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常看书 > 我的谍战岁月 > 第1045章 情报送出

第1045章 情报送出

汪填海一行人抵达江湾军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三点多。

为了确保汪填海的安全,整个江湾营地犹如一张紧密的网:

营地制高点由汪填海的卫士占据,设置瞭望警戒点。

军警荷枪实弹巡逻,还有卫士牵着东洋狼狗四处巡视。

七十六号的便衣特务,也在江湾营地四下里警戒。

而江湾营地外围的道路,也被上海市警察局派遣军警戒严。

汪填海最信任的卫士军官尤少培担任总值日官,对来江湾营地的每一个人,每一辆车核查,所有人的证件、车牌号、通行证核对无误后,才可放行。

民国二十三年,汪填海在南京中央党部院内被刺时,尤少培当场开枪打伤刺客孙凤鸣,因而此人备受汪填海信重。

下午三点三刻,汪填海一身高级将领礼服登台,向全体军官学员、学生队员发表了‘坚持三名主义,以和平运动为路线再造中华’的讲话。

在讲演中,汪填海高度评价了江湾中央陆军军官训练团的重大意义,勉励所有毕业生以高标准要求自己,为保护新政权,保卫和平建国胜利果实筑起新的长城。

讲演过后,教育长叶黄陂又发表了一通讲话,最后宣布请‘汪先生为优秀学员颁发奖章,授予荣誉佩剑’。

……

程千帆是第七个登台领奖的。

对于这位从未来军官训练团一天,却被钦点为优秀学员的‘小程总’,众军官学员、学生队员也是好奇不已,纷纷以复杂的眼光看着他登台。

“聚财楼的事情我听说了,没受伤吧。”汪填海微笑着,关切询问。

“劳校长挂念。”程千帆敬礼,说道,“学生无恙。”

汪填海愣了下,这是第一个称呼他为校长的,前面两人都是直接称呼他‘汪主席’。

然后他的脸上笑容更盛。

校长好,校长好,他喜欢这个称呼。

汪填海亲自帮程千帆在军装上挂好奖章,并且亲自帮程千帆整理好绶剑,又微笑着勉励了两句。

“誓以至诚相信三民主义,拥护汪主席的和平运动。”程千帆再次敬礼,朗声说道。

“很好。”汪填海微笑说道。

“校长也要多保重身体。”程千帆言辞恳切说道,“国家民族的希望在校长,校长且不可太过劳累。”

“好,好,好。”汪填海的心中泛起暖流,这么多登台的优秀学员,只有程千帆关心他的身体,最重要的是,他能够感受到程千帆这份关心是发自内心的。

台下,欧阳传兴面色铁青,程千帆的这份荣誉,本该是属于他的,这个从未来军官训练团一天的家伙,这个裙带子弟恬不知耻的抢走了属于他的荣誉。

尤其是看到汪填海勉励程千帆的话语,明显比其他军官学员要多,这更令欧阳传兴心中暗恨不已。

授奖仪式结束后,教育长叶黄陂再度登台,宣布江湾中央陆军军官训练团第一期正式结业,整个毕业典礼圆满结束。

……

而关于第一期军官学员的去向,叶黄陂也随后宣布。

汪填海政权还都南京在即,本月底将在南京举行中央政治会议及成立政治委员会。

因此,学员队部分整编为汪填海的亲卫队,担任内卫,(外卫则由日本宪兵任围墙外的警戒。

除了进入亲卫队的学员外,其余来自于各支军队中的军官学员,一部分归还原建制,一部分则进入到新政权的军政系统,其中部分将被安插在财政部、中政会、警政部、边疆委员会及首都警察厅等处。

至于学生队员,则继续在江湾整训,随后将被独立整编成军,相比较成分较为复杂的军官学员,这些学生队员显然更受汪填海的信任。

……

“诸位,同学一场,非常难得。”程千帆一身戎装,胸前佩戴着优秀学员奖章,腰间悬挂绶带佩剑,与三分队的同学告别。

三分队的学员中,只有麻国盛、骆向南、胡德书三人来送他。

其余秦富龙、侯克云、蒋玉荣三位与欧阳传兴走的很近的,则并未来送。

而出身南市公安局的惠自忠,以及军统皖北站的叛徒石锦杰,则是在毕业典礼结束后就不知所踪。

至于说那位绰号‘武黛玉’的武耀良,直至毕业典礼结束仍未出现。

“早就听闻程队长大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麻国盛微笑说道,“以后还请队长多多提携。”

“不对,不对。”程千帆摇摇头,“诸位都是军中才俊,应该是我们共同进步。”

“对对对,学长说得对,共同进步。”骆向南赶紧说道。

胡德书似乎还不太适应这种人情送往,在一旁陪着笑。

程千帆微笑说道,“几位同学若是有暇,可去薛华立路的中央巡捕房寻我。”

“汪先生之和平救国,乃华夏危急之时唯一出路,与我等而言,此风云际会,男儿立功之时。”他微笑说道,“程某祝诸君建功立业,前程似锦。”

“建功立业,前程似锦。”三人向程千帆敬礼。

程千帆回了个军礼,与三人道别。

……

杨常年在病房休息,尽管他心急如焚,却无奈并未找到向外传递情报的机会。

最终,他索性放下心思,蒙头大睡起来。

其间,三井繁三郎推门而入,见到石磊睡得正香,鼾声大作,便不动声色的退了出去。

“怎么样?”平井轮雄太问道。

“睡着了,打鼾呢。”三井繁三郎说道。

平井轮雄太点点头,石磊从昨晚随同他们来到陆军医院,便一直在忙碌,显然是非常疲倦了。

傍晚时分,石磊睡饱觉,洗了把脸,提着药箱来到关押病房,为廖华检查身体。

“怎么样?”平井轮雄太赶紧问道。

“已经开始退烧了。”石磊高兴说道,“并未发现有过敏迹象,磺胺粉起效果了。”

“好极了。”平井轮雄太大喜,放下心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三井繁三郎的肚子咕咕叫起来。

“怎么还没有送饭过来?”他问道。

“还没到晚饭时间呢。”平井轮雄太说道,他瞪了三井繁三郎一眼,此人是个大肚汉,饭量极大,同时饿的也快。

“巴格鸭落。”三井繁三郎烦躁的骂了句,他是山形县的贫户出身,报名参军便是因为帝国宣传参军可以吃饱饭,对于他来说,填饱肚子就是天大的事情。

此前随队参与扫荡的时候,三井繁三郎最喜欢的就是抓中国老百姓家里养的鸡。

“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的馅饼做得不错,要不我去买些馅饼,先给三井太君垫垫肚子。”杨常年立刻看到了机会,说道。

“好极了。”三井繁三郎高兴说道,他拍了拍石磊的肩膀,“石桑,大大的好。”

平井轮雄太下意识皱眉,平井信次格外交代他,不允许任何外人接触廖华,避免情报外泄,这当然也包括要防备石磊这个知情者外泄情报。

“这样吧,我看三井太君实在是饿得厉害,不如与我同去。”杨常年说道,“我们买了馅饼边走边吃,顺便带回来给平井太君品尝。”

“可以,可以。”三井繁三郎高兴说道。

他不禁看向平井轮雄太。

正准备反对的平井轮雄太,闻听此言,顿时放心不少。

尽管三井繁三郎离开后,病房就剩下他一个人,不过,平井轮雄太并不太担心,这里是帝国的陆军医院,不仅仅医院门口有士兵把守,来来往往的医生也是军医,病房里也多是帝国伤兵,安全无虞。

“快去快回。”平井轮雄太点点头说道。

“快走,快走。”听到平井轮雄太答应了,三井繁三郎大喜,上前便扯住了石磊衣服,“我现在迫不及待要品尝石桑赞不绝口的馅饼了。”

“等我放好药箱。”石磊苦笑一声,将药箱放好,又叮嘱平井轮雄太时刻关注患者的情况,有需要就立刻喊医生,这才放心离去。

平井轮雄太皱眉,摇摇头,三井繁三郎最令他满意的就是听话,没饿肚子的时候勉强还算合格,一旦饿肚子,就是这幅毛毛躁躁的样子。

反倒是石磊的细心,令他颇为欣赏。

……

“三井太君,这就是我说的那家味道鲜美的馅饼店了。”杨常年指了指挂着‘范记’店招的小店说道。

三井繁三郎不禁皱眉,这家狭小的小店,与他期待中相差甚远。

“三井太君有所不知,这样的小店,味道才最鲜美。”杨常年笑着解释道,“这是一家开了十几年的老店了,如果馅饼不好吃,早就关门了。”

他指了指门口等待买馅饼的人群,说道,“这么多人都等着呢。”

“搜得死内。”三井繁三郎点点头,“石桑快去,快快的。”

杨常年笑了笑,上前直接挤开了正在等待的顾客。

这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

“都让让,我来给太君买馅饼。”杨常年鼻孔朝天,冷哼一声说道,“没看到太君等着么。”

众人回头,果然看到一个身穿日本军装,正凶神恶煞的朝着这边看的日本兵。

顿时,就好像是杨常年身上有瘟疫一般,众人赶紧避开了,看向杨常年的目光也是畏惧中带着鄙夷。

杨常年不以为耻,反而得意洋洋,他从身上摸出一张钞票,“掌柜的,来十张馅饼。”

掌柜的看了看钞票,这张钞票只够买四张馅饼的。

“耳朵聋了。”杨常年皱眉,“没听到太君等着吃馅饼呢。”

掌柜的苦着脸,不敢多说什么,收了钞票,很快用牛皮纸包了十张馅饼递过去。

“分开装。”杨常年瞪了掌柜的一眼,“一份包两张,一份包六张,还有一份包四张。”

“那是十二张馅饼了。”掌柜的小心翼翼说道。

“怎么?”杨常年的脸色阴沉下来,“你是意思是我算错了?我不识数?”

“没有,没有,正好十张。”掌柜的吓坏了,赶紧说道。

……

一旁的顾客见状,哪里还不知道这人是给了一张钞票却要拿三倍的馅饼,纷纷鄙夷,心中暗骂,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杨常年拿了三张牛皮纸分开包好的‘十张馅饼’,就要离开,却又走回来,“再来一张善事饼。”

掌柜的愣住了,“敢问老总,什么叫善事饼?”

“没看到那有小乞丐么?”杨常年鼻孔朝天,“你这黑了心的掌柜,能不能有点善心?”

掌柜的心中别提多愤懑了,你有善心,你有善心你怎么不花钱买馅饼去行善?

但是,看着杨常年伸出的手,还有后面不远处那个一脸凶神恶煞样子的日本兵,掌柜的不敢反抗,只能自认倒霉的又拿了一张馅饼递过去。

“积德行善啊,要记得啊。”杨常年嘿笑一声说道。

他走到了三井繁三郎的身边,将那个最大份的馅饼递过去,“三井太君,趁热吃。”

三井繁三郎几乎是一把将馅饼抢过去的,直接咬了一大口,尽管被烫的呼哈呼哈的,却依然不住口。

这边,杨常年走到路边的小乞丐那里,将馅饼丢在地上,“太君赏你的。”

小乞丐愣住了,怔怔地看着地上的馅饼。

杨常年见状,蹲下来,一把抓住了小乞丐的头发,他压低声音说道,“瘌痢头知道吧。”

小乞丐惊恐的摇头。

“把东西交给瘌痢头,快!”杨常年反而放心了,他将一个蜡丸放在小乞丐的手里,低声说道。

说着,他拍了拍小乞丐的脑袋,笑着说道,“太君赏你的,还不快磕头说谢谢。”

说着,他还指了指不远处的三井繁三郎。

小乞丐反应过来,一把抓住馅饼,然后跪下来,冲着三井繁三郎的方向磕头,“谢谢太君,谢谢太君。”

三井繁三郎本看到石磊竟然走过去将一张馅饼丢给了小乞丐,他是不太高兴的,在他看来,这么美味的食物,小乞丐是不配吃的,不仅仅小乞丐,卑劣的支那人不配享用这样的美味食物。

然后他就看到石磊让小乞丐朝他磕头,口称‘谢谢太君’,三井繁三郎这才被逗乐了,哈哈大笑起来。

石桑,有趣的人啊。

“滚蛋!”杨常年看到三井繁三郎开怀大笑,他露出讨好得逞的得意笑容,然后踢了小乞丐一脚。

小乞丐吓坏了,嘴巴里咬着馅饼,爬起来逃一般的跑开了。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拜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