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一世狂枭 > 第1261章 剑气纵横百万里!

第1261章 剑气纵横百万里!

剑气纵横百万里,一剑霜寒十九州!

被万众瞩目的两道身影毫无征兆开始交手,刺眼的剑气浮现于所有人眼帘,令真仙以下的修士汗毛为之倒竖,就连肌体都差点撕裂。

最终还是星河大帝出手,把二人的战斗余波隔绝于星河之上,围观的人才如释重负。

经此一遭,没有人再敢小觑陈江河。

因为在二人斗法之前,几乎没有人看好陈江河,更不认为陈江河能抵挡丘魁的攻势。

而今却看得出来二人旗鼓相当。

人群再次议论纷纷。

“我明白了,丘魁长老压制了自身实力,否则他们不会打得这么不可开交。”

“有道理啊,我之前差点以为北冥跟丘魁并驾齐驱了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过能做到这点已经很不错了,在座的各位谁能比得上北冥?”

“且看吧,最后肯定还是丘魁胜出。”

“……”

安凝自然听见了这些议论声,有心反驳又没什么底气。

只好询问身旁的司徒相,“司徒长老,那些人说的都是真的么?”

司徒相面色镇定,“是。”

“啊?那师父岂不是有危险?”安凝更加担心了。

秋水欲言又止,总觉得不对劲。

司徒相忽然笑了,缓缓说道:“丘魁隐藏实力不假,谁又能保证北冥没有保留实力?”

嗯?

安凝与秋水用狐疑的目光望向司徒相。

司徒相兴致高涨,意味深长说道:“或许我们正在见证最强的半仙之战,这是注定载入史册的一战。”

星河之上,大战继续。

陈江河与丘魁初次交手,二人都没能奈何对方。

丘魁露出微微诧异的表情,像是没料到陈江河竟然这么耐揍?

陈江河洞悉丘魁想法,让他发挥出全部实力,不必遮遮掩掩保留实力。

“那多没意思?老夫要的就是压制一半实力,挑战自我极限!”丘魁大大方方告知陈江河想法,陈江河闻言大笑,心道丘魁跟他想一块去了,都把对方当成磨刀石!陈江河知道修炼出第二道仙气之后实力突飞猛进,按照陈江河估计若是倾尽全力的话丘魁未必能抵挡太久。

丘魁与陈江河对视片刻,而后相视大笑。

“好你个北冥,原来你也藏了一手,不过就目前这个状态挺好!”丘魁说道。

陈江河回过神,“孰强孰弱,一试便知!”

陈江河祭出弑仙剑,这把剑被他经过伪装,在原来的剑身表面覆盖了层坑坑洼洼的黑铁,看上去完全就是一把没有开锋的重剑,与原来的模样大相径庭。这是为了避免被虚天殿的对手盯上,陈江河目前还不是真仙,无法应对未知危险。

“咦?你手里的铁剑竟让我嗅到些许危险气息,看上去应该是绝世宝物。”丘魁点评,同时祭出一座冒着袅袅青烟的炉子置于掌心,道:“你有重剑,我有香炉,且看谁会笑到最后!”

当!

弑仙剑与香炉碰撞,爆发无量光芒,极为耀眼。

逸散开来的战斗余波将附近十几颗星河涤荡成为尘埃,差点冲击到岸边,若非星河大帝施法阻隔能量逸散,只怕岸边的人死伤过半。

丘魁再次惊讶。

这座香炉陪伴了他漫长的岁月,除却真仙之外几乎没有遇到对手。

如今竟然被陈江河的黑铁剑劈出一道沟壑!

实在是令人心疼!

陈江河默默收起弑仙剑,用仙王的杀器对付丘魁确实有些欺负人,而且还有作弊嫌疑。

靠人不如靠自己,这是陈江河的信念。

看见陈江河收起黑铁剑,丘魁眼皮跳动了几下,道:“武器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完全不必如此。”

陈江河,“我的肉身,就是最强大的武器!”

丘魁头次发现陈江河比自己还狂!

不!

这不是狂!

而是无与伦比的自信!

丘魁,“好,那我就顺遂你的心愿,将你击败!”

二人显然都已经上头,把击败对方视为最高目标,陈江河挥舞拳头与丘魁的香炉对碰。

丘魁正想说这座香炉被他融合了多种仙金,不是陈江河肉身能够撼动的,话才到嘴边就看见了极为恐怖的事情,香炉表面竟然留下了许多拳印,显然是被陈江河重创所致!丘魁再次望向陈江河,眸光极为凝重。

陈江河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疯狂运转第一道仙气轰出恐怖的一拳。

丘魁心中警兆顿生,不敢再用香炉与陈江河对抗,反而闪身离开陈江河身前。

陈江河这一拳已轰出一半,无法收回。

即使陈江河在最后关头卸了些许力道,仍然把周围的十几颗星辰一拳轰成齑粉。

丘魁见状心道好险。

自己还是低估了陈江河的实力,这家伙肉身已经近仙。

没等丘魁思量太久,陈江河再次仗着强横肉身横渡而来,丘魁迅速做出应对。

二人以肉身抗衡,不分胜负。

不过陈江河肉身优势很大,不是丘魁所能比拟,这是因为陈江河肉身常年被玄黄气温养,使其肉身不亚于普通仙器!

丘魁全身已经被疼痛侵袭!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他近三万年以来最为惨烈的一战,也是最为吃力的一战。

“道友,你可以催动第二道仙气了,否则断然不是我之敌。”陈江河开口,故意激怒丘魁。

丘魁不为所动,幽幽说道:“论肉身我确实比不过你,不过若是论战法,我定然在你之上!没有哪个半仙能让我催动第二道仙气!”

丘魁发狠,反扑陈江河。

陈江河果然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丘魁的战法太过玄妙,几乎到了超凡脱俗的境界。

这是数万年的战斗经验,恰恰是陈江河最欠缺的东西。

一番龙争虎斗之后,陈江河被陈江河丘魁一巴掌拍飞,足足贯穿了七颗星辰。

陈江河灰头土脸,肉身隐隐有了崩开的迹象。

丘魁再次降临陈江河身前,居高临下俯视着狼狈的陈江河,“我说过,你并非我对手,只有真仙才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这股自信已不亚于陈江河。

陈江河冷哼,全身灰尘簌簌抖落,气息攀升至巅峰!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屈,纵使肉身伤痕累累,但陈江河的斗志却愈发高涨。他深吸一口气,体内的仙气如同汹涌澎湃的江河,在他的经脉中奔腾不息。他的肌肉在仙气的滋养下迅速恢复,那些崩开的迹象在眨眼间愈合,他的气息变得更加强大,仿佛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丘魁,你太小看我了!”陈江河的声音如同雷霆万钧,响彻星河。紧接着陈江河双手紧握成拳,仙气在他的拳头上凝聚成实质,仿佛两颗璀璨的星辰在他的拳头上闪耀。

丘魁眉头微皱,他能感受到陈江河的力量在不断攀升,胸腔内的自信并未因此动摇。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他的身形如同鬼魅般飘忽不定,他的手掌轻轻一挥,一道无形的波动如同涟漪般扩散开来,这是他的战法之一,名为“虚空涟漪”,能够扰乱对手的感知,让对手无法准确捕捉到他的位置。

陈江河心中没有涟漪,闭上眼睛运转玄黄气感应丘魁的身影所在。

再次睁眼时,惊雷在陈江河眼帘里炸开,爆发出即今绚烂的光彩,陈江河挥舞双拳杀向丘魁。

丘魁微惊。

连虚空涟漪都没法影响到陈江河的判断么?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一声冷哼之后,丘魁不得不拎着香炉应战,欲与陈江河试比高!

两人的身影在星河之上交错,每一次碰撞都爆发出惊人的能量波动,星河为之颤抖,星辰为之黯淡。

二人的战斗已经超越了半仙的范畴,达到全新的境界。

打到这个地步,世人已足够震惊。

譬如说之前并不看好陈江河的那些人,此刻都目瞪口呆,被陈江河展现的实力而震惊。

即便是潜藏在暗中的真仙老怪,都露出凝重的神色。

他们隐约觉得,二人的真正实力已经无限接近真仙领域,当得上人间第一流!

双方可谓倾尽所有,难分胜负!

丘魁被陈江河这双无敌的拳头击得连连倒退,只是某个瞬间松懈下来,就被陈江河的拳头轰飞到九霄云外。

这位万衍宗的超级天才自然不甘落败,祭出香炉垂落万千青烟,使得整条星河上空都弥漫着淡青色的烟雾,这些烟雾把陈江河层层包围,让陈江河失去方向感,同时这些青烟通过陈江河肉身毛孔进入经脉之中,延阻真元仙气的流动,以达到限制陈江河实力的目的。

初时陈江河确实如陷泥沼,几乎动弹不得。

丘魁趁此机会展开反击,虽说他的肉身不如陈江河,但陈江河如今没有还手之力,以至于丘魁接连得手。

陈江河颓势几乎阻挡不住。

再一次交锋之中,丘魁再次拍飞陈江河,“你还不打算动用第二道仙气么?再不动用,你会输得很彻底!”

“还没到那时候。”陈江河冷哼。

丘魁没再开口,大开大合拳打六合八荒,陈江河数次被击飞连累星辰毁灭。

以至于支持陈江河的修士的心都沉至谷底。

安凝和秋水不约而同沉默不语,生怕下一刻陈江河就要吃败仗。

一些人的沮丧话语在二人耳畔响起。

“输了,再无还手之力。”

“我们对他要求太高,一个修道不足万年的天才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了不起,若是修炼时间等同的话丘魁真不是北冥之敌。要我说,北冥输就输在底蕴不足,回去再练练吧。”

“也不能这么说,希望他不要滋生心魔吧。”

“……”

安凝默默攥紧拳头,低声喃喃道:“师父难道真的会败么?”

秋水听到安凝的低语,有心安慰两句,又怕给安凝太多希望以至于后面绝望。她自小就听说过丘魁的故事,潜意识里把丘魁当成当世第一天才,总觉得师兄打不过丘魁亦合乎情理,但这些话她绝对不会说出口。

不远处。

九天神宫的人同样在此。

为首的正是冬申与姜静,经过浩然宗一行后二人心生嫌隙,已远不如之前般亲密无间。

冬申知道姜静倍加推崇陈江河,心中自然是酸溜溜的,看见陈江河吃了大亏,冬申刻意笑道:“这就是北冥的真正实力么,照我看来不过如此。倒是这位丘魁道友……实力远超我等,若是能邀请他加入九天神宫就好了。”

姜静秀眉微蹙,对冬申这句话感到不舒服。

冬申捕捉到这个细节,心中暗喜之余继续揶揄陈江河,言必称陈江河是跳梁小丑,怎么敢答应丘魁的挑战?

“够了!”姜静心烦意乱,冷冷打断冬申的话。

“北冥再怎么不堪,也非你所能比较。”

冬申一度怀疑耳朵出了问题,师妹怎么能用如此歹毒的言语说他?他不由怒道:“姜师妹,莫非你喜欢这北冥?”

姜静坦然说道:“不喜欢,我只是看不惯师兄肆意诋毁北冥道兄,他是胸怀天下苍生的豪杰,而非师兄口中的小人。诋毁君子不会让自己变得高尚,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心胸狭隘!还请师兄正视与北冥道兄之间的差距。”

冬申一点就炸!

尤其是上次被陈江河镇压在大赤炉中的经历,让他觉得极为耻辱!

眼下又被师妹当面点破,冬申颜面无存,低吼道:“那你就等着吧,北冥必败无疑,不会有一丁点儿悬念!”

姜静轻哼,不再理会。

冬申双眸死死盯着陈江河身影,巴不得陈江河下一刻就被丘魁一巴掌拍死。

星河之上,双方仍然在对峙。

陈江河被香炉中弥散出来的青烟拘束,面对丘魁的攻势竟无还手之力,眼看就要落败了。

丹田处的玄黄火被陈江河催动,火焰汹涌席卷陈江河全身经脉,把入侵肉身的青烟全部烧成虚无,陈江河得以挣脱束缚更加游刃有余应对丘魁的攻势。二人的平衡由之前的倾向于丘魁,变成如今倒向陈江河。

陈江河如鱼得水,再无任何阻碍。

丘魁猝不及防被重回巅峰实力的陈江河数拳轰飞,再次震惊了世人。

这还远远不止。

得到玄黄火辅助的陈江河实力得到增幅,追着丘魁猎杀,丘魁万万没有料到这点,立即从袖口里取出几张符箓,念了一段咒语之后手里的符箓焚烧成烬,同时激发出许多道谣言光芒,这些光芒最终变成丘魁的模样。

“这是化身符!”司徒相惊呼。

“而且还是半仙层级的化身符,每张符箓都能幻化出与本体等同实力的化身,虽说支撑不了太久,但是在这片战场上任何一个细节变化最终都有可能影响到结局。”

众人定眼望去,赫然有五道分身。

而且每道分身的实力都与本体等同,足以缠绕陈江河一段时间,为丘魁争取到宝贵的休整时间。

面对五道分身,陈江河丝毫不怵,硬生生杀了过去。

丘魁面无表情说道:“这些分身的实力与我等同,足以拖上你不少时间。而若是你盲目自大,输在分身之手并非没有可能!”

说完这句话,丘魁立即闭眼调息。

哪成想陈江河在这一刻爆发出极为恐怖的实力,一拳就把其中一道分身轰成虚无,天地间不见其丝毫踪迹。

丘魁心有所感,骇然不已,令他不得不睁眼。

于是他亲眼见证了接下来发生的可怕一幕——陈江河沐浴在血光之中,一拳一掌将丘魁的分身逐一击破!

远远望去,分明就是一尊为战斗厮杀而生的神祇!

有那么一瞬间,丘魁心中浮起惶恐不安。

莫非要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