。

就在这时,鬼差急急忙忙走进来说道:“不好了阎王,外面有一个自称是妖王的狐妖闯入地府,把地府里的恶鬼全放了,还伤了我们千军万马,现在正在往魔城靠近,扬言要一个人,如果见不到人,他就踏平我们阴曹地府!”

阎宫羽:“谁?”

鬼差看向我:“是,是夫人。”

阎宫羽马上问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看得出,他忌惮唐银,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此刻内心慌张。

我嘴角一勾,说道:“实不相瞒,我的心上人就是唐银,而且我还跟他结婚了,所以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阎宫羽握紧了拳头,把我关在了房间里自己出去了。

他无辜道:“不是他们把你许配给我的吗?”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利用结阴婚的幌子目的就是想杀掉我,你居然还来真的,你简直……算了,你现在赶紧放我走,我爸……我爹娘见不到我会担心的。”

也不知道唐银没有见到我会做出什么事来,以他现在的脾气,肯定误以为是国师和蛇妖把我拐走,追他们去了。

如果只是这样那倒没什么,我最怕我最为担心的就是苏世州见到唐银会不会起什么误会,总感觉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心里面莫名其妙的不安起来。

阎宫羽脸色立马冷了下来,说道:“你既已经嫁给我,就是我的妻子,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掌管地府!”

我急忙道:“我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和你掌管地府,这一切都是个误会,我嫁给你是被安排的,并不是我的意愿,我想你也不喜欢强迫人吧。”

阎宫羽冷笑了一声,靠近我,把我压在身下,眼神迷离又危险:“你错了,我就喜欢强迫人,我看上的人,到了手中,说什么都不会放手。”

说完,欲要亲下来。

我马上捂住自己的嘴,说道:“我有心上人,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有什么用?我不会呆在这里的,我要出去!”

阎宫羽把我的手给扯下来,锁死:“只要你的人在这,你的心也会在这,苏紫月,做我妻子,我会照顾你,爱护你一辈子。”

“不要!”

“阎宫羽我警告你,你敢动我,我跟你势不两立!”我凶道。

我越反抗阎宫羽笑得越邪魅:“你真的很特别,但是我喜欢。”

我一气之下膝盖一抬狠狠地踢到他裤裆,他吃痛的身体软了下来,我推开他迅速起身。

“放我走。”

阎宫羽笑道:“我们已经拜堂,就算我放你走,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妻子。”

我认真说道:“跟你拜堂的是苏紫月,我不是她。”说完,我推门而去,脚刚踏出去又被他给绑了回去。

“洞房花烛夜你想去哪?还是乖乖待在我身边做我的夫人?”

我身体不能动弹,咬牙切齿道:“阎宫羽!”

“好,我做你的妻子,但是现在我必须走,你刚才也说了,跟你拜了堂,天涯海角都是你的妻子,这辈子我都跑不掉,我会回来的。”

没办法,我只能顺从他脱身再说。

就在这时,鬼差急急忙忙走进来说道:“不好了阎王,外面有一个自称是妖王的狐妖闯入地府,把地府里的恶鬼全放了,还伤了我们千军万马,现在正在往魔城靠近,扬言要一个人,如果见不到人,他就踏平我们阴曹地府!”

阎宫羽:“谁?”

鬼差看向我:“是,是夫人。”

阎宫羽马上问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看得出,他忌惮唐银,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此刻内心慌张。

我嘴角一勾,说道:“实不相瞒,我的心上人就是唐银,而且我还跟他结婚了,所以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阎宫羽握紧了拳头,把我关在了房间里自己出去了。

他无辜道:“不是他们把你许配给我的吗?”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利用结阴婚的幌子目的就是想杀掉我,你居然还来真的,你简直……算了,你现在赶紧放我走,我爸……我爹娘见不到我会担心的。”

也不知道唐银没有见到我会做出什么事来,以他现在的脾气,肯定误以为是国师和蛇妖把我拐走,追他们去了。

如果只是这样那倒没什么,我最怕我最为担心的就是苏世州见到唐银会不会起什么误会,总感觉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心里面莫名其妙的不安起来。

阎宫羽脸色立马冷了下来,说道:“你既已经嫁给我,就是我的妻子,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掌管地府!”

我急忙道:“我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和你掌管地府,这一切都是个误会,我嫁给你是被安排的,并不是我的意愿,我想你也不喜欢强迫人吧。”

阎宫羽冷笑了一声,靠近我,把我压在身下,眼神迷离又危险:“你错了,我就喜欢强迫人,我看上的人,到了手中,说什么都不会放手。”

说完,欲要亲下来。

我马上捂住自己的嘴,说道:“我有心上人,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有什么用?我不会呆在这里的,我要出去!”

阎宫羽把我的手给扯下来,锁死:“只要你的人在这,你的心也会在这,苏紫月,做我妻子,我会照顾你,爱护你一辈子。”

“不要!”

“阎宫羽我警告你,你敢动我,我跟你势不两立!”我凶道。

我越反抗阎宫羽笑得越邪魅:“你真的很特别,但是我喜欢。”

我一气之下膝盖一抬狠狠地踢到他裤裆,他吃痛的身体软了下来,我推开他迅速起身。

“放我走。”

阎宫羽笑道:“我们已经拜堂,就算我放你走,天涯海角你都是我的妻子。”

我认真说道:“跟你拜堂的是苏紫月,我不是她。”说完,我推门而去,脚刚踏出去又被他给绑了回去。

“洞房花烛夜你想去哪?还是乖乖待在我身边做我的夫人?”

我身体不能动弹,咬牙切齿道:“阎宫羽!”

“好,我做你的妻子,但是现在我必须走,你刚才也说了,跟你拜了堂,天涯海角都是你的妻子,这辈子我都跑不掉,我会回来的。”

没办法,我只能顺从他脱身再说。

就在这时,鬼差急急忙忙走进来说道:“不好了阎王,外面有一个自称是妖王的狐妖闯入地府,把地府里的恶鬼全放了,还伤了我们千军万马,现在正在往魔城靠近,扬言要一个人,如果见不到人,他就踏平我们阴曹地府!”

阎宫羽:“谁?”

鬼差看向我:“是,是夫人。”

阎宫羽马上问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看得出,他忌惮唐银,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此刻内心慌张。

我嘴角一勾,说道:“实不相瞒,我的心上人就是唐银,而且我还跟他结婚了,所以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阎宫羽握紧了拳头,把我关在了房间里自己出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